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网络照进现实

去年冬天的时候,我在微信朋友圈里玩过一个游戏,大致是这样的,发一条信息出去,内容是只要好友们点赞,我就会写下对于他的第一印象,并绝对保证真实。我记得当时依稀有三十几个人点赞,而我也密密麻麻的的在那条朋友圈消息下写下了几千来个字。我玩这些本只想针对于自己生活圈中的一些朋友,但回过头时,在那些点赞的人中,却有着一大波网友。

espe和露露便是这点赞中的两个大波网友,不对,大波网友中的两个。
这是后来我见过面的仅有的三个网友中的两个。

 

我时常想,网络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引得人们如此离不开。这许多年来的时间里,人们除了睡觉,生活外。把绝大部分时间都喂给了网络,人们都会对着屏幕傻笑、哭泣,会将自己所思所悟写到网上,供所有的或是他所指定的人阅读查看。所有的人都在网络里获取,所有的人也都将自己奉献给网络。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魔力?

 

2004年的时候,我第一次上网,是在我们小乡镇上开的一家网吧里,那是唯的一一家,乡镇落后而萧条,网吧的顾客基本也都是我们这些初中生。网吧只短短维系了两三年的时间便经营不善倒闭了,连带着一群人的个体记忆,沉静于历史。我记得我一开始上网时什么也不会,面对着那些笨重的大头电脑,只会傻傻的等待,等着qq面板上的灰色头像亮起,等着她骚乱的抖动,和耳朵里悦耳的滴滴滴声,以及那时我不明白其意思的一声声莫名其妙的咳嗽。

那个时候,我上网的频率是极度低的,定然不会记得都和谁聊过些什么,而那个最初的qq也早已丢失。只是隐约着记得,曾有人问我叫什么,我回复,我姓付,付钱的付,我自以为好笑,接着愣愣的回复一个“哈哈哈”。不记得网络那头的陌生人都回复了什么,现在想来,大概也只是一脸黑线。

 

2007年之后,我上网的频率就开始涨高了,那个时间段,是网络的博客时代,我也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博客。我那时喜欢写东西,也喜欢胡思乱想,经常在课堂的时候,在纸上写着很多云里雾里飘渺虚幻的文字,隔天像是心里揣着秘密似的,又带着几分高兴,同着同学一起去上网,同学都爱玩游戏,我几乎不玩,躲在角落里,一字一句的将纸上的心情输入到博客里。一旦有人注意我的行为,我就把纸扔到一旁,把显示器上的页面也调到另一出。

抬头说一声,我擦,你玩你自己的,看我擦鼻涕的纸干嘛?

 

人就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生活里,我决然不会同大部分的人多聊一句我自己,但在网络上,我却自始至终的,写下很多东西,并且不设置权限。

我记得,只有一次,我和我的同桌一起去上网,他在玩游戏的间隙看到我如鬼魅般的举措,当时没说什么,后来回到教室,他拍一拍我的肩膀,神情严肃的说,“兄弟,该忘记的就忘记吧。”我心想,你他喵的在说个啥啊,忘记啥啊,但下一刻,我就下了一个定论,这兄弟,是真的。那日,我键入博客的文章,有一个好听的标题,叫做《不是音乐,不是文学》,我他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鬼。

 

生活里,我是一个话很少的安静美男子,网络里,话也不算多,但这些年来,写下的字也有几十万吧,注册过的博客,浸泡过的论坛,深入过的交流,量化成数据,算起来,也会相当于一两部小电影。而在这庞大的数据里,邻居的耳朵可能会是一个最为显眼的标签。

邻居的耳朵是一个网站,我11年开始玩,如今想想自己从一个写手,变成一个编辑,成为一个运营,进而现在自己的工作都是同邻居的耳朵网站类似的一个网站的社会化运营,这似魔鬼般的进击步伐也是蛮拼的。

邻居的耳朵里,认识很多可爱的人,他们激扬文字,聊天说地,针砭时弊,情爱伦理,几年下来,也涨了不少姿势,没什么可遗憾的,只是很可惜没有在这个网站最红火的短短两三年时间里,参与更多线下的会晤,举办个什么同城你请客的聚会活动,不免是一种人生的错失。因为,很多人,可能是不会再见了,即使是基于线上。

 

和espe、露露的见面是在今年的七七情人节那天,那段时间,我刚从长沙辞职,一个人辗转跑到上海来找工作已经有一周了,并没有多少消息,心内一片焦急,表面一片淡定。情人节前夕,她们计划去西塘玩耍,微信上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我毫不知廉耻不假思索的吐了一个“好”字,espe也毫不犹豫的说好啊,那我帮你定车票和住宿了哦。我说“好呀。”我并不知道第二天就是情人节,后面想起,情人节去会晤两个异性网友,说纯洁,根本没人姓啊。

但,事实上,真的很纯洁。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我记得我在微信朋友圈里的那个游戏里,曾是这样分别描述espe和露露的,我说espe会是一个很好相处勇敢的女孩子,要是现实中会是一个当女哥们的不二人选,我说露露是一个网络上文风千变万化,但现实里会是一个很好玩的人。

事实上,都差不了几毛钱区别。那天,她们先到西塘,我后面两小时才到,见到espe,她热情无比,话很多,问这问那。引着我穿越人山人海,也跨过桥和小河。见到espe的几个朋友,还有露露,露露看起来有稍许胖,整张脸上无时无刻挂着笑点低的神情。espe是广东人,露露是成都人,两个人都是千里迢迢,来到上海工作,她们是同住在一个屋檐底下,饱受魔都很多的艰苦,却仍然坚持不懈。尽管相识于网络,她们两个人却情同姐妹,互帮互助,一两天接触下来,看到她们的相处情景,不由心中生起一片温暖。

 

前几日,看到一篇文章,说是如今的网络是人们必不可少的社交工具,完全摈弃几乎是不可能的,使用社交网络也是获得朋友的信息和生活内容的最有效渠道,那么问题又来了,如今的社交网络里,总是存在许多的陌生人,大量繁杂的消息和动态,影响了大部分人基于社交网络的基本使用需求,该怎么办呢?一般人面对这些网络里的陌生人时,会选择删除或者屏蔽。

澳洲有一个小伙子却另辟蹊径,他在facebook上有1000多名好友,然后陌生人却有一大半,从去年开始,他决定每一周至少约一位陌生的网友线下会晤喝咖啡,他因此获得很多新奇的体验,和结交了很多有意思的伙伴们。他把每一次的会晤拍上照片,写成文字输到网络上。成为一次次不平凡的经历。

 

我想,这便是网络的魔力之所在吧,她无穷无尽,有着庞大的世界,她将全人类有机的结合起来,我们获得知识获得信息变得前所未有的方便和低成本。而网络,也存在着无数的人与人之间的可能性。

写下这个故事,只是想说,我恳请我的那些未曾谋面的网友们,赶紧约我喝咖啡吧。因为,今天你对央求你请我喝咖啡的我爱搭不理,明天我也会让央求我请你吃鱼翅的你高攀不起的。

所以,让我们一起,将网络照进现实,让生活更有趣起来吧。

 

注:图片来源于2010年美国电影《社交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