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被回忆带走的时光

p1378078891_meitu_1

失去了“飞机”和“勃起”的《那些年》增添了不少清纯的味道。就像槮在牛奶里的面包,一口可以咬出汁般。坐在我身边的女孩也失去了当年乱甩的马尾,和电影结尾处那穿着白纱,典雅恬静的沈佳宜相互呼应。

 

一句老话,时间是把杀猪刀。

 

公映版本里增加了一个镜头,柯景腾在雨里,闭着眼,高喊着“沈佳宜 我喜欢你”。泪点没有被预期的戳中,反而淡然的歪了歪嘴角,怀着难以言状的心态微笑起来。喜欢,好像在时光的某个阶段,没有随着我们的年龄长大。它固执地躺在自己的角落,替主人保守者最后的秘密。这个词也随即升华,变成了一种神圣。

 

就像电影里那段我很喜欢的对白:

-柯景腾,谢谢你喜欢我。

-我也喜欢,喜欢你的我。

 

思绪到了这里,突然想起《蓝色大门》里张士豪执拧地向孟克柔反复追问“你为什么要牵我的手,你为什么要我吻你”的画面。你无法解释那是怎样的执念,在结果慢慢占据生命的主导后,原因变成了无所谓的累赘。失去了的,还有渐渐清澈的眼神和单纯的内心世界。

p1331431118_meitu_2

 

回到沈佳宜。

-柯景腾,也许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我只是个普通的女孩。

 

柯景腾眼里的沈佳宜,还是那个在深夜因为考试而哭泣的女孩,还是那个在黑板上和他比解题速度的女孩,还是那个用笔尖督促他学习的女孩。十几年过去,她的美褪去青涩的味道,增添了诱惑的迷人。但,沈佳宜不再是沈佳宜了。

开玩笑的说,英雄谢顶,萝莉长大,有些事是不可避免的悲伤。

女孩会在不经意间走向成熟,然后某一天突然以陌生的语气和面容告诉你“我长大了”,然后看着你那张措手不及而又不知所措的脸;而男孩则一定要经历某些事情,恰如一种复杂的仪式。

而回忆里的幼稚,慢慢消逝于时光——在一张寂寞的脸里。

 

-老朋友,有空让我再追你一次哦?

男孩的调侃里,藏着多少真实的味道呢?

-要我就继续幼稚好了。

 

男孩的微笑里,有多少成熟的无奈呢?

那些年,被回忆带走的时光。褪去大人的世故和思虑。想的,只是最简单的快乐。桌子上画满的铅笔画,隐藏在厚厚习题下的小说,午休时悄悄睁眼偷看的姑娘……那些年,生活简单,醒来就是新的一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