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有个女孩走了

这个世界上有个女孩走了,就在昨天,无声无响,没有留下一句话。

星期五的时候,她和同事去看了电影,星期六的时候,她在微信上叫嚣着要买酒喝,自己能喝一整箱,星期天的时候她抱怨自己的男友只给自己煮泡面,买一堆垃圾食品来吃。星期一早上,她发微信跟我请假,说又发烧了,要去打一针。又发了微信给好些朋友,带着哭腔,说自己好难受。

送去医院的路上,她朋友和男友带着一些水果和换洗的衣物,做的最坏的打算是大不了就住几天院吧。只是送往医院的路上,她突然手脚抽搐、口吐白沫,送进抢救室之后就再也没能醒过来。

大概1点,她已然脑死亡,大概4点,她心脏停止跳动,医生宣布死亡,不知道确切的因由,报了警,让警察来调查死因,医生向警察向亲友公布了一系列身体指数和数据,有一些异常,但都不是致命的根本原因,她没有病史,没有异常举动,除了爱减肥,不常吃饭,身体或许抵抗力差。

这个世界上有个女孩走了,她走得不明不白。

送她去太平间的时候,我去帮手,搬着她的躯体,从病床到推车,僵硬、冰冷、沉重,手脚发青,有些浮肿,我不忍直视。

我度过了今年以来最难受最煎熬的一天,眼睁睁看着一个昔日的同事死去,我印象中的她,应该是活泼可爱的,爱发表情包,爱美,她喜欢Bigbang,最喜欢其中的top,遇人聊天,三句话之内必提Bigbang;我有时故意调侃她,她激愤的样子我都记忆犹新,她不太主动和我说话问我问题,很多事情总是喜欢用文字在网上传给我。

我记得的她是这样的,表面上总是阳光热情,有时也会有点犯小糊涂,会自傲,会自卑。决然不是那一具冰冷的躯体,我下午两点到医院去看她,她的眼睛半睁着,整个人没有知觉,呼吸机维持着她基本的生命特征,我以为还会有奇迹,没想到也只是以为。

我总会想起她到公司来面试时的样子,穿着牛仔背带裤和黑色的T恤,有些紧张,也难掩性格上活泼的一面,她表现的真诚又渴望,一下子就让我想给她一个机会,后面我才知道,她所属的原公司曾向我推荐过她。

她入职的时间是5月9日,到今天刚好三个月,按理也正是转正的时间了。可是没想到,生命竟然就停摆在了这一刻。我清楚的记得她刚到公司来的第一天,不知道怎么处理流程,悄悄发微信给我,让我去接她。

确切的得到她过世的消息后,我们几个人一直在刷和她的微信聊天记录,我一路翻到最前边,看了一遍又一遍,聊得最多的只是工作,这竟让我很难过,我本可以也本应该多关心她一点的。

我由来鲜少过问她的生活状态,依着我们几个人的微信聊天记录,我才得到一个更加完整的她的样子,她在上海并不开心,她想在年底辞掉工作,回去陕西,她说她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依靠,找不归属感,一开始她也只是追随自己男友的脚步来到这边,但是她却历来在我们同事面前称自己单身。

她的父母从西安匆匆赶到医院的时候,距离医生宣布正式死亡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从警察口中得知女儿已然过世的消息,妈妈顿时双脚瘫软,躺在病床上足足哭了半个小时,才能完整的讲一句话。

妈妈去看她最后一眼,插着呼吸机的她胸口还会有节奏地起伏,妈妈拉着她的手,用着无力的近乎祈求的语气和医生说,我的女儿还没有死,她还有心跳呢?一旁的我们早已眼乏泪光,当医生告知她这只是呼吸机的作用,妈妈只得不停的念叨呵弥陀佛呵弥陀佛呵弥陀佛…

这个世界上有个女孩走了,这个世界依然自如的转动。

妈妈说,上海这么大,竟然连一个人的死因都无法解释,妈妈从西安千里迢迢来到上海,举目四望,一切都是陌生的,唯一与这座城市有所关联的就是她的女儿,而她第一次来到这块土地,得到的只是女儿的死讯,和一具冰冷的躯体。

同去看望她的同事后面发了一条朋友圈,原来魔都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可以吞噬人。她就这么走了,无声无息,甚至莫名其妙毫无道理。

第二天回到公司,看着她空空的办公座椅,看着她之前在网上买的被转到我手边的快递,我不知所措,工作上所有与她对接的跨部门同事找不到她,只得在微信上一遍一遍的呼我,当他们问起她,为什么联系不上她时,我竟不知道如何作答。与知道一些风声前来询问的同事们一遍一遍的说她的具体情况,说到麻木。

是啊,怎么会这么突然?人说没就没了?一切的询问、猜疑、思量都无济于事。医生、警察也仍旧没有答案。我们都在索求那个真相,是因为我们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这个世界上有个女孩走了,这个女孩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也不知道我们究竟会不会知道真相,但我知道,她来过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会永久地保存着她的一些痕迹,因为她活在一些人的心里。

就像同事朋友圈写着的一样:2016年8月8日,你离开了这个世界,希望你去了温暖再也没有烦忧的地方,我会一直想念你。

这个世界上有个女孩走了,我也会永远想念她。


题图:日本电影《只是爱着你》剧照。

附:她的朋友圈截图。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