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上海七周年

突然意识到,昨天是我来到上海七周年的日子,回想起这个点,第一反应来的很快,像条件反射,我几乎脱口而出:时间真他妈快啊,决定更新这篇文章的前一刻,特地去翻了翻七年前的昨天,我发的那条朋友圈,贴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七年前的我那般“野蛮”,发张自拍连文案都不配,也不备注任何源起因由,就那么突兀的在朋友圈泼了一张自拍,旁人无从得知任何信息,只有我自己知道,自拍的背后是我某段人生开启的重要刻度。

2014年7月26日,我来到上海,从长达十个小时的火车上下来,搭乘一辆地铁,在上海最繁华的地段下车,已经忘了具体是在哪条路上解决了早午餐,又是在哪条路上给自己拍了那张自拍,只记得我来上海的第一天,找了一家青年旅社过了夜,当天晚上细雨濛濛,还是去了一趟外滩。第二天才联系在上海的大学同学,我的宿舍舍长大头(想起玩魔兽的大头),我在大头的住处混吃混住过了40多天,而后找到工作租了房子搬了出去,而大头很快便在第二年,从上海撤了,回了长沙。

当年我上上海之前,一直以为大头干的是专业相关的工作,他大学专业是软件开发,后面我才知道,早我一年到上海的大头没能找到匹配的工作,一直在给他叔叔帮忙,他叔叔在上海郊区开了一家豆腐厂,大头清晨出去送货,中午回来就帮忙做豆腐之类,我也没好意思闲着,没有面试时,便去帮忙。我们在那段时间聊了很多,闲暇时,我们就在鹤沙航城地铁站边上到处逛,抽烟打屁,夕阳无人的蛙声里,烟雾缭绕的谈话里,都是对未来的迷茫。我记得,大学时候,大头是不抽烟的。

每每想起这些过往,尤其感谢大头的接济,我只身到上海,身上不到两千现金,这不足以支撑我多长时间,没有大头我可能早就Game Over了,彼时的我只确信自己要投身互联网,而好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大城市,北上广深四个城市,我随意挑了上海。但我也并非完全一腔热血冲昏头脑,在来之前,倒是有几家意向的公司给了我面试的机会,只是没想到,最后他们都没要我。

 

这七年时间过得好快,快到想起当年,觉得恍如隔世,我已经记不起很多事情了,回顾这七年,能够清晰的可以被称为刻度的节点,便是一年年的不停搬家,从最早借宿大头的住所,到搬家至离公司没多远的申城佳苑,住了差不多两年,再然后是打浦桥的一所老小区楼梯房,与我堂妹合租,一年后堂妹回老家,我搬到11号线的御桥站附近,再是世纪公园附近,接着又和同事在世纪大道合租了一整年,最后是现在,一个人在塘镇租了个复式,之前的同事换了一个经常出差的工作,他的两只猫都寄养在我家,加上我养的二饼,如今,我与三只猫整日生活在一起。

与我频繁换住所不同的是,我在上海的这些年里,工作从来没有更换过,到现在,我在喜马拉雅的工龄也将要七年整了。许多事情,从现在回顾过去,从未来看现在,真是无法想象,当年的彼时彼刻,我绝对无从想象会在同一家公司待上七年时间,也同样无法预料会在上海呆满七年。尤其是这七年时间里,看到了那么多人来来去去,靠近又分开,相聚又别离,两相对比之下,我自己也无法理解。但真正把时间摊开来看,不过只是一个又一个平凡日常,平凡到根本无从描绘,大多数日子里,无外乎是上班面对一个个问题,下班面对另外一个个问题。当我们回忆时,习惯性把时间抽离重组,只剩下那些刻度一般的鲜明节点,从而增加了许多戏剧效果。

 

七年后的今天,我面试了一个人,他一开始在体制内的电视台工作,七年前来到上海,抱着满腔热血进入了一家做乐器教育的公司,公司发展的不好,到快要倒闭的边缘了。我看着他,想起了诸多,他的简历很好看,年纪比我要长四岁,我问了他很多问题,他表现得很紧张,我和他说,今年也是我的上海七周年了,也是我呆在同一家公司的七周年了,他回复:也是很不容易的吧?我笑了笑,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起另一个问题。面试结束后,我想起多年前,有机会第一次面试他人,招一个实习生,候选人穿得正正经经,西装笔挺,少年老成,我坐在对面,也不知道问些啥,面试结束,出会议室,同事打趣,看起来好像实习生是面试官,而我更像候选人。七年前后的两相对比,看起来似乎是我成长了许多,其实不过是时间流去,万物正常的发展。

七年时间过去,我再也不会像当初一样,无比野蛮的在朋友圈贴上一张自拍,因为我清楚的知道,我能够换来的评论,再也不是“帅”,而是“你又月半了”,这很不体面。我也不再觉得在朋友圈里发一张自拍算哪门子特别纪念的方式,如果我试图记录什么,我就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写一篇文章。


题图:《海上传奇》剧照

你还可以:

夏天,夏天

暴雨的意义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点赞赞赏转发到朋友圈,你的鼓励是我的动力,你的沉默会让我也沉默。

永远年轻,永远要对世界发问,如果你有问题,请点击:所有人问所有人

微信
Share this: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