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排雷

由于众所周知的某些原因,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盗墓电影。

真正回过头去拿捏,你会发现15-16年接连在大银幕上亮相的三部盗墓电影,其实都是些花架子,透过那些花架子,基于故事的主心骨是一个比一个绵软易折,《九层妖塔》最后牵扯出的是神秘的外星人力量,《寻龙诀》的妖魔鬼神是彼岸花勾兑出的幻觉,矛盾来源也不过是刘晓庆大妈的永生痴梦,而《盗墓笔记》鬼扯程度也是突破天际,比来比去,无非是看谁的花架子搭的更逼真了。

而《盗墓笔记》基于盗墓的那一系列花架子,除了一些墓穴里的道具,可谓一败涂地。

依据导演李仁港多年来执着的审美,当你看《盗墓笔记》时,你会分分钟忘记这是一部盗墓电影,电影的第一场戏就是如此,当张起灵身着《鸿门宴传奇》里项羽同款裘毛大衣,长发披肩,手拿弓箭出场时,让人恍惚间还以为郭靖在世呢?基本上看了这场戏之后,我就差不多对电影不报什么希望了。

也许你会觉得人物造型是其次,人物塑造的好还是能看的,那么我要说本片的人物塑造更加失败,张起灵不再是一言不发高冷的世外高人,他会讲很多话甚至讲英文,电影里几处他咧嘴的笑容也简直可以媲美黄渤,在《盗墓笔记》中,吴三省变成了憨厚敦实的搞笑担当,盗墓小队看起来就像个浑身冒着傻气和土气的笨贼团伙,此处可以脑补《疯狂的石头》道哥黑皮小军,王胖子根本不胖,怎么看怎么看,也就只有吴邪还像那么回事,但坟头蹦迪、吹箫抗尸蹩的桥段也几乎令他不忍直视。

你能想象这样的段落吗?万千尸蹩如黑云压境般涌过来,吴邪恰巧在地上捡到一只萧,随便吹几句,尸蹩自己跑了。吴三省跑过来,打趣着吴邪,你吹箫吹的真好。

也许你还是觉得反正又没看过书,人物有了新的设定也关系,又或者你信了南派三叔的邪,反正他自己写的剧本,都是亲生的角色,捏成个什么样的小人他自己开心就好,只要电影的故事能看就可以了,但抱歉的是,恐怕也要让人失望了。《盗墓笔记》通篇没有叙述好逻辑,电影自吴邪无意间从一处寡妇墓中找到一个倒计时的装置开始进入主线故事,从这个装置中获取了两千年前蛇母的墓穴位置,吴邪吴三省一行人基于自己骨子里的盗墓血液,一心想要去弄个清楚,而从几十年前就从此事中觊觎永生秘诀的幕后老外,也派了一队由阿宁领衔王胖子当翻译的团队跟了过来。电影前半段的大部分冲突都来自于这两派队伍,但随着越来越深入墓穴腹地,蛇母苏醒之后,得知蛇母想要毁灭人类时,两派人马握手言和,开始共同对抗蛇母大boss。所以本质上,这是一个两派人马不计前嫌共同保卫地球的超级英雄故事,跟盗墓其实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既然盗墓只是个噱头,一切就都好理解了,也许因为审查的外部原因,也许因为编剧导演对各方面因素的考量,或能力的不足,导致全面失控。《盗墓笔记》从各方面来看,都不像在做一部关于盗墓的探险电影,更像是一场诈骗,借由一个IP,扔进各种佐料,埋一下蹩脚的笑点,和恶心人的基情,只是想做一个话题,博一下眼球,爆炒一番,圈钱就跑。

电影《盗墓笔记》之所以成为了现在的《盗墓笔记》,是从骨子里就注定了的,他所呈现出来的样子,是一种破罐子破摔,和一种拿无耻当光荣的不要脸。

否则你能想象吴邪满嘴网络语言,说着“尼古拉斯赵四曾经说过”,又用45度角仰望天空来形容张起灵吗?你能想象一个无意义的镜头长达十几秒还换两个机位拍只是为了展示两个广告吗?为了展示广告你又能想象一个盗墓家族竟然会在网上拍盗墓用的工具吗?

看《盗墓笔记》,全场充满了笑声,但有些人比所有人都更加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笑声。

注:文章标题化用自和菜头《《百鸟朝凤》排雷》、《《大鱼海棠》排雷》系列。

如下图,我给和菜头的一篇他站在南派三叔好友的立场上写的一篇推荐《盗墓笔记》的文章留言:若不是朋友关系,菜头估计得写篇《《盗墓笔记》排雷》。

但留言没有获得通过,所以我借用了这个标题。

相关文章:新长征路上的摸金校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