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不好看。吗?

哥斯拉不好看吗?

哥斯拉不好看。

结构,中规中矩。哥斯拉挥舞着小短腿变成了奥特曼,莫名其妙。

可是跳伞那段,一群人踏着节奏站在机舱里,依然好看。

画面和音效的所谓大片效果,一如既往。

腹诽,为毛我们的大片好像没这效果。

 

(一)缺心眼啊效果

话说,有天,罗贯中和托尔金要pk.

第一轮,小说。天平左头,老罗轻轻一放,《三国》,泰山一样咕嘟嘟下沉;右头,托尔金轮圆了眼睛,《三部曲》还是鹅毛。

第二轮,影视作品。输了一回的托尔金有些焦躁,把电影往天平上一扔:老罗,你快点,快把电影电视剧都放上来!那么多部,一部一部来,再不快,直到世界尽头也没个结果。

老罗内牛满面:我已经让他们通通都一起上了。

托尔金:纳尼?在哪儿呢?

老罗说:轻得和一阵屁一样。都散了。

 

好吧我承认我恶毒。

每当这时,就变成了我们技术不行的原因。工科郎们,麻溜的,出来领罪啊。

受累问您一句,哪条定律写着,莎士比亚的戏剧流传千古,是因为他们剧场里拉大幕的那爷们,肌肉比别人多长了一块?

好,就算他是多长了好几块肱二头肌吧!技术这种东西,也不是馅饼一样从天上掉下来的,他捡着了,往胸脯大腿胳膊上那么一拍,就圆满的。

佛的装备为什么那么好呢?因为他勤劳勇敢、艰苦奋斗,执着地挺过了无数的劫。

哪一点不如人,不是打断筋骨连着血肉。层层叠叠,言不由衷,身不由己,无从说起。

 

(二)缺心眼啊姑娘

 

曾有剧组来单位租场地取景。那制片人,张口上部戏他做范冰冰的制作人,闭口范冰冰爱吃肚包鸡范冰冰中午的盒饭炒一个肉一个青菜。

我心下怀疑,不是正儿八经科班出身吗?咱装文艺和你聊几部盛名的欧洲文艺片呗。结果给人问住了,尴尬一回。人问你们小姑娘们,都特别喜欢看湖南卫视放的那个《宫》吧。是啊是啊是啊。

 

缺心眼啊姑娘。

知道缺哪儿吗?

其实你永远不懂,别人的温和与诚恳,别人的隐忍和苦衷。

只觉得,吆喝,尼玛太差了。

 

今天瞄着这家起高楼娶漂亮老婆、那家深挖洞做缩头乌龟,觉得巧取的和豪夺的都比诚恳来得幸福;明天偷窥做八十分和一百分拿的钱都不如上面有人的小舅子,觉得不劳而获或者至少是少劳多获,才算一种优秀的品格;好好的一颗心,在上面凿了无数个窟窿眼儿,就为了能够东张西望,好替自己的人生,货比三家。

 

就比如,虚伪如你,一见风头不对,一定把以上文字拼命往裤缝里藏。

 

如此恐惧,因为,光明就在那心里,而黑暗也就在这里。

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