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惊喜又迷人的《无双》

这几年的港片,总还是能够给人以惊喜的。

16年有《树大招风》,17年有《追龙》,今年便是这一部《无双》了。

这个国庆档,《无双》能够口碑票房双赢,这是所有人都未曾预料却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李茶的姑妈》、《影》、《无双》、《胖子行动队》四部片子同一天上映,最终热度及相关宣传最少的《无双》拔得头筹,其稳扎稳打的增长曲线像极了年初春节档的《红海行动》。

电影《无双》的惊喜是多方面的,其一在于片子赋予了观众一份久违的香港经典迷影的情怀,银幕上霸气与诙谐兼具的发哥,是其自10年姜文的那部《让子弹飞》后最立得住的角色,另一方面也是发哥曾叱咤80年代90年代香港电影银幕形象的回响。

片中好几段枪战戏份,尤其是金三角小团体火拼野生军队的动作戏,枪林弹雨中一袭白衣的发哥,好不潇洒。某些瞬间,那熟悉的身影,总能够让人轻易的回想起曾经在录像厅时代,迷恋过的“小马哥”、“钟天正”、“许文强”以及其他周润发的银幕经典形象。(点击阅读:电影和英雄

导演庄文强说:这是一个专门为周润发打造的角色,我就是要让年轻观众,意识到,当年那个拿枪的发哥有多酷。

电影的第二层惊喜,在于电影本身,在于其故事,其电影感。毫无疑问,《无双》是整个国庆档质量最佳的片子,也是许多年来剧本最好的商业悬疑动作片。电影以一个反转又反转的剧本结构,为观众展现了一个绝佳的悬疑故事,同时为这个故事蒙上了一层浪漫又带有稍许沉郁的色彩。

电影以对假钞犯罪团伙中的幸存份子“李问”的行讯为故事开端,在“李问”占据了整部电影80%的回忆性的供词下,为观众描绘了一个假钞团伙是如何一步步起来,又如何一步步走向崩塌的过程,其中也为观众展现了一个极度残暴又极度自我的团伙首脑“画家”这个人物,在周润发的演绎下,“画家”迷人又可怖。

但故事的真相远非如此,在“李问”的供词里,存在着大量虚实相间真作假时假亦真的成分,看起来懦弱实诚的“李问”这个角色,其实有着极强的敏锐观察力,以及老奸巨猾的临场辩驳力。

所谓“画家”,并非真如耳闻,所谓“李问”,也并非真如眼见。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是电影故事里最迷人的部分。

当我们看完整部电影,看完最后一个反转影像,我们对电影里立起来的两个真真假假的角色的印象,会在脑海里不断推掉重建,最终构建出一个合二为一的异常复杂的形象。

电影《无双》讲述故事的过程,就像是一句诗,“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在视角转换虚实结合之间,一切都显得那般立体,同时也充满了回味。

除了人物的魅力,以及故事的精彩,更大的惊喜在于那一份回味,真假对比,前后相较,电影《无双》里许多段落会有许多别样角度的解释,从电影的最末端回望回去,电影中的绝大部分角色身上也都充满了某种悲情色彩,可悲可叹,可怜可恨。

比如“李问”,现实中其实只是默默暗恋着住在自己隔壁的女人阮文,他甚至连去认识她的勇气都没有,而在他自己的讲述里,她们却成为了一对相逢于微时的璧人,在“李问”的证词里,许多的话语许多的畅想,其实不过是这个可怜又可恨的角色对自己的某种理想的描绘。

又比如片中李问讲述自己在遇见“画家”前的一段爱恋故事时,突然被警察打断说我不想听这些,但“阮文”秀清却说她想要听,真正看完了电影,对秀清的这句想要听会有完全不同的理解。

在一部商业片里,故事和人物如此饱满,着实难得。

故事的确无法细说也无法多说,电影《无双》的精彩某种程度上而言,是非常赖以故事结构的,或者说赖以最终的谜底,但我认为,即便我们一开始猜到了最大的那个反转,《无双》依然是一部精彩的作品。

因为《无双》的故事足够饱满,人物足够多面,当我们知晓所有的谜底,知晓所有的来龙去脉,电影里仍旧有无数的细节,值得慢慢深究慢慢解读。

 


头图:《无双》剧照

你还可以:

开心麻花不开心,恶心

江湖,时间的炮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