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需要站到课桌上去看看世界

你需要站到课桌上去看看世界

和人讨论读了一个所谓的大学究竟有什么用处,讨论来讨论去,最终达成的共识总是这样的,虽然大学里确实没有学到什么硬件方面的知识或者实践的务实能力,但对于开拓眼界来说,还是有着积极意义的。就看电影这个事情而言,大学之前,我一向只看国内的片子,特别热衷于热片或者大片。而在大学里,才渐渐接触世界上电影的另一片天地,才发觉什么是电影。

电影是一种思想,电影也同样是一种表达。看优秀的电影就是接受一种深刻的思想,倾听很多牛逼的人的真诚表达。我不知道大学这个平台究竟是不是和打开思想大门有种天然的契机联系,抑或这些只和单个人的年龄相关。但我还是感谢自己读了一个大学,因为就我个人而言,确实在这个时间段里感觉大脑被重新洗牌了一般,如沐春风。当然这个中原因不仅仅是包括看电影,当然还包括网络,摇滚乐,读书等等。

老不死的摇滚老炮崔健曾在一次采访中说,我们的年轻人接受的音乐或者思想总是过于单一,他们给什么,年轻人就听什么。年轻一代接触到的文艺或精神层面的东西实在是匮乏的很,当然,崔健自己本人是站在摇滚人的角度,谈摇滚乐较于流行乐的挣扎地位和截然不同的精神内核。但这确实是长久以来的中国特色,你能够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很大一部分不取决于你自己,而是取决于环境群体以及他们,比如电影方面的广电总局,网络方面的中国长城。但不管怎么样,现在也算是趋于良好,比起朝鲜,我们可幸福了。

但幸福这个东西,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定义,你喜欢草原上的野马,我偏爱没有故事的女同学呀。你倾慕人权大于天的美帝主义,不少人还渴望回到路不拾遗的毛时代,你觉得我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觉得我幸福的就像住在巧克力工厂呢。

电影《死亡诗社》讲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在一所升学率很高的高中学校,名字我给忘了,反正这高中学校就相当于咱们国家这黄冈啊海淀之流,地位老高了,名气和桃李都一齐满天下。但众所周知的,这学校古板,守旧,严厉且毫无生气。甚至这学校还是所男子学校,你说,连个妹纸都没有,这学校还有个毛意思啊?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一群年轻的高材生虽然表面都不可一世聪慧有加,但在父母校方的面前,总是显得压抑而被动。他们大多数人往后的人生定位都是其父母规划好的,读这样一所学校也同样是家庭的意思。

尼尔是一个有着表演天赋同样对戏剧表演有着强烈兴趣的孩子,但他的父亲希望他上名校当医生赚大钱,到最后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什么的。起初尼尔对这一切虽然感到很厌恶,但还是一步一步退让,不甘心的让父亲扼杀自己的兴趣和想法。

新学期到来的老师克挺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他满腹经纶,极富浪漫主义情怀,他鼓励孩子张扬个性,培养爱好。甚至当众跳到讲台之上,只是为了告诉孩子们,要用不同的视角看世界。尼尔就是在克挺的带领下慢慢改变,并且还和几个同学们组成了一个死亡诗社。他渐渐的坚定自己对表演的爱好,电影快结尾时的一次演出也着实惊艳了不少人,但却完全没能打动其父亲,父亲连夜将他带回家,并下了死命令,明早便要让他转校。尼尔想不开,夜里便自杀了。

校方认为克挺的实验式教学方法是尼尔自杀的直接导火索,并在父母的监督下,逼迫所有死亡诗社的成员签下指证克挺的文件。但在电影结尾时,为了证明自己相信克挺,不少学子不顾课上老师的严厉制止,直刷刷的站到了课桌之上,但当然不是全部。电影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若是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未免太过于理想化,若是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屈死了克挺这样艺术家气质的人,这世界也太无情太残酷太无理取闹了啦。

世界从来都是大多数人所构成的,而引导和改变世界的走向的却是那极少数的一部分人。克挺太过于理想主义,他期望并用自己那独有的浪漫主义,引导这些孩子去解放自我改变世界这条路。年轻时或者在一个环境里充当新人的时候,我们总是很容易地去相信自己就是那有着超能力的奥特曼,要大干一番,要改变现状,但很快就会被同化而回到属于大多数人都在走的路上。

大多数人都在走的路,他似乎是不需要知道这个世界是这么大,不需要知道这个世界是有这么多不同的声音,也不需要站到桌子上,去另眼看世界。相反他知道了反而是一种负担,就像是乡村的女教师会六门外语只会被当成异类一样。

但世界终归是少数人的,好比克挺崔健这样的人,他们输出力量,给无趣的时代造成一些影响,或者一声爆发性的嘶唱,或者是一个跳到课桌上换种角度看世界的鲜明姿态。至于那些最终站上课桌向克挺表示致敬的同学或者只是坐着无动于衷的同学,究竟幸福或者不幸福。也只是如鱼得水,冷暖自知。

但我是这样认为的,不论他们最终选择成为怎样的人,幸福或者不幸福。在上克挺的课时,在他们解放自我的过程里,在他们轮流在克挺的教导下而爬上课桌的那一刻,他们的脸上都曾洋溢着一种如沫春风的畅快。

我认为,对于所有人而言,这非必要,却很重要,你需要站到课桌上去看看世界。
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部电影的原声配乐是由Maurice Jarre(莫里斯·贾尔)完成,Maurice,法国人,配乐大师的许多音乐动人至极,大家熟知的《人鬼情未了》(Ghost)的主题曲,就是他的佳作之一。其他的著名代表作还有:《阿拉伯的劳伦斯》(Lawrence of Arabia)、《漫步云端》(A walk in the winds)。《齐瓦哥医生》(Doctor Zhivago)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