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弦传说》观后

去看了《魔弦传说》(又名:久保与二弦琴),我很喜欢。画面美,音乐美,故事美,想象美,是最好的那一类动画,如果在逻辑性上更严密,就更好了。

这是一部什么样的动画呢?它有着深厚的日本文化外衣,人物造型、场景设计,二弦琴、折纸艺术,电影里无处不在的细节都体现了一种东方式的美学。它蕴含着非凡的想象力,在这个幻术世界里,琴弦声起,意念控制折纸化做武士与飞鸟,枫叶与残木铸就帆船,电影里许多许多的桥段都充满了趣味的想象。他有着奇幻故事的外衣,骨子里讲的仍是是动人的情感与人性,以及主角小久保的冒险和成长。

作为一个奇幻故事,《魔弦传说》里有着许多神话故事的影子,甚至我们能够从其中窥出中国神话的身影,神与人共存的世界里,神界高高在上,傲慢而无情的月神是这出故事里的大反派,他是久保的外祖父。他厌恶人类的生老病死和温吞吞的情感。当年久保的“天神”母亲与人类武士父亲一见钟情,另外祖父备感蒙羞,他将武士化作臭虫打往边疆,试图挖掉久保的眼睛,让他做一个冰冷的“神”重归家族。

久保的父亲与母亲直接跨越禁忌而相爱的设定,与中国神话里的董永和七仙女,三圣母与刘向之间的故事实则大同小异,而电影故事的主线也多多少少有着沉香救母的影子。

电影的一开始,是母亲带着久保躲到海边的一处小乡村,久保日出之后到村子里卖艺赚钱,日落便归。安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外祖父和两位小姨还是找到了这里,一场正面交锋之后,母亲去世,临死之前将自己的“魂灵”临时投射在一只猴子雕塑之上,守护久保离开。久保从此与母亲化作的猴子以及随后遇上的父亲化作的甲虫一起踏上冒险之路,传说武士找到属于自己的三件装备,头盔、护甲与永不断裂之剑便能变得强大。

这是一个悲剧色彩浓厚的故事,久保最后仍旧失去了自己的父亲母亲。但其实冒险的道路上却充满了欢笑,尽管三人在许长一段时间里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彼此的互动时刻给人以温馨与欢乐,猴子与甲虫总是吵吵闹闹,对教导和保护久保的方式产生分歧,不就像一对平常夫妻管教自己的孩子吗?他们坐在一起吃饭,父子二人的吃相如出一辙。一路上的各处细节里都体现出这是一家人的感觉,尽管互不相知,但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

这是血脉之间的延续,是内心深处情感连接的自然流露,是记忆的力量。

就像电影的最后,久保与外祖父的最终一战,化作巨型飞虫的外公对久保说,你所爱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你熟悉的一切都被夺走了。久保却说,不,他们还在我的记忆里,记忆是这世间最大的魔法,它让我们更强大,那些我们所爱和所失的记忆,只要我们铭记于心,你就永远无法夺去。

这就是令我所动容的地方。

最后一战里,穿着铠甲头盔拿着宝剑的久保并未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反倒是抛却这些外物,拾起二弦琴,用父母亲以及自己发丝作琴弦,在内心悲愤力量的催化下,弹出了给外祖父的致命一击,我认为这是电影对某种情感力量的最大升华。

我推荐这一部《久保与二弦琴》。

 


题图:《魔弦传说》剧照

最后一问:为什么外祖父非要挖久保的眼睛?

外祖父不想杀久保,他只想把久保改造成自己想要的那种冰冷、傲慢、完美无缺的人,在外祖父的认知里,人类的情感是阻碍久保成为那种人的力量,而眼睛是人类沟通情感的窗户。

母亲说自己的故事是,讲到自己与父亲如何相遇相爱,正是那种眼神交流。

 

你还可以:
无所在与有所在

我是这样看小程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