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和挪威的森林以及挪威的森林

挪威的森林和挪威的森林以及挪威的森林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另一种形式永远的存活下去。”
这是《挪威的森林》中的一句话。

我记得我第一次读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的时候,是2006年的冬天。那年,我15岁,我在珠海过着我的寒假,天天泡在偌大的书城里,基本上是漫无目的性的浏览着各式各样的书籍。直到我的眼睛触及到这本书的时候,仿佛视线便被锁住了一样。书的封面整体显得素淡,顶端印着一条波浪型的天蓝色,往下写着一句话,“多愁善感,柔情似水的直子;野性未脱,活泼迷人的绿字;感伤的都市少年,徘徊于两位少女之间。”看到这些,我的心似乎被什么撩拨了似的,迫不及待的一股脑儿扎进了书的世界之中。

一直认为,在我的过往里,我应该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或许上天注定一样,去遇见并接触这本书籍的。比如是我钟情的女孩赠与我这本书,或许是它一种极其偶然的方式降临到我的世界里,这样才能契合我如今对这本书的钟爱之情。然而实际上,却是因为它与伍佰那首摇滚歌曲有着同样的名字,而我只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试着去浏览,我怎么会去注意它淡淡风格的封面,怎么会去关注封面上那句引子性的句语,这些不过是日后的我强加给自己记忆的片段而已。第一次的阅读仅仅只是令我记住了这本书,让我认识了那些我无法理解的人物,而没有我内心里强加给自己和这本书的那种宿命一样的感觉。

待到去年,因为我耳闻到《挪威的森林》电影的开拍,我又重新一次拾起了这本书,我十九岁,与书中的主人公同年。同样和渡边君一样,我在进行着我的似是而非的大学生活。我开始试着细心的去阅读这本书籍,去体会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意境,就像是听着一个同龄老朋友絮絮的心事一样自然而然。看到直子在二十岁生日的晚上痛哭时,我也会心痛,和她一样想着,人应该永远徘徊与十八岁与十九岁之间才好;看到绿子以一种直接而突然的方式出场时,我也会觉得她像一只春天里的小鹿一样让人感到清新;看到木月、初美、直子以各种各样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时,我也忍不住唏嘘惆怅。我随着书中的人物一同迷惘,一同无奈,一同追寻,一同选择,一同思考。这一次,我真正的沉浸在其中,因为与他们过着同样的青春年华,哪怕是不同的国度,哪怕是隔着半个世纪多的岁月,这种共鸣竟然不减分毫。仿佛身临其境,感同身受。《挪威的森林》像是以一种不易察觉的力量吸引着我,素淡的笔调,平静的情节,字里行间却流露出的那些青春里独有的感觉,我仿佛通过书,以一种从未试过的视角看到了方方面面的自己。

我同渡边君一样迷惘,不懂选择,一面是沉浸在回忆里难以自拔的直子,她安静而又精致,她代表着过去,因为木月的过世,她与现实隔断了来往,住在深山里的疗养院,我是她唯一与外界保持联系的个体。一面是动如脱兔般的绿子,她活泼而又饱满,十足的现代化,无视着一切陈规与古朴的东西,她代表着现代甚至是未来,我无法拒绝她直接热情的追求。同时爱恋着直子与绿子而难以取舍的渡边,仿佛站在时间线上的我们,割舍不了过去,同样也无法阻止未来的到来。渡边时刻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拯救停留在过去时光里的直子,幻想着一同的幸福生活,然而直子的病情却一度恶化,最终追随她的木月而去,正如过去始终只能停留在过去。渡边只能斩断过去,准备迎接以后的时光,无奈在时间的十字街头上徘徊犹豫的太久,最终迷路,在小说的结尾处,渡边君呼唤着绿子,当绿子通过电话问他在哪里时,他只是喃喃的叩问着自己——“我现在在哪里?”

看这本小说时,我沉浸在村上营造的一幕幕美好动人的场景里,些许忧伤而又无限优美。渡边与直子在东京的街头与原野里漫无目的或前或后或并肩的散步;渡边与绿子坐在因远处火灾而泛着红光的阳台上的一吻;渡边第一次去疗养院时那一晚的篝火与唱不完的歌曲;以及疗养院春天里长着嫩绿的青草和冬天里覆着白雪的那一片原野。伴随着小说的推进,我在心中也幻想与构建着这一幕幕动人的场景。在看电影《挪威的森林》的时候,我似乎也只是在欣赏着那像是水彩画一样唯美的场景,我从不指望电影能如抽丝剥茧般一样揭示出村上的精髓。这样的心态也让我从这部电影里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村上春树的的小说《挪威的森林》,据悉灵感来自于甲壳虫乐队的那首同名歌曲?书里面的一切内容均是37岁的渡边君在飞机上偶然听到这首歌曲而引发的回忆,书中的直子最喜欢这首歌曲,一听到便会产生一种被人遗忘在一座偌大迷蒙的森林中一样的感觉。我试着去听这首时长只有两分多钟的歌,以直子的心情去体会。那种孤独,那种失落,那种不被别人所理解的苦闷仿佛在一瞬间被激发了一般。我不由得对北欧那个神秘的国度产生一种莫名的向往,那里的森林是否是一望无际,令人望而生畏呢?

甲壳虫的《挪威的森林》是我仅仅熟悉的关于这个乐队的仅有的几首歌曲中的一首,当然也有着这个贯穿于我青春时代的这个村上春树讲述的故事的原因在。

或许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片挪威的森林吧,包括甲壳虫乐队,包括村上春树,包括直子,包括你我,我们自己住在这片森林里,能够走进来的寥寥无几。

延伸阅读:这篇文章是我19岁的时候写的,原文章名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片挪威的森林》,不过我现在觉得文章名叫做《挪威的森林和挪威的森林以及挪威的森林》比较酷。现在的话,可能无论是重看村上春树的还是重听甲壳虫乐队的《挪威的森林》,心境都会有所不同。本想把文章改改,但内容我改了一点点就进行不下去了,就这样吧。分享挪威的森林给大家,电影的话,整体质量还行,像一个流水账。随意看看就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1410143

《挪威的森林》(Norwegian Wood)收录于披头士乐队的专辑Rubber Soul中,发表于1965年12月03日。本来想找到电影《挪威的森林》中玲子在疗养院的夜晚为渡边和直子所唱的那个版本,无奈没找到。只能放上The Beatles的原版。电影片尾曲用的就是这个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