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我的老爸离开了珠海

终于,我的老爸离开了珠海,回去了老家。

2月26日,我哥和堂弟从湖南衡阳老家动身,一路驱车去珠海接我提前退休的老爸,我哥开车,堂弟一路上在相亲相爱一家人微信群里分享动态,他们下午出发,一直到夜里,车子才抵达珠海。

夜里9点,我看到群里传来我哥和堂弟及老爸的照片,他们半戴着口罩,在莲花路、情侣南路等以前常溜达的地方留下合影,疫情下的珠海街头几乎没什么行人,照片上我的老爸穿着长袖衬衫,我哥和堂弟半撸着袖子,想象得到春日里珠海,并不太冷,我心想,这大概是我老爸留在珠海最后的照片了。

几天前的夜里,我的老爸和我视频,告知我他即将离开珠海,他所在的公司最终与他签署了遣散协议,这是一家传统国有汽车运输企业,近些年来,随着高铁、飞机等运输方式的发展,公司效益每况愈下,为了节流,公司只得作出遣散大量老员工的决定,我的老爸便在名单之上,早在去年,我的老爸便和我透露过相关信息,本预计这件事会在今年年中落实,没想到一场肆虐全国的肺炎疫情加速了事情的进程。

对当下疫情肆虐下的全国而言,这个变化只是连锁反应下的一件小事。但对我的老爸而言,无疑是件大事,毕竟他在珠海长达17年的打工生涯,在这个春天画上了句号,人生有几个17年呢?

今年春节,我的老爸没有回乡过年,他坚守在岗位预备多赚一些加班费,他怎么也想不到出行旺季的春运,公司依然没什么生意,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场疫情会提前改写一家公司的命运,连带着提前催促他告老还乡。

我的老爸在2月27日坐上了回乡的车,当天11点,他在朋友圈更新了一条动态,他写着:风雨同舟17载,再见珠海!再见同事们。配图有九张,是珠海几处地标建筑和公司全景,也有他与同事们的合影,正中间则是他自己两张合二为一的对比照,图上标明了相关信息,一张是2002年12月在石花西路,一张是2020年2月在情侣路。

当我翻到这条朋友圈,我只看到了两个字:时光。

这几年,我的老爸无疑是怀乡的,他老了,心中满是对家乡的眷念。2018年我的老妈从珠海退休回乡之后,我总劝他也辞职回家算了,我的老爸心想咬咬牙还是做到退休吧。如今这一天还是到来了,我大致猜想得到我老爸的心理活动,一方面他当然会对还乡这件事充满激动之情,一方面我相信他也会对珠海这个第二故乡念念不舍。

我的老爸是02年到的珠海,那时我和我哥将要步入初中,开支变大,早几年建房欠下的债也一直没还上,我的老妈先去了珠海打工,老爸紧随其后。他们一个做保洁,一个做保安,默默无闻,兢兢业业,十数年弹指一挥间。

04年春天,我和我哥去珠海过寒假,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是我第一次去大城市,长途大巴上我晕车,吐了好几次,大巴上的电视反复不停的放着周星驰电影,到珠海已是夜里两三点。我的老妈不停的招呼我们吃这吃那,生怕我们与她生分。那段时间,我和我哥满怀好奇心,在我爸我妈公司所处的拱北口岸四周不停的走,在莲花路步行街一家店逛到另一家店,沿着海边的情侣路一直走到九洲港,在迎宾南路边上的地下书店,一呆就是一个下午。那年我才13岁,我哥14岁,那也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大海,眺望右边对岸的澳门,那时候以为左边对岸就是香港,后面才知道,世界哪里只有地图上那么小呢?

我的老爸在珠海这17年时间,他在同一家企业做着同样的事情,他逐渐老去,我和我哥则慢慢长大。我念书念到大学,12年毕业,14年到了上海工作。我哥在05年辍学,学了烹饪,做了厨师,开了饭店,期间又换了行业,进入了装修行业,他去过很多城市,尝试了许多事,最后扎根在老家,开了一家橱柜店。

对我们而言,因为有爸妈在,珠海始终是我们内心里的港湾,我哥跌跌撞撞的那些年里,爸妈始终是他的支柱,有一年他实在无路可去,到珠海一家饭店里做了半年厨师。11年冬天,我大学面临实习,也去了珠海一家企业工作了四个月。14年我决定从长沙到上海发展,途中先去了一趟珠海,和我的老爸老妈见了一面。

我最近一次去珠海,是2018年春节,我们全家在珠海过年,我哥我嫂带着我的小侄女匆匆的来又匆匆的离开,那次我一个人去了一趟澳门,在对岸眺望了十来年,终于也往回眺望了一次。过去许多年,我们总说去玩一次,每次到最后总因为各种原因不了了之。现在回过头想,若是那一次我没有踏过拱北口岸的关口,恐怕往后机会就更少了。

回想起珠海,我总是能够一下子想起许多事,脑海里浮现着那些熟悉的街道和高楼,我记得白莲洞公园里每一处景色,记得板樟山森林公园颇有纪念意义的1999级台阶,记得始终屹立的珠海渔女雕塑,我甚至记得我实习那段时间住在连屏村吃过的肠粉,记得情侣路海边满是腥味的海水,记得老爸在香洲电脑城为我买的第一台笔记本电脑。我记得08年我的奶奶也去了一趟珠海过年,她兴奋的过红绿灯,害得大家担心。记得15年春节,我的外婆、舅舅们、奶奶等都一并聚在一起,我们在天台上吃饭,风不停的吹动太阳伞。记得16年4月份,我从上海去珠海为老爸过他的50岁生日。

如今,我的老爸终于也离开珠海了,他离开的那天,我无法准确知晓我老爸的心境究竟如何,我只觉得自己心中连带着从此也缺失了一块——以后珠海就不再是我实际意义上的第二故乡了,恐怕也大概不会再去了吧。

那么就让一切记忆都藏在心里,我也试着跟珠海说一声再见。


头图:《大河恋》剧照

相关阅读:

我的老爸53岁了

我的老爸50岁了

我的老妈50岁了

我妈

我哥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点赞赞赏转发到朋友圈,你的鼓励是我的动力,你的沉默会让我也沉默。

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可关注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