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杰森伯恩的一封信

Dear Jason Bourne: 

见信好,伯恩。

不知道你现在哪个国家哪座城市,是不是还在找寻自己?想起你这么多年颠沛流离独来独往,挺心疼的,当然我也知道你自己不会如此以为,你勇敢果断聪明,也狠辣坚毅,你是绝不会轻易显露你内心柔软一面的。

我知道你不会问我是谁,我也没打算告诉你我的身份,因为我很清楚,如果你想知道的话,连我今天打这封信所用的电脑的型号,你都可以轻而易举查出来。你的能力,一直是我所钦佩的,虽然你曾将近有10年不再过问江湖事,但江湖上一直把你列为世界三大JB特工,《24小时反恐》的Jack Bauer,《007系列》的James Band,以及《谍影重重》中的你,——Jason Bourne,尽管你从不把这些虚名当一回事。

也许你从不把自己视为一名特工,那是你最苦痛的记忆,你被改造成杀人机器,你从丢失的记忆里慢慢苏醒,你花了好些年的时光才慢慢找回自己,你从来没想过做什么万人拥戴的英雄,你曾有过的梦想只是与女友平平凡凡过上一生。可是那些崇尚阴谋论的幕后黑手从不愿意放过你,天涯海角追杀你,你被动的走上了找寻自我身份的颠沛之路。

你没想过破获什么大阴谋大案件,没想过取得什么大成就搞什么大新闻,你只是在追寻身份的路上,杀了一些坏人,阻碍了一些骇人的狗屁计划。

你知道吗?这正是我最爱你的一个原因,你最真实最纯粹,没有那些形而上的东西。你也从不处处沾花惹草,从不依赖五花八门的高科技道具,你一双手,你一双脚,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我知道,这封信你永远不会见到,那没什么关系,我也只是借由一封信的形式想对你说几句心里话。2002年,你声名鹊起,到现在已经14年了。我认识你也已经有6年了,那年我还在上大学,一年看很多电影,你一下子就被我记住了,你的身世,你的身手,甚至你的身体,都很吸引人。

我原以为那一年就是结束,当你粉碎了CIA的阴谋,意气风发的透过纽约林立的摩天大楼,几乎有点深情的对着一直以来与你亦敌亦友的Pam Landy说出那句:你看起来很累了,好好休息吧。而后你纵身一跃,从纽约哈德逊河游走。我真的以为那就是结束,我也希望时间可以停在那一刻,而后你便可以一直活在人们的遐想里。如果时间停在那一刻,我会想象你去到某个偏远的农家小庄园里生活着,有自己的妻子有自己的孩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再也没有奔波,再也不用拼命。

可是10年之后,你却回来了,你苍老了许多,也胖了不少,我没想到这10年间,你竟只是过着打拳的生活。更没想到的是,你会再一次成为CIA猎杀的目标。你还是那样凌厉,还是那样痛苦,那样的义无反顾。就像那年你的女友倒在自己的身边一样,面对好友的被杀,你愤怒你绝望,因为骨子里对真相的追寻和真正的正义感驱使,你再一次踏上了这谍影重重的复仇之路。

是的,我们都很喜欢看你奔跑在各种屋子行人鳞次栉比的街道广场上,喜欢看你与敌人斗智斗勇时的坚毅神情,喜欢看你手刃大Boss时的果决和毫不留情。可是你真的有些老了,看着你仍旧那般卖力表演真的于心不忍。你与对手狭路相逢,你从五楼跳下去,你与他追车,你驾着“商务别克”,与人家的军用装甲车硬碰硬,你带着枪伤与他生死搏斗。

10年了,你仍旧为我们奉献了一场酣畅的表演,你仍旧无愧于特工最强者的称号。只是你的抬头纹越来越明显,你的神情不可避免的容易陷入疲惫。当你最后枪指反派Robert Dewey时,竟然会开始走神,让自己险些丢了性命。

10年前,你透过纽约林立的大厦与亦敌亦友的Pam Landy告别,这一次,你与你又一个亦正亦邪的搭档Heather告别时,她在华盛顿的湖边问你要不要回归CIA,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的回答是:容我再想想。

Jason Bourne,你知道吗?就在那个时刻,我很想跳出来帮你回答,就像你当年你说给Pam Landy的最后一句话一样:

Jason Bourne,你看起来很累了,好好休息吧。

 

——Your  fans.


题图:《谍影重重5》剧照

昨晚去看了《谍影重重5》,除了剧情稍稍比之前的三部曲简单了些,没有那么强的吸引力,除了中国特供版的3D有些恶心,其他一切都好。

那年小李子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在内地上映时,曾有一张小李子举着酒杯的前后对比图在社交网络转的很疯。想说的是,马特达蒙下面这张,在我看来异曲同工,时光轮转,物是人非(图:《谍影重重1》与《谍影重重5》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