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

以前的时候,我很喜欢泡在豆瓣网里,看电影剧照下方的评论,很有意思。

豆瓣er们往往角度刁钻,评论体系完全不在一个次元。比方这一张《午夜凶铃》的剧照,下方的评论就很奇怪,有人说这是婚纱摄影,有人表示很奇怪住在井里的贞子衣服为何总是那么干净,有人则直接引用庞麦郎老师《我的滑板鞋》的歌词:一步两步,一步两步,似魔鬼的步伐。

一看到这些评论就觉得很欢乐,本来有的惊悚肃杀的气氛荡然无存,用鲁迅老师的话来说——就是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很多人不敢看恐怖片,总是提心吊胆,其实你只是很容易被勾进一个氛围里,被一些诡异的无法预知和掌控的神秘力量牵着鼻子在走,当你下一次观看恐怖电影时,你不妨切换一下思维,用豆瓣评论、B站弹幕、知乎抖机灵的精神去看,你就会发现,好像也没那么吓人。

张柏芝老师在《喜剧之王》里教导小姑娘服务客人如何调整心态,她说如果客人长得丑,那就别看他的脸,只看他的眼睛,睫毛或耳朵。言而总之就是不看整体只看局部。克里斯蒂安·贝尔老师在《金陵十三钗》中教导学生妹如何消除对日本军人的恐惧,他说你不要总是想着他们拿着刀屠杀生灵的魔鬼相,你试着想一想他们拉屎的模样,笨拙地擦屁股,你想想这样的场面,难道不会觉得很滑稽吗?

也许你可以视为这是一种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但用他来抵御内心里对未知的魑魅魍魉的恐惧还真管用。

香港僵尸电影里僵尸们总是一口大黄牙,我们是不是更应该关心这个族群的牙齿保洁问题。

一切鬼魂闪灵总是喜欢在马桶、枯井、深山等一切艰难的环境里生存出没,我们难道不应该关心他们的生存压力吗?是他们也买不起房吗?是他们有恐惧社会型人格吗?

他们总是湿漉漉的,他们不会感冒吗?他们披头散发,是没有学会打扮自己,还是他们自卑不敢见人?

当你这样想时,一切的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

一直以来,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大致也是因为这种切换角度的关系,关于鬼怪魂灵,我从小到大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在古今中外的神话里,人的最终历程有两个——永生而成仙,死去而成魂,而动植物却永远只能永生而成精,且几乎是被妖魔化的,死了的话那就没了。这是为什么呢?

后面我想,本质上,这世上所有的生命最终的结果都是一片虚无,但人害怕这种虚无,于是有了这些传说,这说明神魔鬼怪人世流转的各种说法都只是为了更适应于人类,让人类可以更好的抵御虚无。只是在编鬼怪神话时,发现若是屈冤而死的动植物也能幻化成鬼魂,那这第二空间是不是太热闹了,会不会太挤了,所以最开始创造鬼魂的人就说,妈蛋,不玩了,这些低等的东西只有靠自己努力永生才能有个好结果。

后来,我觉得这种说法太滑稽了,这问题也太烧脑了,我就索性不思考这个了,还是简简单单的相信这个世上没有鬼就好了。

一切牛鬼蛇神都是纸老虎。


题图:《午夜凶铃》剧照

分享一个歪果华裔William Wu做的视频《不恐怖的恐怖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