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与神同行》是一部难看的电影?

17年年底,韩国上映了一部现象级的大片——《与神同行》,电影自上映之后票房节节攀高,最终成为韩国历史票房记录的第二名。

我从一开始便无比的期待这部片子,第一是因为他本身大热,第二则因为片中的两个主演,河正宇和车太贤,两人过往的众多作品都是我的心头好,比如前者的《黄海》、《追击者》、《恐怖直播》等,后者的《我的野蛮女友》、《非常主播》、《开心鬼家族》等。

 

但等我真正看完《与神同行》之后,我却异常失落,乃至失望。电影过于概念,又空有概念,骨子是韩国传统的煽情亲情片,却又一点儿没能像往年的诸如《国际市场》、《七号发的礼物》这样的作品感染到我。

我实在无法喜欢上这部所谓的口碑佳作《与神同行》,在我看来,这部片子实在是有名无实,徒有其表。

 

电影《与神同行》最吸引人的点在于其概念,主线故事也主要围绕其核心概念,而这个概念主要来自两点设定,其一说:人死后,成为亡者,会在阴间接受49天的七场审判,分别是杀人,懒怠,说谎,不义,背叛,暴力,天伦,只有通过所有审判才能投胎转世。其二说:那些带走亡者的地狱使者,若能在一千年之内令49位亡者得以往生,自己也可以重新投胎。

河正宇带领的三人地狱使者团渴望重生,1000年内已经帮助47名死者通过地狱审判,如今只差两位,为了业绩达标,整部电影里都非常拼。而车太贤饰演的意外过世的消防员便是河正宇的第48位“客户”,他生前努力、善良充满了人类的美好品质,他是河正宇其团队口中的贵人。

这些设定或故事由头听起来有趣,这样大的设定也总让人渴望一些更深刻的东西,但电影实则在讲述的过程中,除了展示的地狱场景和一些动作场面够新鲜,其他一切实在无聊,整个故事最终的落点也异常套路。

在帮助车太贤接受审判的过程中,这个人物的生平被更清晰的描绘出来,故事逐渐聚焦到车太贤与其母亲其弟弟的亲情关系之上,整部电影也急转直下,变成了一部亲情人伦探讨剧。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车太贤从小与母亲和弟弟相依为命,日子清贫又困难,母亲是一位聋哑人,多病,没有能力给孩子们很好的生活,一场大病过后更是卧床不起,少时敏感又懦弱的车太贤在一天夜里,动了与全家一起去死而解脱的念头,在那个挣扎的夜晚里,他双手举着枕头,试图先杀死母亲,却被弟弟发现,两人扭打在一起。第二天,因为无法面对自己内心那头试图杀母的恶魔,车太贤从此离家出走,15年来直到自己意外过世都未曾回家,因为他觉得自己无法面对母亲,从离家的那一天开始,他便在下定决心,此生只为了母亲弟弟而活,他努力赚钱,拼了命赚钱,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基于这样的人物经历,片中针对车太贤的多次审判,便像是一次又一次的人伦辩证思考,把为亲人赚钱作为拼命工作不浪费生命的人生信条是否值当?为了让亲人安心而不惜撒下谎言是否应该?因为内心痛苦而对亲人实施暴力是否可以被原谅?以及用一生偿还的方式来弥补那个试图杀害亲人的念头是否可以被赦免?

 

电影最终的答案还是回到了以往韩国亲情片的套路之上,矛盾点最终都终结在母亲的身上,原来那个悲苦的夜里,母亲其实早已察觉儿子的妄念,只是装作并不知情,并且15年来都在等着儿子回家,她从来没有将这件小事放在心上,只是不停的自责自己为儿子们带来了苦难,故事最终在一片泪水中完成亲情的大和解。

自然,故事单拧出来之后,我们总是会生出一些类似于母爱伟大,亲情胜天之类的云云,然而在观看电影的过程中,我却始终无法对这个故事动情,在我看来,这一切都像是一些符号化套路化的卖惨和煽情。

更要命的是,电影完全没有煽到我,原因在于,在我抵达这个情感内核之前,我已经被电影前半部分莫名其妙又婆婆妈妈的剧情给弄烦了。

电影以车太贤的过世为开端,以一次一次的审判逐渐揭开故事,最终抵达情感的高潮,然而前面每一场审判都像是一场弱智的玩笑,其审判官基于亡人的控诉毫无立场和态度,且一场接着一场,一次比一次婆妈无聊,一次比一次功能流程化。

 

电影《与神同行》改编自漫画作品,整部电影观感是分裂的,东方式的情感内核,西方式的人之原罪,东方式的生死轮回,西方式的庭判法则,从骨子里,片子总给人一种不伦不类感。

卖惨的亲情故事内核,徒有其表的大片气质,东西方元素的拙劣混搭,不咸不淡的故事讲述节奏,最终强有力一煽再煽,这就是我眼中莫名其妙神神叨叨的《与神同行》。

 

————————————————

题图:《与神同行》剧照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