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照相馆里的似水流年

 

      李建曾经唱过一个首歌,叫做《八月照相馆》,我并不知道关于这首歌的背后故事,在查阅相关信息和资料时,也未能找到关于李建写这首歌时是基于怎样的创作状态,或者灵感来源于怎样的契机。但我听这首歌,看到歌词时,一瞬间以至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觉得的,这首歌萌生自1998年韩国的同名老电影——《八月照相馆》。

     李建的《八月照相馆》出自2003年的专辑《似水流年》,是十年前的歌了,嗯,好一个似水流年呀。他唱道,那一个夏天,在心底深藏,偶尔荡漾,渐渐泛黄的相片带我回到那某一年的某一天。     

   1998年夏天,全中国都在热火朝天的追捧着还珠格格,年轻人们在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的爱情故事里憧憬着热烈的一切,泛滥的洪水灾难让我们看到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那一年,韩国电影《八月照相馆》推出,一推出便获得韩国电影界的许多大奖,98年之后,韩国电影界爆发光头运动,导演们以及众多的影迷不满韩国加入wto之后好莱坞电影文化对本土电影的强烈冲击,遂集结一起,请愿政府特别保护本土电影。在这样的背景下,韩国电影起死回生,韩剧也渐渐成为亚洲地区的一种强势文化,相信看过《蓝色生死恋》的人们,都还记得自己流在2000年电视荧屏前的眼泪。也会记得年少时看《我的野蛮女友》笑着流泪或是流着泪笑时的感动。

    但这么多年过去,当韩国爱情片被一次次的复制,那些俗套的故事和标签被一再的重复,当所有人都知道韩国人喜欢得绝症喜欢失忆时,当这些被用烂了的梗又被复制到中国出现诸如《分手合约》《被偷走的那五年》的电影时,你是否还能从这样的一部淡淡的不刻意煽情只是讲述一个故事的电影里获得感动呢?还是带着那些观影经验在看过剧情简介时便终止那些许的观影欲望。

  《八月照相馆》是我最喜欢的韩国电影,我喜欢这个故事,源于我一直喜欢读那种关乎生命亲情回忆爱情等介质的散文,而《八月照相馆》给我的就有这样的一种电影文学感。我喜欢这部电影那些时刻流露出情愫的平凡细节,喜欢这部电影里的似水流年。

    电影开始于男主角永元从睡梦中醒来,远处隐约传来的是附近小学新学年的开学典礼广播声。永元骑着车去医院检查病症,一路扭头看校园内学生们的热闹。在医院等候看病的闲暇里,也不时的与对面的小孩开着鬼脸的小玩笑,下一个镜头便是永元跑到校园内辛苦的玩着单杠的情景,再然后,永元坐在操场边,画外音的永元说着,我小时候,同学们都走了,我仍独坐操场,想念死去的母亲,突然明白,我们最终都会消失……这三两个镜头,将这个童心未泯的男人心底的温柔和怀念细致地勾画出来。

    永元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在这个小镇里一直生活着,他是一家照相馆的主人,是从他的父亲手中承接过来的。永元得了绝症,一开始他便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整部电影其实就是一场告别接着另一场告别的故事,只是这种告别仅存在于永元个人的心中,旁人无从知晓。

    永元在生命最后的时日里,终于走出了一段陈旧的沉埋于心的旧日恋情,也结实了可爱美丽的姑娘德琳。当他和德琳的爱情在沉闷平淡的日子里慢慢滋生的时候,当这朵爱情之花即将开放时,一切便随着永元的默默离开和逝去,画上了句号。

   诚然,卸去那些细节的动人描写,只留下剧情的大致轮廓,这确实也是一个很平常甚至可以说是俗套的故事,但电影不紧不慢的讲述下来,从不刻意放大,也不肆意渲染,那段润物细无声的爱情和永元那份面对死亡时的淡然与平和,以及他与父亲与朋友们告别时,显示出来的那份最后的温柔和贪恋,却轻而易举的将我击中,动容的无法言说。

     永元与朋友告别时,玩笑着说自己快要死了,他知道朋友会认为那不过是永元他自己用来骗酒喝的小伎俩。而他就在这种看似默契的打闹里悄悄的释放自己的对死亡的害怕和对人世的流连。永元同朋友谈起旧事,说着,真不敢相信,那只是十年前的事情。

    永元与父亲告别,父亲喜欢看那部年轻时同母亲一起观看过的电影,但他却不会使用影碟机,永元在教过父亲好几遍之后,父亲却还是弄错。终于他大发雷霆,愤然离去。是夜,永元将如何使用影碟机的步奏一步步工整的写到纸上。另一天雷雨夜的晚上,大家都已睡下,并不抽烟的永元在父亲那儿偷来烟,笨拙在窗边吸过后,又蹑手蹑脚的睡到父亲的边上,也许就如同他的小时候一样。

    像这样动人细细品尝间教人异常温暖的小细节,整部电影中比比皆是,永元与姐姐一起坐在门前吃西瓜,大力的将西瓜籽吐到很远的地方,两人便默契的相视一笑,想是,这是小时候,他们常干的事情吧。永元为德琳拍摄证件照时,说把嘴巴沾湿一点会好看一些,而下一次见面时,德琳便为他开始画上淡淡的唇妆。还有电影结局时,德琳再也见不到已经逝去了的永元,却在照相馆的橱窗上发现了自己的照片,那是永元生前最后的留恋和温柔吧。

    一切未来得及也不能说出的情愫,全然留在这永恒的黑白照片上。

    爱情的感觉会褪色,一如老照片,但你长留我心,永远美丽,直至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谢谢你,再会。电影最后,永元的画外音,如是说。

   《八月照相馆》是一部以照相和照片为重要元素的电影,他甚至将照相的魅力完整的体现出来。相传这部电影故事的灵感也是来自于韩国一位已故歌手金光硕的遗照,那是一张表情安详而温暖的照片。而在电影里,也不时的出现照相的镜头,其中有永元一家人的合照,有永元和朋友们的合照,还有永元为别的人们拍照的大量镜头,永元在做这些事情时,总是异常的认真,力求将人们最美的一面留下来。因为这是人们对美好事物最直接的永久纪念,也是人们对终将消逝的人事物最无力却美好的记录。

     关于照相,电影中的两幕情景尤为动人,一天,一位老奶奶在永元的照相馆里与家人们一起合照之后,儿子希望母亲单独照一张相片,作为遗照用,话说的很小心,说是来都来了便照了吧。老奶奶照了,夜里,老奶奶又单独来到照相馆,换上了她最好的衣物,央求永元再为她拍上一张。

     另一天,永元为自己拍摄遗照时,也是对着照相机,整理良久,希望自己最好的姿态留下来。

     想来,人到世上走一遭,到最后时,总应该留下自己最好的一面。

     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状态,我自然无从知晓,但永元这样平静的接受,以及深刻的流连却叫我感动不已,在他最后的日子里,面对来的太晚的爱情以及身边所有人事物时,尽管有时也会显得暴躁和悲恸,大多时候的乐观和从容却是那般的难能可贵。

     这是一部平凡而又隽永的老电影,那些偶尔拾起的动人细节,足以吸引我可以从这部电影的任何地方观看下去,就像是一本喜欢的散文书一样。随意翻起,便能继续读下去。并且这样简单而细致地情节,平淡而深刻的故事,会随着时间的逝去,愈发的味道更显。 

    似水的流年,大致是如此。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