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而苍白的桐岛式青春



青春片是日本电影中一个很重要的电影分支,从2001年岩井俊二导演的《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开始,日本出现过大量的讲述青春少年少女故事的电影,我个人看过的便有诸如《彩虹女神》、《蜂蜜与四叶草》、《只想爱着你》、《花与爱丽丝》、《夏威夷男孩》等等,也出现过一批靠青春片而迅速走红的演员,比如苍井优、宫崎葵、市原隼人等。

这一切都说明,新千年以来,青春片在这个国度中的受欢迎程度。但日本电影中的青春片或者纯爱等电影,是有着大量的雷同和相似的元素设定的,他们所讲述的青春要么如同《关于莉莉周的一切》这样的阴郁残酷,要么如同《五个扑水的少年》一样阳光而热烈。其实,无论是残酷还是热烈,悲伤还是狂喜,这些介质对于电影中的青春的作用来说其实都是一样的,对于观众来讲,也都是一样的效果。因为对于现实中大多数人苍白而无力的青春而言,残酷抑或热烈的介质,其实都是一堆记忆的彩色笔,能够将黑白的青春描绘的不那么单色调。

《听说桐岛要退部》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日本青春片,因为它与我所提到的那些片子截然不同。但他所体现的青春,却恰恰就是大多数人的青春,盲目而苍白,等待和迷惘,电影中表现校园小圈子里的各色演员的性格也非常的典型和丰满,每一个人都能够找到曾经青春里对爱情对未来对生活的那些不明了。《听说桐岛要退部》虽然有着一些不同寻常的讲故事结构(多视角同一事件反复讲述),也有着一场超现实的反抗戏份,但这部电影里的青春,却真正是大多数人曾经走过的或正在走的青春,而非走过青春的大多数人,回忆里的青春。

电影讲述的故事是集中在几天之内发生的,电影讲述的是处于校园生活中的受欢迎的一批人因为平日里最备受瞩目的桐岛的退部之举而产生极大的骚动,而另一批完全被忽视处于校园生活中毫不起眼的电影部的一群人却不为所动。随着一行人寻找桐岛的行动逐渐深入,最终所有人齐聚在天台上产生了矛盾,受欢迎的一批人中长久以来的貌合神离产生了分裂,而毫不起眼的他们也在内心深处对受欢迎的他们发起了前所未有的反抗。电影中臆想的天台超现实的一场僵尸戏堪称整部电影的最高潮,也绝对的令人振奋,去他妈的小清新,这才是青春。

电影中的“桐岛”其实至始至终未曾正面的出现在镜头之前,就连远景也似乎也只有一个。“桐岛”也就如同经典戏剧《等待戈多》中的戈多一样,只是一个虚化的却又指代着更多的凭空人物,就如同“戈多”一直在被等待,而“桐岛”也始终是在被那些受欢迎的人们寻找着。“桐岛”像是代表着这群人的精神领袖、目标、甚至是信仰一样的存在。他们曾通过依附于“桐岛”而受到关注,当“桐岛”退部并消失,无异于意味着某种小圈子的崩塌,他们也就显得措手不及,寻找“桐岛”是他们唯一出口。

电影中的有一幕很有意思,桐岛的几个小伙伴在一起打篮球,突然其中一人突然发问,“我们为什么在这边打篮球”,“不是为了等桐岛吗?”,“那现在呢?”半响,又一人说————“难道不是因为喜欢吗?”。而校园的这一帮表面看起来风光的人的实质都像是不知道为什么等待下去的他们一样,活在表象里、虚伪以及苍白里,校花四人组梨纱、纱奈、霞是如此,对棒球和足球篮球等运动都很擅长却不参加任何部落的菊池是如此,他们因为虚荣或是害怕失败而不愿意表达真实的自己,不接受自己真正的喜欢的事物,或者从来就没有分清楚自己真正想做什么。他们通过相互依附共同追随“桐岛”形成小圈子而弱化了自我,当“桐岛”离开,那些掩藏在内心的害怕和矛盾便终于走了出来。

这以电影中的两个人物霞、菊池的变化最为明显,霞是校花四人组种的一员,但她却不像梨纱、纱奈一般虚荣而高傲,她外表不好不坏,文静而平凡,不愿意被埋没,也不愿意太冒尖。她是这个校花四人组中实果外最边缘的一个。平日里霞对谁都说客气话,不作内心表达,看起来友好而温柔。天台的爆发戏中,纱奈取笑校园中不起眼的前田,霞对梨纱、纱奈等这种高傲而虚荣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打在纱奈的脸上,这一幕是真令人解气。但遗憾的是霞几乎一瞬便选择道歉,可预见的是,今后霞还将继续这样藏着自己的活着。

菊池平日里可以说是除“桐岛”这个完美的人之外,最受欢迎的一种人,他什么都好,样样都精通,但他却样样也都不是最顶尖的。他自由的游走在自己的每一种身份里,享受着被人欢迎的姿态。他做什么都不会太努力,不愿意参加棒球部的集训和比赛,他只是凭借自身的聪明和素质,轻轻松松的获得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好的位置。比起“桐岛”这类完美的第一人,菊池并不羡慕,看似甘于第二,因为他享受着自己不努力却又能受欢迎的状态。天台一场戏,菊池看到前田这种平日里被自己完全忽视的人为了电影而拼命的抗争时,透过摄像机时,不由的留下了泪水。其实,他骨子藏着的自卑和害怕并不少,只是,他从不愿意承认。

电影部的前田是一个异类,他沉默寡言,满脑子的怪异思想,他一直喜欢校花四人组中的霞,(电影中表现这种暗恋真是太细腻和微妙真实,铜管乐部的泽岛亚矢对菊池的感情也是如此)但霞对他客气而温柔,他不知所以然,却不料发现她也有着地下情。前田一直处在电影的寻找“桐岛”这条线索之外,他完完全全的同他的电源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除了中间暗恋霞的一些描写。他计划拍摄一部自己想拍的僵尸片,即使这是被老师勒令禁止的。他从不被关注,长久以来被议论和奚笑为怪人。天台上,一群人追随“桐岛”而来,正好打乱了前田的拍摄,并出言侮辱他的电影。前田与其电源部的这一群“怪胎”发起了攻击。电影在这个时候超现实的将其拍成了僵尸咬人而血肉横飞的段落,这段实在太赞。

我认为前田是这整部电影的核心人物,就他热爱电影这个事实便可猜想导演肯定在其身上投入了很多的私货。前田不同于其他的任何人,他一直有着自己的期待和梦想,也愿意为此努力。他的青春不处于等待中也并不苍白,他的青春或许在旁人看来毫无内容,但却是最丰富而最自我的。

《听说桐岛要退部》是一部最好的青春片,他用这样的一个故事全景式的描绘了校园中那些各式各样的人,我很喜欢,最后用电影中前田拍摄僵尸片时常用到的一句台词结束这篇文章。

“在这个不得不存活下去的世界,我们必须战斗!”


被燃起来了的天台一场戏。拿摄影机的为前田

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Movie’s
以及链接地址: 等待而苍白的桐岛式青春 http://1895m.com/?p=1876

 您可能也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