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复活,我复活了

第23届上海电影节昨天官宣,将在7月25日至8月2日正式开展,电影院也将在7月20日开始逐渐开放,大概这是我半年多来最开心的一件事。

从14年下半年到上海,15年开始看上影节,今年将是我参与的第六届了,疫情影响这个世界太多,还好电影院真的要开张。

上影节海报做的挺好看的,名为《重逢》,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即刻便附上海报发了条朋友圈:我复活了。

我上一次进电影院看电影,是今年的1月22日,看的是《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90岁老伍德的新片,去年12月份在北美首映,一个月便引进到了内地大银幕,很不错的一部剧情片,讲述了一个平民英雄被媒体误解,经过重重困难恢复自身声誉的故事。

老伍德近些年一直活跃在电影事业中,尽管年事已高,却依然保持一年一部片子的节奏,只是我看的不多,回想五个多月前,其实我对《理查德·朱维尔的哀歌》兴致并不高,时间已经临近农历新年,选择不多,我想走进电影院,就只能看它了。

我自然无法预料得到,那将是我接下来近半年时间唯一一次电影院观影经历,我坐在家附近的电影院里,随着故事感受、思考,电影结束后和同行的观影朋友分道扬镳,时间已是凌晨时分,我步行回家,寒意肆虐,内心想着接下来想看电影的话,就只能等着春节档了。

五个多月前的彼时彼刻,春节档一众种子选手全部铆足了劲,各种网站、APP、新闻弹窗、线下大屏充斥着电影营销广告,所有人都在心里盘算着春节档该先看哪一部,媒体们毫无新意的再一次把2020年春节档称之为史上最强。

只是谁也无法预料得到,新冠疫情迅速蔓延,2020年春节档随即成为哑炮,电影纷纷下档,电影院作为人群集聚场所,不得不闭门休业,直到今天。

这半年时间恍惚间就过去了,因为不在重疫区,身边人也没有被感染案例,新冠对我个人而言,好像影响并没有那么大,不过只是推迟了正式上班的时间,不过只是需要经常戴口罩出行,不过只是在出租屋里宅了大半个月在线办公,不过只是半年多时间不能去电影院看电影,但事实上,这就是影响的各种微小表现。

在没有电影院的这半年多里,我无法确切总结我都干了些什么,在我独自宅家办公的时间里,我用投影仪补看了些片子,并不多。因为多半时候,总是看不进去,内心充满浮躁、不安、空乏。

有好多时候,我其实都有极强表达欲,或者说是倾诉欲,每每开始却又无疾而终,有一次,我同朋友说,电影院若再不开我可能要“枯萎”了,虽是笑话但也有真意。在疫情以前,我平均每周去电影院2-3次,对我而言,每一次观影,都是一次独立只属于自己的时间,也是解压或心理按摩的一种方式,而为什么一定要是电影院呢?大概更有仪式感吧。

从1月25日开始,到7月20日,一共500多天,我们等了好久,好在电影院终于要开门了。《唐人街探案3》、《姜子牙》、《夺冠》、《紧急救援》、《花木兰》、《黑寡妇》、《信条》……期待的那些片子终将与我们见面了。

就把再一次进入电影院当作一种仪式吧,与内心期待重逢,与美好重逢,把这半年多以来积淀的所有糟糕都划为过去,以再一次踏入电影院为起点,当光影投射到大屏幕上,故事复活,屏住呼吸,把握时间。


题图:23届上海电影节海报

这一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半吊子才是大部分人的人生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点赞赞赏转发到朋友圈,你的鼓励是我的动力,你的沉默会让我也沉默。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订阅我的视频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