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里的吸血鬼

白日梦里的吸血鬼

为了掩饰我内心的彷徨无着,我总是喜欢装作四大皆空去指点江山评头论足。
为了掩饰饮食男女来来回回的沉闷、残酷、单调的肉身,他们发明了吸血鬼,来装扮各种光怪陆离的情感。

所以今天我要指染一下吸血鬼这个题材。

据说最早的vampire的作品,是当年拜伦爵士一部未完成的残篇。不幸的是我没有看过,我会先从我看过的CW的《吸血鬼日记》说起。

第一篇:呼吸道里的罂粟

还有什么比吸血鬼,更适合做罗曼剧情主角的?历经世间沧桑,看尽云卷云舒。红尘兴亡烂熟于心。

活得久,见过好多幺蛾子,想必会讲很多段子,能玩各种cosplay。银行储蓄很多,也不用担心房子的问题,因为他们一般都有古堡,不济些的,也会有个把老宅子。又不用工作,跑起来飞快,有大把时间陪着女主。

和穿越剧里的男一男二男三男万万总是要长得好看,能掐会算知古往今来人间事如google+百度,做事手法呢,还要像如来佛,坏分子永远也逃不出手掌心。

原本我是很尊重这部戏比较年轻化的观众群定位的,我很自觉,一直没打算用我们这种老人家乱七八糟的三观来搅合。直到看见某个镜头,Matt妈妈出了点小意外,正流着血,被准备做雷锋的stefan看见了,于是这吸血鬼蹲着仰着头看着那不能喝的血,眼里如有珠玉晃动。

说一说吧,动人的鬼魂们。

有人爱枕头上不会动的花,有人爱天上下一场雨就散了的云。有人爱啃盘子里不长腿的肉,啃完擦一擦大油嘴拍一拍肥肚子;有人爱端着个枪骑着个马牵着个狗,漫山遍野打一只瘦得不好意思吃的小野鸡。有那么一种爱好,叫吸血鬼的荷尔蒙,也叫吃饱了撑的瞎折腾。就比如这个Stefan,他不想做吸血鬼。他一直在带发修行,不要碰人血啊,hold住。

他不想要他的本性,罂粟一般的毒。但是那些东西在他的一呼一吸里,在骨血里。

于是,他将自己捆绑。押解在命运脚下。

大多数人,关于自己,怕是都多少有些想切割掉的部分,但是又舍不得。

起初,在年幼的时候,只是一些小细节里游荡的坏毛病,一直会有小小的下一次。

就像挤公交或者地铁时,悄悄诅咒你前后左右那几位,胖子希望你永远被关在门外面;就像等外卖等到天荒地老,也不愿挪动自己的两条腿自己去买吃的;就像遇到挫折时,想躲在角落里,做一只四仰八叉、又聋又哑的鸵鸟;就像领赏时,怎么都控住不住的贼眉鼠眼的喜上眉梢。

你知道,有一小部分的你的心,很有些像李逵啊鲁智深啊那些人,高兴了抱起酒坛子喝了就摔,不高兴了抱起酒坛子不喝就摔,却也无牵无挂无欲无求。

还有一小部分,充满了幻与患,叠加出的失落。

就像你数次想过要做一个更好的自己,但是都渐渐疲惫忘却了。

第二篇:门牙的浪漫史

某一天我烫头发的时候,头上蒸着一个热腾腾的大窟窿,坐在所谓休闲区域,其实那个仅有一排破电脑的地方,想说我温习一下暮光好了。

旁边有位不知道什么来头的大妈,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看自己那台,更不知道为什么全程都要大角度扭着脖子和我一起看暮光。

大妈一看见Bella,就说,哎呀,门牙这么大。
看见Edward的时候,她很激动,哎呀,僵尸吧!
Edward挣扎以后承认时,大妈很欣慰,看我说什么来着,果然是僵尸吧!

大窟窿蒸头发的过程非常漫长,而我在大妈的评论里又一直快进,所以我们很快到了第二部,大妈说,这是美国的藏獒啊。

我放弃了试图科普,这是吸血鬼、狼人的打算。专心看小情绪。

太多时候,都只是一个抽筋一般的小细节。在暧昧的夕阳下,似有若无,那么一股微风,把她的洗发水的味道,吹进了你的胸膛,吹动了,你年轻的山盟海誓。那么一刹那,鬼迷心窍。以致于后来,那所谓的感情,在鸡零狗碎的乌烟瘴气里无法维持,抱大腿或者扇巴掌拜拜都如鸡肋,厌倦与不舍交织一团,却依然愿意回忆、能够依靠,那个阳光温柔到不怀好意的傍晚。

在大妈的配乐里,终于到了我最喜欢的桥段,Bella在拥挤的鲜红人潮里,寻找一抹金灿灿的爱情神祇。她一直拼命的奔跑。她像一只小蚂蚁,焦急着穿行在大象堆里。

其实还是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慢镜头里跑的面目全非。于是门牙都不重要了,跑动时狰狞的表情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这样朴素,这样勇敢。

大妈也安静了下来,长长叹了一口气,略略露出了门牙。我突然觉得,其实门牙挺好看的。

第三篇:吸血围的日与夜

Supernatural里,出现过好几批吸血鬼,我最有记忆的是第八季里的Benny,和Dean一起从炼狱回来的难兄难弟,当然他的主要作用之一,也就是威胁到人家那对好兄弟的基情。

这个和青春剧里的吸血鬼不是一个路数,他回到家乡,在一家Bar里端盘子倒咖啡,想要守候的是自己的曾孙女(或者曾曾孙女,我不太清楚)。被各种追杀,没权势没爱情,用一款可能怎么也送不出去的手机,开一辆时速可能比不过拖拉机的破车子。

像是深埋地下,等待救助而永无救助的边缘人。

会很容易让我想到《纸牌屋》或是《国土安全》等等。天地不仁,诸人不仁。他们是被承担的后果。

第四篇:美人迟暮

1994年我5岁。 大约正啃着大拇指看着大风车吱呀吱溜溜滴转。94年有一部电影,《夜访吸血鬼》。

后来不断有无数人吆喝我,你要去看这部电影啊!

我呢,向来,都不惮以最浅薄的意图,来揣测帅哥们的内心。所以一直,都坚定认为这只不过是几大帅哥们秀脸蛋儿的戏。当然后来我发现我错大了,顿时觉得姐们儿很像汉元帝,嫁谁出去不好啊嫁昭君,什么不看不好啊,不看这部。美人们正当时,大大的养眼。

而被宠坏了的小姑娘,用他教她的第一课,用无邪与浪漫,给阿汤哥下毒,然后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像撕糖果的包装纸一样,利落隔开了他的咽喉。

是的,她恨你给她的这一种畸形的生命,实际上,她会恨你给她的或者没有给她的任何一种生命。因为你没有教过她怜悯与慈悲,因为你不敢。

尔后你从鳄鱼和蜥蜴堆里爬了出来。夜风温柔,帷幕蹁跹,你坐在钢琴前,因为仇恨和渴望而摇摆,用癞蛤蟆一般的手弹美丽的曲子。

而他放火烧你。他带着她,带着你的所有,在你被烧烤的时候,狠狠远远离开了你。而此后,你就这样被世界和自己遗弃,枯萎了两百年。

而那血液,像盛开过,眼看着就要灰飞烟灭的花朵,在生与死的喉咙间,又痛又痒,舍不得凋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327241385972144_2

《夜访吸血鬼》的原声由美国配乐人Elliot Goldenthal作曲,Elliot Goldenthal就读于著名的曼哈顿音乐大学,从师于Aaron Copland和John Corigliano,并在1979年为低成本电影"CocaineCowboys"谱写了配乐。Goldenthal第一部真正意义的电影原声作品是1989年为Mary Lambert的恐怖电影"PetSematary"谱写的配乐,并很快成为原声界一位受欢迎和尊敬的配乐人,无疑的是Goldenthal是当今最具创造精神的先锋配乐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