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复杂人物的电影是一部好电影

从电影院看完《白日焰火》的那天晚上,下着雨,我一边抽烟一边打着伞前进,并时不时的回头,老觉得后头像是有什么跟着似得。电影里老是拍人走路时的后背,拍一群男人跟踪窥视一个女人的生活,通篇看了之后,果然有点后遗症。但按理说我应该是要有种随着镜头的窥视而产生的窥探满足感,而非这种代入剧中异性角色的被窥探而产生不适感才是,总之,有点复杂,有点奇怪。

《白日焰火》自柏林擒双熊乘热打铁在国内火速上映之后,取得了国外获奖影片的最高票房成绩,这的确让我等影迷欢欣鼓舞。电影本身也非常不错,我个人很喜欢。而作为自《蓝色大门》后就一直欢喜着的桂纶镁粉,看到她在《白日焰火》中完全不一样的演出,也的确满心欢喜。

剧中的一些场景和片段也让人极其喜欢,充满了这些年来国内电影中少有的文艺质感,例如,张自立开始怀疑吴志贞后,使尽自身的小聪明接近吴志贞。当他们 一起去滑冰时,吴志贞滑离轨道,朝黑暗处愈走愈深,滑冰技术并不好的张自立艰难的跌跌撞撞的从后边跟着,这时的微弱的打光,摇晃的摄影以及桂纶镁扮演的吴志贞那时刻流露出的迷离微醺的气质令人意乱神秘。而整个画面伴随着音乐生出的不安定感也在预示着廖凡扮演的张自立正一步步的进入两难境地。再例如片中最后的一场白日焰火,张自立对吴志贞复杂而愧疚的爱情在这荒诞而美丽的焰火中绽放又消失,带着那么一些自醉自痴又自我欣赏。

很多人认为片中的张自立完全没有爱上过吴志贞,从他在电影开场时与妻子离婚后仍然三番两次要求的鱼水之欢,以及片中在大家的怂恿和玩笑下向工厂女工动手动脚的几场戏中,可以看出这个角色带着一些性瘾症,他在跟踪及调查吴志贞的过程中产生的一些不一样的情愫其实更多的来源于荷尔蒙的驱使。他接近并利用吴志也是源于他想要让自己输的比较慢一点,只是希望自己可以通过破案而回到自己应该所处在的位置,也是为了一刷自己五年前因警察同事们在自己眼前的意外过世而萌生的阴影。而片中那场终于在真相大白于天下,吴志贞被绳之于法之后,张自立的一段随心所欲显得别扭又酣畅的舞蹈更是其终于得愿以偿的一种自我陶醉。

于是,张自立被完完全全的定义为一个虚伪的自私的自以为的渣男形象。

我并不如此以为,当然我也并不就认为张自立就真的彻底爱上了吴志贞,他三番两次在取得吴志贞的信任并套出对案情有质的推动的关键信息之后,便转而出卖她的情节,着实之于这份“爱情”有些说不过去。但他在片中的那场破案之后的庆功宴上,杯酒过后的片刻沉默,片尾时的一场不见面式的送行及表白戏白日焰火中,张自立所表现出的自醉自痴又着实有着某种更加深沉和复杂的别样情愫。而那场经典的张自立个人独舞也可以被解读为想得不能得,在既想回到主流的位置又想拥有吴志贞的长时间艰难抉择下的自我释放和自我拉扯。

这是一个矛盾的人物,而电影能够为观众提供多种解读和塑造人物的复杂性,这是一部好电影的表现。只是,这部电影所讲述的故事,是一个好故事,但确实不是一个美的故事。

让我梳理梳理,重新讲述这个电影的主线故事,99年的时候,吴志贞与梁志军新婚,吴志贞在一家洗衣店上班,一日,因为不小心洗坏了一件价值两万元的皮衣,在与主人商量赔偿进行几次肉体交易后,皮衣主人仍然不放过吴志贞,吴志贞失手误杀了他。当时,梁志军心疼妻子,顶包做了一件震惊此地的碎尸案。他利用职务之便将碎化的尸体运送到全市各地,并将自己的身份与死者对换,从此瞒天过海,做起了人间蒸发的“活死人”。梁志军当时与吴志贞说好,我做你的“活死人”,你对我不离不弃。

五年后,吴志贞渐渐无法忍受“活死人”如同虚设的“陪伴”,她背叛梁志军,与其他男人开始走近,而梁志军因妒意而杀光所有与吴志贞关系亲密的男人。终于再次引起警察的注意,而同样的碎尸作案手法也让其将五年前的事件联系起来。

张自立因为不想生活过的如此颓废,设法接触吴志贞,预想破案回到主流位置。而这种接触同样引起梁志军的注意。终于在几次跟踪与被跟踪之后,梁志军的罪行被彻底掌握,吴志贞迫于局势,隐瞒案情,将所有罪行加于梁志军身上,背叛梁志军,被迫联合警察终使其伏法。

吴志贞曾在一次和张自立的谈话中说出,其实自己很厌恶这行尸般的生活,想逃却逃不了,这确实是这个话语不多却魅力四散的女人一种深层次的自我心灵独白。吴志贞在片中大多穿着黑色或者灰色的衣服,并只是化着淡妆或素颜。而在片尾许身张自力之后的第二天的一场早餐戏,她穿上了红色的大衣,并描着鲜艳的口红。也许她认为自己终于可以相信张自力可以拥有爱情可以抛却过往里的一切阴影重新开始生活,但转眼迎接她的就是镣铐加身牢狱之灾。

吴志贞是一个与整个东北萧瑟荒凉的大背景下格格不入的女性角色,她微弱楚楚可怜隐忍而神秘。她活在所有男人的窥视和性幻想之下。无论是皮衣的主人;猥琐而不能作为的洗衣店老板;为其顶罪却霸占不了其心的丈夫“活死人”梁志军;还是终于走进了她的内心却自我都无法救赎的张自立。吴志贞始终都只是他们的一种附加物,吴志贞整部电影毫无喜悦的神色,除了哭泣便是面无表情,唯一的一抹笑容,是来自于自己被押赴牢房的路上,在张自力导演的那场白日焰火之下,也许这是她感受到了张自力最后的一丝温存,也是自己终于从众多男性权力之下逃出来的一种轻松。而这,也是她自我救赎之路的开始。

吴志贞仍然是一个复杂的人物,她的复杂来源于她一边无法不通过附和或屈服于男权之下获得自身的利益,另一方面却始终渴望逃脱这压抑;她有着一些蛇蝎女人的狠毒心肠,却也有着小女人式的对爱情的渴望。

总之,一部电影,能够讲述一些复杂的人物心理和讲好一个故事,我认为,这就是一部好的电影。

本文章版权属于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与作者联系并注明出处:Movie’s
以及链接地址: 讲述复杂人物的电影是一部好电影

您可能也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