《一一》:杨德昌电影的影像空间塑造

很多导演在拍电影时是做“加法”的,重复罗列,但最终却不尽人意,杨德昌则相反,在《一一》中很明显他是做“减法”的,却将人世间的人情冷暖表现地淋漓尽致。

正所谓是“平静水波下的激流”正像电影的名字一样,A one and a TWO,看似简单到极致却深藏禅意,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没有一朵云没有一棵树是不美丽的,所以人也应该是这样的。杨德昌用克制,隐忍,冷静的镜头将人世间的美好和残忍娓娓道来,我每次看这部长达三小时的电影看到最后洋洋那句“婆婆你说你老了,现在,我觉得我也老了”每次看到最后我都会莫名地流泪,我也说不出原因,或许原因有很多,但是原因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导演做到了让观众感同身受的效果,抛开影片的主题不说,这部电影在表现手法上绝对是具有大胆的突破与创新的,只可惜这是杨德昌导演的遗作。

本片的几大特点(目前为止发现的,可能还有很多):1.杨德昌对于空间的塑造:A。当然是通过镜头去表现如00:17:32时在医院走廊中杨德昌通过镜子反光将几个复杂人物置于其中,避免了摄影机的移动带来的不便,特意 想说明一点在第一次看《一一》时我就很是疑惑为何杨德昌运用了这么多的景深长镜头但是画面却一点也不乏味反而很有韵味,我一直觉得这点好强悍,现在明白了一些,这种形式的表达也是配合了影片的整体内容的阐述,正所谓内容与形式的统一,影片的主题本身就是很内蕴的,故事的线索错综复杂,杨德昌平静的叙述了一个家庭中各个人物所受的束缚与不安,而这一切都与一个人和一件事联系在一起,就是一句话都没说的“婆婆”而婆婆的生病瘫痪也将家中各个人物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是条主线而多条人物副线使得看似沉闷的主调变得异乎饱满,每个人对着婆婆讲话那段就是他们每个个体对于自身价值的阐述,你会看到每个人物讲话的内容都是不一样的看似平静,但杨德昌却在这其中将每个人物形象塑造的异常丰满,立体。

特点B这部片中杨德昌对于“玻璃”这个客体的运用异常娴熟自如,00:25:57中NJ和同时坐在车中,杨德昌通过倒映在车窗上的倾斜的大楼隐喻人物的心理变化,此时的这几个人正陷入公司即将倒闭的境遇,而这一座座倒塌的大楼正是他们心中不安的影射,此处处理确实异常巧妙,众所周知,电影是“运动”的艺术,没有复杂的场面调度只靠一面玻璃,杨德昌就将空间进行无限拓展,人物戏剧化无限扩大。01:03:27倒映在阿敏身上的大楼的影像令人异常心酸,此时的阿敏异常痛苦,而外面倒影的层层叠加的高楼大厦也将其吞噬,此时的灯光也是处理成及其暗的,那种压抑的情愫暗暗涌现。00:41:24时通过玻璃反射将NJ处于一个相对明晰的位置上面,而将他的同事安排在模糊的后景处这也表明了NJ与他们的分裂疏离。01:27:36婷婷和胖子吃饭相对无言,导演采取全景处理通过冷静的镜头去思考着两个年轻人的状态,这恰似舞台与观众的距离,将观众至于客体位置,暗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极其疏远的,而玻璃的反射所形成的迷乱影像也将二人之间的关系处理的及其复杂暧昧不清。而00:27:17的景别相对于婷婷和胖子来说可能更加亲密了一些,而画面中的两个人阿弟和云云二人的关系更是“剪不断理还乱”二人确实有过一段情,而相对于胖子和婷婷这肯定是更近了一步的,在此处的玻璃反射同样是隐喻了二人之间关系的暧昧复杂但是相对于胖子和婷婷却有所不同,在这点上杨德昌是通过景别的大小来处理的。

特点C《一一》中对于“鸽子”的运用,这一点真是巧妙,要说真人本身在处理场面调度时就很困难,更不要说“鸽子”了,但是杨德昌做到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估计拍这片飞了不少鸽子)00:24:25老板说话时一群鸽子飞过正好配合了老板对于NJ同事的不满意,这个鸽子飞的倒是有点滑稽。同样在00:40:45日本老板说完话一群鸽子在窗外飞过给这场谈判的不稳定做好了铺垫。00:41:48日本老板在和鸽子玩的时候,这里采用声画分离,画外音是NJ与同事的对话这帮人想让NJ帮忙调调这家伙的胃口而画面出现的却是日本老板在那无忧无虑地玩这鸽子,这次鸽子同样扮演着很滑稽诙谐的角色与主人公日本老板摇向呼应。

特点D伊朗著名导演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明确指出:“对我来说声音非常重要,比画面更重要。我们通过拍摄获得的东西充其量是平面摄影,声音产生了画面的纵深向度,也就是画面的第三维。”画面作为二维空间所能表现的空间范围是有限的,因而声音在电影中对于时空表现力的扩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电影的空间可分为现实空间和非现实空间。现实空间是真实存在的客观空间。非现实空间可分为虚构空间(如科幻片中的未来世界、悬疑片中构造的异空间等)和人物心理空间,也可称作主观空间。影视声音分别在这两个不同类型的空间中体现出不同的塑造作用。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一一》中声音是具有生命力与穿透力的,按照声源特点可将影视声音分为人声,自然音响,音乐;按照声音录制方式分为同期声——对白,自然音响,动作音响配音——对白配音,解说和画外音,动效,音乐。

《一一》最成功的也是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声画分离”杨德昌通过音乐塑造“第三空间”也就是画面的第三维,画面作为二维空间所能表现的空间范围是有限的。杨德昌通过声音所创造出的“第三空间”异常丰富,在这里只举一个例子,因为在《一一》中声画分离的例子太多了,00:39:07这个应该是最突出的一个镜头,当时也是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原本画面呈现的是未出世孩子的影像原本美好的画面,却配以的台词是NJ开会时日本老板对于电玩游戏的解读“我们目前无法超越只能打人,杀人的一般电脑游戏产品,并不是我们不够了解大脑,而是我们不够了解人,我们自己。多么恐怖的台词原本平淡的画面在杨德昌的处理下焕发了不一样的意义,生命或许从一开始,从最开始在母亲肚子里的初始阶段就存在着残酷的隐患,杨德昌不动声色的将生命的残忍道出。令人惊奇的同时又深感无奈。

特点E《一一》影像处理是及其平缓的,需要你慢慢去品味,细细看来你就会发现电影中有很多细节值得慢慢赏读在此只举一个例子02:07:52在NJ和老情人阿瑞再次相逢时,这一段处理的颇为有意思,当二人准备进楼道时,电梯外的灯光是不断闪烁的这也为二人关系的不稳定以及最后NJ迫于家庭压力放弃和老情人在一起的决定做好了铺垫,这样精妙的细节处理在《一一》中屡见不鲜。

最后先写到这里,当然《一一》里还有很多精彩的地方我没有做评论,先说这些,纯属个人意见,非专业人士,望大家多多批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