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和英雄

电影和火车 电影和爱情 电影和童年 电影和飞机

小时候看香港电影,看到小马哥叼着牙签戴着墨镜拉风的出场,觉得英雄人物,不过如此,周润发给香港电影留下过太多经典的桥段,可以称之为一些icon,比如出场时的慢动作,叼着的牙签,以及用美元点雪茄。一副不可一世让人无限崇拜的样子,那时心里想,做男人,当如此。

周润发确实是一个香港电影中的icon人物,他所饰演的小马哥(英雄本色)、赌神高进(赌神)、杀手王(和平饭店)、钟天正(监狱风云),都是保有一种极强的但却非传统式的英雄主义气质,潇洒、义气、血性,说他是非传统式的英雄,是因为,周润发所饰演的一系列人物终究不是活在社会的主流价值里,底子总是显得不太干净,混黑帮,身份无认同,社会关系复杂,一句话就是不够高大全和伟光正。

周润发的电影,我很喜欢一部《和平饭店》,讲述的是发哥扮演的杀手王曾因为一个女人,在一夜之间杀光二百多个马贼,后在荒凉的沙漠里放下屠刀,做起了和平饭店,宣传这里是一个“避难所”,只要进来这里,无论他在外面做了什么都一笔勾销。电影是制造矛盾的艺术,没有矛盾,一部电影很难讲述下去。既然曾经的杀手王做起了圣人和英雄,和平饭店内里也是一片祥和美好。电影的走向势必是要打破平静的,不久,一个外来的女人便打破了这种美好的局面,周润发扮演的杀手也需面临真正的考验和选择。《和平饭店》无疑是一部带有强烈悲情英雄气质的片子,最终的周润发惨死在乱刀之中,被女人拖在马上,消失在大漠无边的夕阳里。

《和平饭店》中的“杀人王阿平”是周润发在香港时期的最后一个英雄式电影角色,它为周润发的香港“英雄片”时代划上了一个句号。《和平饭店》里有一句经典台词,是为,“一个人杀了一个人,他是杀人犯,是坏人。当他杀了成千上万人后,他是大英雄,是好人。”

所谓英雄和坏蛋,从来就没有太多非此即彼的分辨标准,在电影里,也是如此。

如果说周润发是一种“反英雄”,那么成龙就是一个诙谐式但整体异常正派的英雄代表,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电影,是“双周一成”的时代,双周指的是周润发和周星驰,成自然指的是成龙。比双周有过之无不及,成龙在新千年以前,所扮演的角色,除《重案组》外其他几乎都是有着高度的雷同和相似性,乐观、能力强、简单、诙谐、有正义感,往往凭借自身的力量解救群众或破获犯罪集团。

成龙是将香港动作电影推向全球的一个重要人物,他的喜剧式的动作电影曾一度风靡全球。在一些年代里,他曾是香港精神的某种代表,“成龙不能败,不能哭,不能死,不能有吻戏。”一方面可以说成龙在积极维护自身银幕形象,也可以说,这是某个时期,观众们对于这个英雄式的icon人物的集体映照式诉求。即使在新千年以后,成龙也拍过和之前成龙电影高度重合的《十二生肖》。

但新千年后,成龙相继在《新警察故事》、《新宿事件》、《神话》、《大兵小将》、《警察故事2013》等电影中,极尽全力的表达一种“英雄没落”的姿态,失败、颓废、怀疑、酗酒、落泪、卑微、怕死……等等一些之前几乎从未曾在成龙电影中见过的消极情绪一股脑儿的出现。而这也是他自己“去神化”拓宽戏路的尝试。戏里戏外,总有种悲情式的意味难解难分。

所谓英雄的姿态,其实不过都是时代使然。

好莱坞是一个盛产英雄的电影工厂,一顶牛仔帽,一把猎枪,不苟言笑,独来独往,一个西部英雄的形象就出来了;一架斗篷,一个超神的技能设定,一副舍我其谁的正义心肠,一个超级英雄就出来了;一套西装,一整套完整的作战技能,一颗多情的心,一个谍战英雄就出来了。无论是西部牛仔,还是超级英雄,抑或007,好莱坞式的英雄,其实也都是一种完美的设定。他们聪明、勇敢、全能、个人主义。高大全且伟光正,除了天生的幽默感和多情心,他们其实与国产电视剧的我党人士没差。

但时代在变,那些一整套的完美式的英雄电影再也无法引起新时代人们的共鸣,但无论哪个时代,英雄总是需要的,因为他们有着人们渴望逃出平凡生活的最好身份认同。新时代的英雄们,从2002年的超级英雄片《蜘蛛侠》开始,几乎所有的,无论是钢铁侠之于《钢铁侠3》,007之于《007之大破天幕杀机》,蝙蝠侠之于《黑暗骑士》,超人之于《钢铁之躯》,这些曾经不可一世能力大过天的全能英雄们,几乎是集体式的沉入了谷底,感到极强的挫败感,思索身份的认同,这是复杂的新时代人们的审美趣味所决定的。

这是一个“反英雄”的时代。

反英雄,不是反对英雄,而是所谓英雄,不是无瑕疵的,不是生来如此的,不是永不能败的,他可能是因为一些偶然事件和恰巧的契机而去到了成为英雄的道路,同样,所谓英雄,不是不容置疑的,不是绝对正确的,不是高高在上的。

70年代的好莱坞有一部反抗愚昧社会体制的电影——《飞越疯人院》,电影的主角是一个投机取巧花言巧语的懒汉麦克墨菲,他通过装疯卖傻而去到一家疯人院,不过是为了逃避劳动。在疯人院的日子里,麦克墨菲很快的受不了这里的非人性化管理制度,试图挑战和反抗。但片尾,麦克墨菲没能成功,被院方的强制治疗而成为了真正的“疯人”。麦克墨菲不是一个英雄,但却为了病友们做了一些英雄举动。虽然失败了,但好在他的精神得到了传承,结局时,曾受过麦克墨菲感染的酋长的破窗举动无疑给了人们无限力量。

电影里的英雄,不过都是赋予了平凡观众的伟大梦想,但我们要做自己的英雄,就像《飞越疯人院》中的麦克墨菲一样,至少要去试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