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看《天堂电影院》

早两天,终于跑去影院看了重映版《天堂电影院》,片子6月11日登陆大银幕,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能找到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场次去看,直到近一个月之后,赶在电影即将下档之时,终于完成了这个仪式感的重温动作。说是重映或重温,其实都不准确,严格来说,这是电影《天堂电影院》首次在内地大银幕公映,我自然也是第一次在电影院看这部作品。

看片的那天是周五晚上,找了个九点多的场次,因为误判了公司到电影院的距离,以及寻找电影院具体位置及入口的难度,最终迟到了近15分钟。当我走进电影,坐到位置上,片中的多多已然进入了回忆状态,小演员的多多恰好坐在天堂电影院里,聚精会神地看电影,电影里,拥挤的影院内人声鼎沸,有人呼声四起睡大觉,有人乱吐痰,有人兜售着香烟,随着电影剧情,人们哈哈大笑,又嘘声不断,电影里的吻戏片段又被剪掉了。电影外,我所在的电影院则"门可罗雀",三三俩俩的观众四散坐着,我的位置在最后一排,目之所及,看着观众在看电影,同时电影里的观众也在看电影,形成了一起看电影套娃行为艺术,浏览网上大神的观影笔记,得知这一版内地公映的《天堂电影院》,也遭遇了几处"剪刀手",均是类似观众露点喂奶画面之类涉嫌身体裸露镜头,我纵观全片,没太看出来,在这一段里提一嘴,也只是觉得电影内外有了另一种呼应之感,挺有意思的。

我第一次看《天堂电影院》,是2009年,长沙,18岁念大学那年,那个时候每天疯狂看电影,我会从公认的影史经典一部部扒出来看,也会从不同的国别入手,看日本电影,看法国电影,看意大利电影,看伊朗电影,世界被拉近,时空被拉近,眼前时常有种大门被一扇一扇推开的感觉,每天都沉浸在不同的深刻情绪里,时而激动万分,时而悲恸不已。在那个时候,我看了《天堂电影院》,我自然没法仔细去描绘初看这部片子时的感受,也回忆不起当时的状态,如今想起,只觉得这部片子已连同那时候看过的所有电影,混合在一起,抽丝剥茧共同反应,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如果说此后的我,和当年的我有了些什么不一样,那都是电影的作用。

我太喜欢《天堂电影院》这部片子了,当我重看,依旧会被电影里的情节感动,艾菲多之于多多那种深刻的关爱,多多和爱莲娜在那个夏天热烈的爱恋,以及三十年前后今非昔比的残忍,时光的流逝,这些依旧能够触动我,而电影里那些曾经或许注意到但已然被忘记的细节,更是无法躲开,天堂电影院里放着恐怖片,所有人都被吓到遮住双眼,而相互喜欢的男孩女孩则隔楼相看,恋爱的酸臭味只一眼便传递了出来;三十年后,中年多多回到故里,母亲去迎接,织好的毛线随着母亲的步伐,被逐渐扯开,如同思念被具象成了一条线。再看《天堂电影院》,对片子里最核心的那些表达其实有了防御,"如果你不出去看看,你会以为这就是全世界","生活不是电影,生活难多了",在别处的许多场景,我们都曾热爱引用、复述电影里这些经典表达,以至于再次从原出处相见,竟生出了陌生感。想着,多多在艾菲多的猛然督促下,抱着巨大茫然感只身去罗马闯荡,三十年未曾回家,最终成为了故里人人敬重却疏离的大人物,自己也失去了基本爱的能力,年轻时只为其所得而高兴,如今却忍不住为其所失而发问:中年多多是少时多多所期待的样子吗?那是他所愿望的世界吗?

电影《天堂电影院》其实一直有个177分钟的导演剪辑版,比后面公映版多出近30分钟内容,据说当年电影以导演剪辑版首次公映后,得到差评,后面的剪辑版本才开启了封神之路。我从没有看过导演剪辑版,只知道那个版本有着两个最大差别,其一是加强了艾菲多之于多多身上那种近乎病态地自以为的爱,他作为中间人,隔断了多多和爱莲娜的联系,强行拆散他们,只为让多多心无旁骛的去追逐自我价值的实现。其次则增加了三十年后,中年多多与爱莲娜狗血的重逢,一个是人人敬重的大导演,一个是已然人老珠黄的他人之妇,两人互诉当年,终无法释怀。大概是这些能够脑补出来的内容,试想下,这些多出来的内容,恰是那些更直观的残酷和残忍。

在电影院看《天堂电影院》,看到最后的经典段落,中年多多独自在房间里看艾菲多留下来的片子,一瞬间好像全世界的吻戏都在那里上映。电影院有观众拿出手机屏摄,我们似乎都在等这个时刻,电影内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刻迸发,电影外所有的情结都有了回应。


题图:《天堂电影院》剧照

你还可以:

再见,黑寡妇

革命者:比隔壁要好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点赞赞赏转发到朋友圈,你的鼓励是我的动力,你的沉默会让我也沉默。

永远年轻,永远要对世界发问,如果你有问题,请点击:所有人问所有人

Share this: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