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还是告别这是个问题

psb-87_meitu_1
13年年末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文章,盘点了自己心目中的2013年十佳电影,当时在末尾我加了一段文字,列举了一些在2013年计划看但因为各种主观或者客观的原因没看和看不到的电影,加这段文字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假若我看了的话,那个所谓的我的2013年电影十佳是会随时被改写的,事实证明,这俩月以来,我的那个榜单在我的心目中确实有改写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想说的只是,在那些被列举的没看的电影里,我第一个写下的片名便是《醉乡民谣》。

《醉乡民谣》是由科恩兄弟导的,整个13年,这部片子频繁的出现在各种高大上的电影颁奖典礼上,即便光听片名,就有种微醺的文艺气息扑面而来,所以这货一直让我心痒痒的,可是盗版商一直不给力,直到最近,我才搜索到《醉乡民谣》的种子,折腾一两个小时,终于是把它看了。看了之后就舒了一口气,像是完成一项仪式一样。

果不其然,这确实是一部情怀满满的文艺片,而且因为它有众多的好听的原声,它必须是整个13年最好听的电影,而且没有之一。

但其实,回过头把这部电影讲述的故事好好的梳理一下,那舒了的一口气,恐怕要换成叹一口气了。

《醉乡民谣》其实讲述的并非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因为结局时,故事在最关键的时候通过与开篇时的一幕场景台词几乎一致只是摄影角度有些微区别的一场戏,被生生的拉回到起点,让人恍惚间觉得这整部电影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似的柳暗花明又一村,而反反复复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才是主人公勒维恩生活的最好注脚。

《醉乡民谣》的故事发生在美国的六十年代,那是一个民谣将要兴起的时候,是鲍勃迪伦引领的民谣革命即将开始的时代。黎明前最黑暗,主人公勒维恩是一个混迹在纽约各个酒吧的驻唱民谣歌手,他有才华,却不足够优秀,有梦想又不足够坚定,他曾经和好兄弟麦克是一个组合,麦克却因为梦想与现实的差距生活的不济而选择了自杀。他后来单飞,出过一张专辑却无人问津,存货被老板搁置在杂物室。他靠在酒吧驻唱的仅有的微薄收入维持生活,平常都是借宿在朋友或是陌生人的沙发上。酒吧驻唱的活儿并不时常有他的份,纽约寒冷的冬天里,他连一件大衣都买不起。

他自负,其他的歌手在酒吧演唱时,他会冷嘲热讽,最后被狠狠的赶出去,在夜晚的纽约街头被人殴打。

他敏感,在朋友家的餐桌上,被要求唱歌来娱乐一下,他唱着那首属于他和麦克的歌,女主人接着麦克的部分唱起来的时候,他会大发雷霆,不知是因为自己的音乐被侮辱了,还是因为他想起了麦克。

他执着,被老板告知寄出去的自己的专辑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和认可的时候,他历经辛苦忍受寒冷跑到芝加哥想要弄个明白,最后得到的也不过是一鼻子灰。

他觉得被欺骗,他爱上简,简同样也是一名民谣歌手,她与其老公吉姆在纽约的驻唱受到一定的欢迎,生活还算不错。简怀孕,被怀疑是他的,他四处筹堕胎钱。最后得知,连酒吧老板都与简有过鱼水之欢。

他理想主义,他眼高手低,他不务正业,他浑浑噩噩,他不被理解,他不受待见,他被家人嫌弃,他被小侄儿称为坏叔叔。

他是一个典型的追寻精神世界满足的不靠谱的文艺青年,在如今的我们这个文艺青年已染上贬义色彩,被任何人奚落和调侃的年头,这样的一个故事,还挺有现实意义的。

他累了,他终于要放弃了。他想回到出海的老本行,却发现出海证弄丢了,他没有钱再补办出海证,只有再去酒吧驻唱。他唱完了,被被告知外面有人找,与影片开篇一模一样。而影片也就在他被又一次殴打的冬夜里戛然而止。

而他是继续开始再一次的反复追梦和自我死磕呢,还是选择告别义无反顾的出海远行呢?我们不得而知。相信他自己也给不了自己答案,因为最热爱的东西,在难以把握的时候,也总是难以放弃的。

勒维恩在电影里唱的最后一首歌,是属于他和麦克的歌,他们曾经常常唱起。他说,“如果一首歌既不是新歌也不会过时,那它就是民谣”。
If I hadwings like Noah’s dove 如果我有双翅膀 像诺亚的白鸽一样

I’d fly the riverto the one I love 我将飞过河流 去追寻深爱的人

Fare thee well, myhoney, fare thee well 保重了 亲爱的 保重了

延伸阅读:《醉乡民谣》以民谣歌手戴夫·范·朗克的经历为蓝本,讲述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位名为勒维恩·戴维斯的歌手的奋斗历程,再现了那个民谣音乐全盛时代的氛围。科恩兄弟在拍摄《醉乡民谣》时,戴夫·范·朗克的遗孀在拍摄前期向科恩兄弟提供了一些咨询,而片中最明确的一个援引应该是主人公的那张单飞唱片,神似范容克的专辑"Inside Dave van Ronk"(虽然范容克这张专辑发行于1963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声试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