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是在大圣变身的那一刻响起小刀会?

我其实早在上个周六也就是「大圣归来」公映的第一天就看过这个片子了。

当天台风来袭,看完电影的我被淋成了狗,就跟之前看「再次出发」「念念」一样,逢好片必遇大雨。

我自然是觉得好看的,但凡是这几天朋友圈分享过来的关于「大圣归来」的好评,我也都点了几个赞。

但我还是有几句话想要说一说,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合适的时机了,经过优(you)衣(yi)库(ku)的北京一夜,周杰伦当上了爸爸等几个热门话题,紧接着「捉妖记」又开始口碑来袭,我想应该是没人会在意我接下来说的几句“反话”了。

我的结论是「大圣归来」是一部合格的好看的片子,但他绝不是一部完美的足以触碰全民G点,在豆瓣能够收获高达8.7分的片子。剥离一切情怀,和自我暗示的代表中国动画崛起的附加意义,还原电影的本质,「大圣归来」只是一部合格的电影作品。

某种意义上,「大圣归来」的成功是建立在人们对于「孙悟空」这个人物的从小到大的情感诉求上,建立在「中国动画电影的曙光」的心理暗示上。但我们并不是没有好的动画,这几年的「魁拔」系列就足够优秀,当时的宣传语也是几乎一致的「中国动画电影的新曙光」。

其次,「大圣归来」的剧情过于简单,是很经典的模板,所谓“经典”,其实是没有突破,大圣与江流儿的人物关系设定也能够在许许多多的电影中寻找到相似的范本。

故事上而言,从前面二十分钟开始,从江流儿对大圣的极度崇拜,大圣的力量被封印,两者人物关系的逐渐亲密。便能轻易的猜到后面的剧情走向,在所有经典的成长故事体系中,所谓的英雄炼成,必须经过失去。而大圣的失去,必然是江流儿的逝去。

这没有错,也完成的合情合理。

但于我而言,对一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影片的期待标准,不管是不是动画,不管同期影片是有多不堪。「大圣归来」都不足以支撑起这样的评价或论点。

其次,对于「大圣归来」,我也看到了太多其他电影或文本的影子,大圣的形象,我能想起「悟空传」,大圣经历失去时,我能想起「大话西游」;龙的形象我能想起「千与千寻」的白龙,反派变身前则实在太像「千与千寻」的无面人。

「大圣归来」的电影质感确实足够细腻,也值得尊敬。片外导演筹备电影长达八年、没有更多预算做营销,全民自发“自来水”的故事也足够动人(在这一点上,是不是真的是网友自发是不是背后有营销公司的引导我存疑),但这个是与电影无关的。

最后,我还有一个对于「大圣归来」的遗憾。

按照我对「小刀会序曲」在电影中出现时的观感经验,从「大话西游」到「黄飞鸿」,从「龙门飞甲」到「西游降魔篇」,「小刀会序曲」的使用,无疑不是在主角最酷的时候出现。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不是在大圣变身完成的那一刻,才响起「小刀会序曲」呢?

订阅号:mov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