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年终数据报告里的你与我

互联网公司出年终数据报告这事,已成为了这些年的传统项目,从12月底到1月初,一个接一个的出,跟赶趟似的,生怕被落下,好像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在岁末年初不出一个年终报告H5,都不好意思出来跟人打招呼呢。


纵观这几年,但凡作为一个平台级或自认为平台级的互联网产品,不论是点外卖的、地图导航的、支付花钱的,还是听歌的、看电影的、读书的,涉及衣食住行、精神生活等方方面面的APP们,都愿意在新年的时间节点,为自己的用户做数据总结,也企图用户们能够为自己背书转发。

不过尽管APP们主营业务的方向五花八门,但在策划年终报告这事上,对于用户的数据分析纬度的选择和把控,多少有一些大同小异,一年下来,我总共走了多少路,一共花了多少钱,看了多少电影,听了多少歌,此为数据累加的总,哪一天我花钱特别多,哪一天我听歌到深夜,哪一天我又在无眠的夜里为某部电影标记了评分,此为特殊时间下的点,我去过的地方哪些场所最多,点过的外卖有哪些类型,我最爱看哪种类型片,我听歌的国度范围分布如何,这是分门别类的分。

在每一个年终数据报告里,APP们都试图扮演你同行路上的伙伴,他们用总分总的形式告诉你这一年来大体上的行为分布,然后试图以特殊时间下的点勾起你的回忆,你辗转奔波在一个个的数据报告里,这一年你在这个世界上存活过的痕迹,就这样铺将开来。

在轻飘飘的背景垫乐里,在策划者温情的文案里,在一串串程序跑出来的数字里,在一个个或精致或粗糙页面里,一个过去一年的你,被勾勒了出来。

一年到头,互联网公司的所谓报告琳娜满目,这几天大大小小我已经玩过不下十款,包括知乎、豆瓣、今日头条、抖音、微博、虾米音乐、新榜等,我的笔耕不辍、我对电影的热爱、我的听歌口味、我一年花了多少钱叫了多少外卖,都被他们记录了下来,我在数据的这一头,努力回想过去一年的某些点滴瞬间,数据的那一头是千千万万个和你我一样活在数据报告里的人。

大数据时代,理论上而言,互联网上的某一次点击都可以被记录,每一次行为都能追根溯源,每一个人,也都是万千纵横的数据网络上的微小节点,所谓沧海一粟恒星一点,那些文学上比喻人类微小的词语,在大互联网时代,同样贴切,我们在电脑边手机前的每一次敲打点按,组成了一个浩瀚无垠的网络数据海洋,我们塑造了互联网,反之,互联网塑造了我们,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们是谁,我们的热爱、我们的好恶都隐藏在了数据的记忆里。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无处可逃,也无所遁形,但也无谓可怕,这就像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也别无选择。

数据始终只是数据,冰冷而理性,有人试图通过分析数据,“喂”给更多符合我们口味的信息或商品,有人试图为我们分析来时的痕迹,给我们一份岁末年初承上启下的感动,也有人试图提供你一份过去的总结,同时塞给你一堆你并不关心的营销信息。数据最初也都只有一个模样,不同的分析有不同的结论,不一样的利用方式有不一样的呈现逻辑,这归根结底,是因为人始终是那些人,他们时好时坏,忽冷忽热。

最后——

发这个文章,只为了告诉你,2019喜马拉雅年度收听报告现已上线,上喜马拉雅APP,搜索2019,即刻开启:


头图:《初吻》剧照

你还可以:

用户年度报告七宗罪

从喜马拉雅收听资产报告说开去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点赞赞赏转发到朋友圈,你的鼓励是我的动力,你的沉默会让我也沉默。

扫描识别下方二维码,可关注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