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已无吴孟达

看到朋友圈都是吴孟达去世的消息,我满脑子闪过地,都是年少时看过的,成长岁月中又反复看的,那些他和周星驰在银幕上的画面——

漫天黄色的沙漠,有一处寨子,周星驰是至尊宝,吴孟达是二当家,他们占地为王,带着一帮兄弟当山贼营生,这天寨子里来了不速之客——春三十娘,来寻一个脚底板有三颗痣的人,至尊宝一群人被打的七零八落。至尊宝建议晚上用迷魂药制敌,二当家连声附和好主意,至尊宝顺着话茬,说既然你觉得是好主意,那么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好了。

第二天,二当家再一次附和至尊宝,被怂恿拿着一把刀去春三十娘房间一顿乱砍,走到半路,二当家撞到木柱,就地装昏倒下。至尊宝上去就是朝着二当家大腿一刀。二当家纹丝不动,至尊宝只得亲自行动。等至尊宝走开,二当家立马起身,跑到楼下,拔掉大腿上的刀,和一帮兄弟得瑟,这一招叫做忍辱负重。

 

行色匆匆的香港街头,吴孟达是曾经的黄金右脚明锋,如今的落魄足球经纪人,二十年前被兄弟出卖,踢假球被断了腿。他一瘸一拐失魂落魄走在大街上,遇到周星驰——痴迷发扬少林功夫的五师兄。五师兄逢人便推销少林功夫,嘴边的话根本停不下来。

明锋听着五师兄兴奋的讲着少林功夫的轻功水上漂、独孤九剑之类的,完全不以为意,扔掉手里的啤酒罐准备走掉,五师兄一脚把啤酒罐踢向天空,不见踪影。直到一天,在路边撒尿的明锋突然看见了那只啤酒罐,塞在墙壁之中,旁边全是裂缝,明锋一拉扯,整面墙瞬间倒塌,这才惊觉,五师兄是天外高人,他心目中的足球有搞头了。

 

电影拍摄片场,吴孟达是一脸横肉的电影剧组场务,周星驰是不愿意被称之为死跑龙套的龙套演员尹天仇,他对演戏有着极为痴迷甚而走火入魔的研究精神,拍中枪戏总是“死不了”,倒地之后还要起身走来走去,拍戏空档总是“客串”导演,给他人讲戏。尹天仇总被剧组嫌弃,即使是吴孟达这个场务。

尹天仇下工,准备拿份盒饭回家,场务抽出一把刀,猛地砍向桌子。两人随即争执,场务直言尹天仇吃不了这碗饭,尹天仇灰溜溜的走开。场务对着他的背影唱:屎,你是一滩屎,命比蚁便宜,我开奔驰,你挖鼻屎。

清朝末年,吴孟达是广州提督,周星驰是其子——苏灿。苏灿进京考取武状元时,不料被人设计陷害,苏家也被抄家,父子二人沦为乞丐,漫天飞雪的街头,父子二人相依为命,苏灿毕竟是当朝前武状元,放不下面子,当乞丐时,总是父亲讨饭养他。

一日父亲生病,苏灿第一次出去讨饭,父亲却因抢小孩的馒头被官兵抓住,官兵认得苏灿,奚落一代武状元竟沦落至此,拿来一碗狗饭,让苏灿吃,才愿意放掉他的父亲。苏灿接过狗饭便大口吃起来,一边说味道真不错,父亲也加入其中,吃的津津有味,一块小肉丝也要一人一半,旁人越是笑得哈哈叫,两个人越是自得其乐,吃到眼角都带泪。

 

90年代的香港,周星驰是飞虎队队长周星星,吴孟达是重案组曹达华,周星星奉命卧底圣育强中学当学生,曹达华也卧底成为训导主任,明面上帮助周星星考试作弊,暗地里帮助周星星查案。

1937年的上海,吴孟达是娘娘腔上海包摊贩周大福,周星驰是穿越而来的赌侠周星祖,两人见面的第一刻,周大福正因为一星期失恋37次而上吊自杀,周星祖出手相救,两人聊完之后才发现,周大福是周星祖的爷爷。

周星驰还是青楼长大的韦小宝,吴孟达是贴着假胡子的公公海大富。

周星驰还是包拯后人九品芝麻官包文星,吴孟达是跟班师爷胡文成。

周星驰还是目中无人富豪子弟李泽星,吴孟达是管家是其生父。

周星驰还是快餐店外卖仔何金银,吴孟达是中国古拳法传人“魔鬼筋肉人”达叔。

 

周星驰还会是什么新角色吗?我们异常渴望,却并不知道答案——周星驰总说自己老了,再演已经不好笑了。而今天我们却知道了另一个确切的悲痛的答案,吴孟达不会再有任何新角色了。

周星驰和吴孟达的上一次银幕合作,要追溯到20年前的少林足球,近年来,每每有人问吴孟达,我们观众还能看到银幕上你和周星驰的同框吗?他总说:我还没死,他还没退休,有机会的。

世间已无吴孟达,再也没有机会了。


题图:《破坏之王》剧照截图

你还可以:

江湖再无陈木胜

江湖已无李兆基

悲情周星驰

我还是决定爱周星驰

如果你喜欢本文,请点赞赞赏转发到朋友圈,你的鼓励是我的动力,你的沉默会让我也沉默。

点击下方,可关注我的公众号。

微信

Share this: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