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和火车

huoche_meitu_2
电影和爱情
电影和童年
电影和飞机
2011年的时候,顾长卫导演的新片《最爱》上映,姜文在其中客串了一把,他扮演的是一个火车司机,只大概一到两秒的镜头,操着一口方言,说了句王八操的,便火速绝尘而去,一脸的粗鄙和荷尔蒙,直直的散发着雄性气息,就如那火车疾驰而过时发出的霸气鸣响。

姜文绝对是爱火车的,也深刻的了解火车在电影中的意象表达,在姜文导演过的四部电影中,其中便有三部曾经出现过火车的场景,并且都不一般。我印象比较深刻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一帮人和另一帮人在天桥底下约架,一堆人摩拳擦掌,青春的荷尔蒙不安的鼓噪,这时,一辆火车咣当咣当的开过,将整个场面紧张悸动又惴惴不安的气氛烘托到了极致。在《太阳照常升起》里,姜文用两辆蒸汽机车拉着十辆守车前进,这是一个远镜头,缓缓的,犹如时间流逝;而到了《让子弹飞》中,第一幕,姜文便用八匹马拉着两节火车疾驰而来,吃着火锅唱着歌就开始了整部电影,而电影的最后一幕,也正是这样的马车,闹轰轰的疾驰而去,为整部电影划下意犹未尽的句号。

火车来了,便开始了新故事,火车走了,并不是结束,起承转合,他又将在另一个地方开启全新的故事。

火车,是现代工业文明的标志之一,19世纪初,火车伴随着蒸汽时代的到来而横空出世,其庞大的身躯和钢铁造型让人心生敬畏。蒸汽火车随着历史巨轮滚滚前进,强劲的动力系统和风驰电掣的速度日新月异,几乎每一个时代的更迭都彰显在火车新旧的更替之上。火车是力量和霸道的象征,它有着自己专属的轨道,无论是穿越荒原还是城镇,田野还是异国,火车总是显得滚滚而来气势汹涌不由分说,将时间过往一并抛在脑后,粗犷和干脆。

自1895年,卢米埃兄弟用活动摄像机拍摄出《火车进站》并公映,标志着电影诞生,此时便注定着电影和火车的不可分割。如果说电影是造世界的原动力,那么火车就是引领观众进入新世界的一种参与者和推动力。当一辆火车驶进电影世界,就像是一股外来的强势的新生力量注入死气沉沉的生活,势必将我们带进一个未知的全新的异梦世界。

电影《哈利波特》系列第一集,年幼的哈利波特前往霍格沃茨魔法学院学习魔法,他来到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穿过墙壁,映入眼帘的便是一辆辆气势磅礴的蒸汽火车,就这一副墙壁内外世界的对比,这一辆辆造型古朴的火车似乎就是在欢迎着哈利来到全新世界。而随着火车的启动,向魔法学院疾驰而去,也正式开启了哈利波特最伟大的魔法征途。

火车向前行驶,他带着某种目的性,本身就是一种冒险,冒险的过程伴随着无数的新奇体验,同样也有着无法预知的危险。而火车本身封闭的空间又是制造悬疑的好地方,甚至连火车与铁轨摩擦发出的声响都是天然的烘托紧张气氛的元素。细数电影的历程,火车是许多悬疑片动作片惊悚片经常喜欢选用的场景之一,也是许多剧情片制造矛盾和情绪爆发的地点或者陪衬。经典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便是围绕火车上的一宗谋杀事件进行下去的;韩国的一部悬疑片,甚至直接把片名叫成《火车》,而动作片中,无论是007,蜘蛛侠,蝙蝠侠,成龙都曾在火车上或者火车顶端有过生死搏斗。就连剧情片《天下无贼》里刘德华也曾在火车顶上和葛优有过小小的较量。又比如电影《雪国列车》《2046》这两部带着点科幻色彩的剧情文艺片,整部电影都是在火车上完成故事的讲述。

火车的离去有时是象征着某种时间的流逝,而火车本身也是最具文艺色彩的交通工具。这是许许多多文艺色彩浓厚的电影中不可或缺的事物,电影《桃姐》第一幕,便是刘德华去搭乘火车的场景,随后,随着火车慢慢驶过,仿若时间流动,刘德华开始讲述桃姐的生平。韩国电影《薄荷糖》更是将火车的这种时间象征表达的淋漓尽致,电影讲述的是个人的毁灭及整个韩国时代的更迭,几幅时间倒叙的片段完完全全的是由倒行的火车串联而成,看着火车缓缓的退回到起点,仿佛就是看到时间慢慢的回溯到最初,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如果说行驶中的火车始终带有某种雄性的荷尔蒙气息,那么当火车停靠在站台时,便完全是一种女性角度的感性时分,这里充满着心酸的离别,温馨的重逢,痴痴的等待,和浪漫的邂逅。无论是《安娜卡列宁娜》中安娜与卡列宁的相遇;还是《春逝》开篇时老奶奶在火车站等待她的新郎归来;还是《独自等待》中陈文在火车站送别李静;这些电影中人与人之间的动情时分,似乎放在火车站,更有着某种情绪上的张力。

火车会停住,征程却不会靠站,电影会完结,梦想却不会谢幕。电影和火车,终会带你去到更远的地方,也会带你回到心最初的站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