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和飞机

B8570A0CFEEFA7DC453BEA1EC59DDB9D_B500_900_500_270 (1)
可以这么说,几乎每一个人,在孩童时代,都曾渴望过飞翔,这几乎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之一。我记得我小时候,就非常喜欢站在高坡上,每当有夹着轰隆的鸣叫声的飞机飞过时,便想象着自己也是一架飞机,张开双臂,飞快的跑下山坡,跑过田野,跑过村庄,嘴里还要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

每一个孩子的心中,飞机就是一种自由飞翔随心所欲的代名词,这是毋庸置疑的。有时我想,男性的自慰行为之所以叫做“打飞机”,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与飞机自身带给人们的某种自由的直观感受不无关系。但飞机其实也只是飞机而已,在我活过来的二十二年间,我从未坐过飞机,我并没有为此感到多少的遗憾或是缺失。在我将要写下去的这篇文章中,我其实更多想要谈谈电影,或者是电影和飞机。

电影和飞机,当脑海中同时浮现出这两样事物的时候,估计几乎所有的人都会产生一种疑虑的情绪,“这不就是两种风马牛不相及的物体,何以能捆绑到一起来言说。“但其实并非如此,我记得在《第十放映室》这档栏目在对2012的整体电影评价时,曾两次说过同样一句评说词,“这部电影令我们想起了我们当初是如何爱上电影的。”这两部电影是哪两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当初是如何爱上电影的。我相信一个爱电影的人,最初爱上电影,就如同他在孩童时代对飞机的迷恋是一样的。

其实电影和飞机,几乎是在同时甚至是同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在人类的普世认知观里,它们同样诞生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同样是由各个国家许多科学家或梦想家无意识的几乎在同时参与发明的。一般情况下,电影和飞机的真正诞生,是被认为来自于两对兄弟。1895年12月28日的法国,卢米埃兄弟在巴黎的卡普辛路14号大咖啡馆放映了《火车进站》等12部影片,被认为是电影的诞生之日。而1903年的美国,莱特兄弟制造出了第一架依靠自身动力进行载人飞行的飞机“飞行者”1号,被认为是飞机的诞生之时。当然这中间伴随着长达一个世纪的不休的争议。

我们作为中国人,只需要记得,电影的灵感来自于我们古老的皮影戏,飞机的灵感来自于我们古老的风筝,就好。

飞机在诞生之时,便注定了它不凡的命运,因为人类自有历史以来,便渴望飞向蓝天的理想终于实现,那些曾经被嘲笑的幼稚而疯狂的理想终于挺直了腰杆。飞机的出现令所有人感到欢喜,同样它的发展也受到极度的重视。不过短短的十年时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飞机便出现在了战场上,由此可见,飞机对人类而言的物理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如今,飞机被广泛的运用于交通和军事领域,它缩短了人们之间的物理距离,是真正将地球变成地球村的重要工具之一。同时飞机也拉近了人们与未知世界的距离,它冷冰冰地将人们从山那边国那边拉回现实之中,而飞机,另一方面作为野心家的战争武器,更相当于一种类似毁梦的怪物。

飞机起于梦想家,承载着人们飞上蓝天的梦想,但在实现人们这些梦想之后,却更加的将人们与社会生活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而电影,它几乎是有着有飞机完全不同的命运,电影在诞生之初,它所带给人们的震惊几乎是来自于一种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火车进站》的公开放映几乎吓坏了在场的所有观众。在此之前,那些遍布世界各地的放映机雏形机器几乎都是用于研究科学以及生物的,是自然等科学领域的附属品而已。随着《火车进站》《工厂大门》等这种纯记录性质的影片消耗了人们对电影最初的热情之时,卢米埃兄弟虽作为公认的“电影之父”,也曾不无悲观的认为,“电影不过是一种偶然产物。”

但正是有着许多像乔治梅里埃这样的梦想家,电影最终从一种技艺转变成为一门艺术。去年奥斯卡热门影片《雨果》便是讲述了这一层的故事。乔治梅里埃对电影的贡献不仅仅是为电影提供了许多新奇古怪的想法以及五花八门的拍摄手法,更重要的是他为电影的命运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在乔治梅里埃之后,电影才真正成为电影,而不仅仅是承担一种将现实生活搬到墙壁上集中展示的物理作用。电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成为了一种造梦的魔术,成为了一种海纳百川般集大成者的艺术体。

飞机从承载梦想的物体转变成为冷冰冰的工具,而电影恰恰是从冷冰冰的工具转变成了造梦的载体。

电影《一一》里说,“电影可以让人的生命延长三倍。”我想,我们之所以爱电影,是因为电影能够带领我们完成我们一辈子甚至是几辈子都无法尝试的情感以及生命体验;是因为电影可以将我们的精神层面的感悟及情怀带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是因为电影能够唤醒并延续我们曾在纯真时代对飞机的那种迷恋之情。

飞机能带给我们的梦,电影也可以,飞机剥夺的我们的梦,电影会为我们补上。

我始终记得电影《岁月神偷》开画的那一幕,随着“five、four、three、two、one”的倒数,随着背景音乐“dancing on the moon”的响起,小弟戴上鱼缸,张开双臂,想象自己就是一架飞机,飞过鱼铺,飞过学校,飞过楼梯,飞过长廊……

这世上恐怕没有比这更让人为之倾心的场景了,那是小弟的梦,也是我们的梦,不同的是,他的梦来源于飞机,我们的梦,来源于电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