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豆离开了上海,去了杭州

小黄豆去了杭州,今天13点的车。

那是一辆面包车,拖着她在上海这两年积累袭来的所有行李,连同她自己,一并打包开往了杭州。

她在群里说货车上有一股海鲜味,连带着又吐槽了下面包车坐的屁股疼,然后开始扯东扯西,哈哈哈哈哈的有一通没一通的说着不重要的闲话。

夜里7点,小黄豆在群里发来一个视频,是她在杭州新租的房子,从阳台眺向外面,林立的高楼住宅区,浑身散发着新鲜的气息,初搬到新城市的小黄豆,想来内心总还是有些激动和憧憬的。

小黄豆说她内心里很紧张,明天就要入职阿里巴巴的她,将要开始一段全新的旅程,她说明天就要见一群陌生人了,苦恼自己没有好看的衣服可以闪亮登场。

 

小黄豆还是去杭州了,临行的这一周,我们一伙人连续组了好几次饭局,说着差不多的话,聊着差不多的八卦,每一次吃饭,大家总是不经意的会说着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和小黄豆见面了,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和小黄豆吃饭了,然后浮夸的说着些舍不得的话,然后第二天又重新组了个饭局。

周五是小黄豆在公司的last day,我们一起去唱了KTV,夜里一点,大家拍一拍照,然后打车离开,甚至都没有一声郑重其事的再见。这样的场景,和这两年来组的每一次局比起来,没有任何的异样,我们唱歌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要去点一两首类似祝福或祝你一路顺风一样的歌,就那样和往常别无二致的一起消磨时光,然后各回各家。

真的谈不上什么离愁别绪,也许是不愿意承认,也许是大家真的习惯了职场上的分分合合,此刻,我光是写到离愁这个词,都怪不好意思的。

 

 

小黄豆终于去杭州了,知道她要离开的那天也是一个饭局,我们几个下班人一起去吃烧烤,席间小黄豆接到了阿里巴巴的面试邀请电话。

从小黄豆接到电话的一刻,便开始了一场漫长的拉锯战,一方面小黄豆憧憬新的开始,毕竟阿里巴巴作为国内最好的互联网平台之一,意味着个人更大的机会和更好的薪资报酬,另一方面小黄豆也很不好意思很不舍得背弃现在同事和好友,在和领导提离职的过程中,小黄豆无比纠结和煎熬,那段时间里,几乎每一天,小黄豆总要在群里征求大家的意见,小到提离职的措辞,大到职业生涯的得与失。

快30岁的小黄豆,骨子里其实还是个小孩,她永远充满了活力,神经大条、懵里懵懂,心里藏不住事情,最近在追着看「创造101」的她,总会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喊出我的名字”。

 

小黄豆最后去杭州了,有一天在群里讨论城市归属感的问题时,小黄豆说自己对城市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毕业4、5年的她,在厦门呆过,在上海呆过,这一次选择去杭州,也并非因为什么长远计划或特别喜好,不过就是这么发生了。

借由城市的话题,我们问小黄豆会不会舍不得上海,毕竟这里有我们这一群“小可爱”,小黄豆说不会,她说自己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总会很快找到一群新的小伙伴,你看,小黄豆就是这么没心没肺,或者说,小黄豆就是这么死不承认。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是每个人都懂得的毫无意义的道理,我们各自秉持着不说透的默契,任由离别发生,并认真地不把离别当一回事,毕竟我们又留不住时间。

 

小黄豆说到底还是去杭州了,2016年的6月,她来到上海,加入我们,她穿着短裙和无袖的衣服,非常职业的和我们聊工作,非常主动地想要揽更多活干,她把自己伪装的很好,那个时候,我们还以为她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职场lady。

那个时候,我们还以为遇见的只是一个普通同事。

 

封面图:《唇上之歌》剧照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