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电影时代下的僵尸


就在不到十天前,午马因病去世,网络上铺天盖地的出现了很多怀念性质的文章和午马银幕经典形象盘点,一时之间,似乎把人带回了八九十年代那个有着捉鬼大师燕赤霞,僵尸道长以及各种邪魅鬼魄的电影时代。但现在毕竟是2014年了,自从21世纪之后,香港电影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像样的僵尸片。在这样的契机和背景之下,电影《僵尸》的出现先天就被印上了怀旧的标签,在看电影的过程中,也不时的回想起小时看僵尸志怪喜剧电影的录像片时光,因为正值午马的过世,看这样一部曾经在各类僵尸电影中混脸熟的演员合拍的《僵尸》,却没能发现午马的身影,不能不说是种小小的遗憾。

电影讲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因为僵尸电影而走红的动作明显钱小豪事业人生跌至谷底,假如你记得演员钱小豪与李连杰在电影《太极张三丰》中的对打,记得钱小豪林正英许冠英三师徒的一系列僵尸电影,你就会知道,电影中这个与现实几乎重合的剧情设定意味着什么。

钱小豪在这部电影中无疑是一个悲情英雄,同样的,电影的二号人物,末代僵尸道长同样是一个如此意味的角色。他因为时代更迭无鬼可捉而不得不放弃老本行经营起了大排档,用来治鬼的糯米饭也只是成了糯米炒饭的材料。

电影一开始,讲述的是钱小豪来到破败没落的屋邨一间凶杀房间准备自缢,因为厉鬼伺机还魂,从而引出了僵尸道长的出手。

一直游荡在2442号房间的阴魂不散的鬼魂,生前是一对双胞胎姐妹,因被强暴而产生巨大的怨念,从而化作厉鬼。

住在屋邨里的第二个道士是一个养小鬼延寿的自私之人,为提高自己的法力和延长寿命,他不惜设局杀死老人从而炼尸借命,却不知被爱夫如命的梅姨弄巧成拙,最终使吴耀汉扮演的老人成为了僵尸。

厉鬼有魂无魄,僵尸有魄无魂,电影高潮时,两者终合而为一,完成香港电影世界里最华丽最飘逸的僵尸2.0升级版,走起路来虎虎生风移形换影,好不骚情。

《僵尸》其实是一部很严肃的恐怖片,只是故事恰好与过去三十年香港僵尸片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内在联系,从而显得处处透露出情怀和忧伤。电影中出现过僵尸片鼎盛时期的林正英许冠英等的照片合影,僵尸道长不时的说着,僵尸早就没有了,钱小豪搬到屋邨时带来的清朝僵尸戏服空荡荡的挂着,也别有一番落寞的味道,当然,这些巧妙的设定对故事的发展和恐怖气氛的烘托也很有推动作用。而电影结局时的剧情大反转无疑更是将整部电影的怀旧气味拉到另一个高度,同时狠狠的将人们拉回现实。

原来,整个故事是这样的,落魄明星钱小豪生无所恋,来到偏僻的屋邨自缢身亡,当时便是死了,所谓捉鬼的道士,不过是第一个发现他尸体的人,所谓梅姨,老人不过是住在屋邨里的人家,所谓的炼尸借命的道士不过是停尸房里接触到自己的管理员。所谓的这整个僵尸重生的故事,也不过是钱小豪这个拍了半辈子僵尸电影的演员生前最后的回光返照似的臆想。我们都知道,现实的世界里,是没有僵尸的,也没有这神通广大的道士,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基于中华的僵尸文化基于香港电影三十年前的僵尸电影浪潮的再一次怀旧似的集中展示。假若不是有着这些文化浸淫,不是年少有着这些电影的熏陶,很可能无法理解,这其中的一去不返,时不与我的悲情意味。

看《僵尸》时,不止一次的想起早两年的香港电影《打擂台》,那同样是一部英雄末路悲情怀旧意味深厚的电影,不同的是,那是一部基于动作片的香港怀旧电影,同样是有着众多香港电影中的老面孔。但相比较来看,《打擂台》其实并不是一部合格的动作片,怀旧情怀也是突如其来,并不像《僵尸》这样,本身是基于一个不错的质感强烈的恐怖片之上,而整个故事中却隐隐透露出怀旧味道来。

这的确是一个怀旧的时代,香港电影青黄不接,三十年来,活跃在银幕上的,还是那些人,那些明星。时代一直在变,人也变了,真切的东西越来越少。这些年来,我们看到太多太多毫无诚意的炒冷饭,看到太多太多旧瓶装新酒的投机之作。而这样的一部制作精良情怀满满的《僵尸》,却显得格外的优秀,但其实,它却并没有那么优秀。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