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是场灾难

有时觉得,过年真心是一场磨练,一场修行,甚至一场灾难。因为真心累。

首当其冲的是身体上的累,不过短短几天假期,一开始是长途跋涉回家,回到家过了除夕,便是不断地东奔西跑,每天起床时间比上班还早好几个小时。给同乡邻里拜年,给外婆、阿姨、舅舅等亲戚们登门拜年。然后和所有的熟悉的不熟悉亲密的不亲密的亲朋邻里叙旧寒暄,互相打发时间。

作为一个话不多的家伙,任何一场没有趣味的社交活动对我来讲,都有可能变成一次巨大的内在消耗。而过年,大概是所有无趣社交活动最为密级的时节了。人们相互碰到,随意寒暄,然后靠东拉西扯缓解相互的尴尬,靠说东说西打发无聊的时光。

我不是对过年的走亲访戚有何成见,只是成年人的社交游戏真的很无聊,即使是当我长到成年人的年纪,我仍然无法体会这其中的乐趣,也并不认同这其中的文化。

其中最让人累的,还不是你成为过年时候那些密集的无聊社交活动的参与者,而是你无辜成为无聊社交里的话题。当你的成绩你的工作你的单身状态甚至于你的一切都被摆到台面上,成为人们的谈资。你打多少分?你准备考什么学校?你工资多少?你怎么还不交朋友?你的很多“难言之隐”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消解被谈论被评判,这才最让人深恶痛觉的。因为你内心里深知肚明大部分人其实并不十分真正关心你的这些,而是因为年纪小资历小于是成为了贡献话题的“牺牲者”。

真的挺无趣的。

客观地讲,直接把许多亲戚朋友的谈论和闲聊归结为无聊社交活动是有失公允的,对此也没有太多抵触的必要,只不过于我个人而言,我实在对这些活动爱不起来,只能逢场作戏般的打哈哈。

而剩下的那些真正关心你的谈论与劝告,演变到最后,都是一场又一场身心俱疲地关乎观念的角力。他们据以自己的人生经验,以爱之名指点我们的人生;或是碍于与我们文化、眼界及兴趣的差异,只能以这些关乎人生的叩问向我们表达他们的关心。他们希望你怎样怎样,你应该怎样怎样,怎样怎样会对我们的人生更好,而我们希望我们自己怎样怎样,我们应该怎样怎样,怎样怎样才是我们自己想要的人生。

年复一年,争论不休。没有对或错,也没有真正消解的时刻,要么某一天你选择妥协,或是某一天你有能力真正掌控自己的人生。

过年这么累,我可能胖不了三斤了。

初四晚,和哥哥、妹妹、弟弟及一俩个朋友驱车到镇里水库上放烟花,觉得挺好玩的,分享图片几张。

注:题图烟花来自电影《白日焰火》截图,音乐来自华晨宇《烟火里的尘埃》。六张放烟花图iPhone 6s 拍摄,“黄油相机”APP滤镜修图。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