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流浪歌手变老的一天

qq截图20140415090913_meitu_1
当我年少的时候,大致是什么时候呢?总之是比现在年轻的时候,那是我还没有接触网络,窝在小山村小城镇的时候。我曾疯狂的迷恋过一类人,当然,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更准确的说,我当初迷恋的是一种情怀和意象,化为具象便是——流浪歌手。

当时我想,这世上,大概没有比背着一把吉他行走在天地之间边一路吼着嗓子更酷的事情了,每每我想到这一群人,所联想到的神秘感和未知的故事,总是叫我向往不已无法自拔。

其实,我并没有亲见过他们,在九十年代末期二十一世纪初期,流浪歌手已然是一个越来越稀缺的事物,何况在我们那片人非杰的出色地也非灵出特点的穷乡僻野,流浪歌手本就是一个传说,所以我对流浪歌手的所有想象均来自于一些阅读,大致是来自于阅读吧,也只可能是来自于阅读吧。

在我的阅读积累里,在我的印象里,流浪歌手大致是活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中期这段时间,他们大多是七十年代出生的,那是民谣和摇滚鼎盛的时期,也是文学作品昌盛的年头,是社会千变万化人民都想说点什么而人民也愿意听到点什么的时候。我总觉得流浪歌手是那个年代各种因素千织百绘下催生出来的特有的产物,总觉得他们是一种文化与音符结合的产物,甚至我认为,他们最有激情最有创造力的一代人,那流浪在各个地方的声音都是一种对自由的呼吁。

活在六十年代的年轻人太过胡乱,七十年代的年轻人太过自责,九十年代的年轻人太过迷茫,如今的年轻人又太过浮躁。唯有八十年代的他们富有饱满的灵魂,敢于批判,敢于愤怒,敢于寻找,不怕犯错,不怕失去,不怕流血。

诚然,我也曾在湘江边上、在海边上、在繁华的城市步行街头,看到一些弹唱的年轻人,他们或坐在情侣面前深情的演唱,或是站在人堆里欢快的跳动,他们也有梦想,也有激情,可却总是让我觉得缺少某种追寻的情怀和某种文化的积淀。这并不是把演唱的地点换成没落的乡村或是即将遗失的城镇;把演唱的对象换成老人和小孩或是不会鼓掌的天与地,便可以转变的,他们缺少的也正是我缺少的,是骨子里的那种文化积淀。

如今,当初的那一批让我无限迷恋的流浪歌手早已尘埃落定,他们也许娶了妻子生了孩子混成了中产阶级,也许摔了跟头变成了隔壁的老张老王。他们大多都三十好几了吧,早已而立,尚未知天命,正是寻根的时候。我能看到悲悯的唱着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的流浪的瞎子;能听到一些隔绝于主流以外看似不着调的声音,或许微弱,或许不合时宜,或许不那么纯粹,但终究是好的。

流浪歌手总是会老去的,但有些东西他不会老,而是永葆青春。

图片来自电影《醉乡民谣》
______________________

s27191140_meitu_2

影片《醉乡民谣》是以民谣歌手戴夫·范·朗克的经历为蓝本,讲述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位名为勒维恩·戴维斯的歌手的奋斗历程,再现了那个民谣音乐全盛时代的氛围。《醉乡民谣》的原声优美动听,富有感染力,被誉为“2013最好听的电影”,更多有关电影《醉乡民谣》的信息请访问《继续还是告别这是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