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里的柏林墙,三八线和深圳河

电影里的柏林墙,三八线和深圳河

上个世纪的全球冷战期间,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与资本主义阵营国家矛盾空前巨大,苏美两个超级大国隔空对峙,一切都绷得紧紧的,全世界处于一种不安的环境里。柏林墙,深圳河就是这个的历史时期的产物。柏林墙,一堵将德国一分为二的围墙,而深圳河则是隔断大陆与香港的自然屏障。

 

二战后,纳粹战败国德国被联军攻破,1949年,苏联占领区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简称东德或民主德国),首都设在东柏林(柏林的苏联占领区),而美、英、法占领区则成立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简称西德或联邦德国)。始建于1961年的柏林墙是为了防止东德人民逃亡西德。然后,东德的高压管制却从未获得人心,柏林墙拦着的这是一个城市的东西相隔,拦不住的是人心。从柏林墙建起的第一天开始,便陆续有着太多的人民冒着生命危险翻越柏林墙,去向新生活。

 

深圳河在中国与香港的关系中的意义,就如同于东西德中的天然柏林墙。粤港边界上的偷渡逃港事件,从1949年至1980年代末期未曾停歇过。随着大陆一波接着一波的政治运动,人们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纷纷偷渡赴港 ,持续30年的逃港潮总共逃了多少人口,恐怕难以得出权威结论。1950年,香港仅200万人口,按正常人口繁衍 增长到顶了达到400万,现在香港总人口为700万,这意味着接近一半的香港人口增长来自逃港潮。

 

所谓三八线与柏林墙、深圳河的历史有着些许不同,但它的悲情意味却也让人唏嘘。朝鲜半岛历史上本是中国的一个附属国,后被日本吞并管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战败,朝鲜半岛的问题逐渐暴露,1950发生的民族内战后,北纬38度线最终成为划分朝鲜国和大韩国的标志。冷战期间以及到今天,韩国与朝鲜的关系都非常的紧张,在韩国的许多电影中,南韩与北朝的斗争总是不可回避的话题。

 

一个动荡的年岁里,一个特殊的历史地标下,总是有着太多让人荡气回肠的故事,在电影世界里,关于柏林墙和三八线的故事总是很多,而深圳河的大逃亡岁月,电影里细致的故事却很少,有的只是很多香港电影,将这些往事用一种大背景一提而过,让人遗憾。那么多那么多怀着对幸福生活的美好向往,甚至举家迁往香港,这一段历史,他是不应该被遗忘的。

 

无论是柏林墙还是三八线和深圳河,他们都是上个世界意识形态的冷战时期下的特殊意象产物,当提到他们,必然联想到的会是对抗、逃离、战争、以及自由、反抗、人性等一些关键词。他们太过特殊太过传奇色彩,以至于无可避免,去年,当韩国一部跨国大制作电影《柏林》出炉,但是听这个名字,便毫无疑问的能够猜想到,电影的故事离不开上述的那些关键词。

 

2003年德国电影《再见列宁》

2003年的《再见列宁》是一部很感人的电影,犹如片名中的“列宁”这个指代意义很强的词语一样,柏林墙在电影中对于人物及人物家庭的意义也是重大的。故事描述在1989年的东德,一名年轻人亚历山大极力反对当时的政府,他的母亲目睹他被警察逮捕而心脏病发昏迷不醒,没想到柏林墙当天就倒塌了。数月后亚历山大的母亲竟然苏醒,由于母亲是忠贞的共产党员,为了不让她在清醒后发现东西德已经统一,亚历山大用了很多方法进行蒙骗,包括强迫邻居穿以前的旧衣服、把罐头改装成苏联食品、绝口不提柏林墙等等,令人为之失笑。

 

2006年德国电影《窃听风暴》

电影讲述的是1984—1991年期间,处于东德西德柏林墙边上的一则谍战故事,电影的原片名为《他人的生活》,相比《窃听风暴》这个商业味道浓厚的译名,更加的契合这部电影本身的人性质感。电影主要故事讲述的东德人民大举逃离西德的大背景下,在东德的高压管制下,一名受过特训的窃听员在监听一个作家和他的戏剧演员妻子的生活里,慢慢的被感染,他被“他人的生活”所感动和影响,以一个代号的身份默默的帮助作家,最终自己受到迫害。柏林墙倒塌后,作家最终才得知这个只有着代号的好人的存在。《窃听风暴》是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高度政治的体制下,荒谬而残酷的意识形态对峙的环境里,人性总是无法被完全泯灭的,这是《窃听风暴》带给我们最深的感动。

 

p1385539786_meitu_1

新世纪以后,冷战时代远离,一些残酷高压属于政治的记忆随时间成为历史,经济成为人们的追求,娱乐成为大众的主流。而电影也越来越商业化及娱乐化。柏林墙这个历史特殊产物下也诞生了一些高度娱乐和戏剧化的电影。2009年的这部《隔着柏林墙的爱恋》便是一部轻松的喜剧爱情电影。电影讲述的是一对互在柏林墙东西两边的情侣之间好玩的故事。轻松幽默,有趣但也不乏有着一种讽刺。

 

2001年韩国电影《共同戒备区》

东德西德早已统一,香港也早在1997年回归中国大陆,所以,相较于柏林墙和深圳河这两个已成为历史的意象,三八线却更加的意义深刻。韩国和朝鲜,即使到了如今这样娱乐和商业化高度发达的全球村时代,关系依然非常紧张,三八线是这个民族深深植根于骨子里的痛,三八以北是社会主义朝鲜,三八以南是资本主义韩国。三八线不是一种具象化的类似于柏林墙和深圳河一样的地标,它是一道国与国的分界线,也是一个民族中的断掌线。作为较为发达的韩国电影,南北题材历来便是韩影中喜欢被反复提及和讲述的。

2001年的电影《共同警备区》讲述的便是发生在横贯于三八线附近的共同警备区里的南北冲突,这是一部战争电影,虽然这部电影的战争戏份只有两分钟,但它无疑不是反映了南北韩战争中的一些东西,而这也是他们停战之后的几十年后,依然高度紧张。我也不得不感叹,那些所谓的意识形态、政治理想、何以存在在人们的心灵如此之久,总是在关键时刻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改造成了机器。

 

2011年韩国电影《高地战》

南北题材是韩国电影中历来的热门题材,各种各样形式及风格的韩国电影,都有着许许多多的电影总是会或多或少的牵扯到南与北的这个概念,比如去年的喜剧电影《隐秘而伟大》,甚至是今年很火的韩剧《Doctor异乡人》,南北概念是韩国也是朝鲜人心中难以撇开的一个问题。而韩国电影中的战争片,基本上都是南北有关,当然这也与韩国本身历史的短暂有关。众所周知,韩国电影自新千年来越发的优秀,佳作不断,而南北题材的战争电影也非常的出色,包括《实尾岛》、《太极旗飘扬》、《欢迎来到东莫村》等等。而《高地战》也是这批佳作中的一部。

电影讲述的是南北内战的末期,朝鲜韩国均对高地这个地方的所有权势在必得,双方始终僵持不下,高地三番两次易主。你来我往,通过埋在地下箱子的交流,从而促使了双方的三五士兵生出了别样的友谊,虽然这一面不可预想的互相帮助;战场上却是无可奈活拼杀,尽管后来停战协议已经签署,尽管彼此也已经相见,但在协议生效的最后二十四小时里,在高地的最后一战里,都死在了彼此的抢下。战争中,你的敌人从来都不是你真正的敌人,真正的敌人是战争本身。退出电影来看,以宏观的眼光来看,“高地”这个地标,实实在在的可以直接称之为电影里的“三八线”。

 

2009年香港电影《岁月神偷》

相比电影里与柏林墙和三八线息息相关或者是超脱于地标之外与意象的指代意义紧密相连的故事,深圳河在历史中的意义几乎没有被深究过,而在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电影中,却屡屡提及大逃亡时代下跨过深圳河的那帮人,在香港的老电影里,这些淌过深圳河的人充当了大量社会底层的角色,就如同现实中的生活一样,他们也大多被脸谱化,他们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想象来到此地,就像《岁月神偷》中罗氏一家,艰辛而努力,几十年后,一代又一代,他们也成为香港精神里的中流砥柱。如今的香港人便大多曾是“北方人”,很多东西正在被遗忘,那些大逃亡时代下的“北方人”的生活及背后的意义在电影的范畴里极少被深究,而是被模糊化,大众化,被简单的命名为外来人,或者是表哥表姐表妹,或者是北姑大圈仔,甚至是一些充满传奇色彩的异能人士。他们大多没有名字,存在感薄弱,让人不忍唏嘘。

 

1989年香港电影《人海孤鸿》

香港老电影《人海孤鸿》是一部黑帮浪子片,而这部电影中由莫少聪扮演的主角便是跨过“深圳河”的来自于北方的难民之一。电影开篇时的画面,演绎的就是60年代时期的大逃亡剪影,1962年,年幼的林初三(莫少聪 饰)和姑妈秀姨(鲍起静 饰)母女随大陆难民潮来到香港,《人海孤鸿》讲述的就是初三在汹涌的大时代下如同孤鸿一般的命运,倘若离开香港那时电影大环境下的很多娱乐成分,这个叫做初三的“外乡人”的命运,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做是淌过“深圳河”的那批人的一些悲剧剪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