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西游及其他

         
 

      说起来这事也有几个月了,该是五月份的时候吧,邻居的耳朵网站里一个做电台的nj找到我,说是想要和我一起来做一档电影评论的电台节目,我当时忐忑的说着好,直到她要求第一期节目希望品评有关于《大话西游》戏里戏外周星驰与朱茵的情感悲剧,以及希望捆绑电影《西游降魔篇》一起来说说时间的残酷时,当时我就踟躇了,对于电影而言,我一向是只关注电影里的情感的,并不愿意过多搀和电影外不必要的东西,而对于周星驰个人的风流韵事,确实有很多值得说道的地方,但我并不十分清楚,也不愿意没节操的把这些于我而言只是捕风捉影的故事当作自己表达情绪的素材。

       所以最后,这个计划还没开始就夭折了,后来我想她为什么会想要找我来做这样一个策划的事情,天都知道,我就是一个写东西从来没有个人风格也不勤奋踏实的家伙,写的影评也从来都是夹杂在理性与感性之间,往左边不能作为专业性的评论,往右边也无法为大众的情感营造共鸣。我想,她找我也许有这一层在,这好几年来,我的头像用的一直都是《大话西游》那张经典的海报,而她的个人简介里却是写着,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娶我。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

       说起大话西游,我第一时间所能想起的大多却又是些电影外的故事,想起过往里曾为这部电影做过的一些无聊又有味的事情,回想起读高中时和哥们用山寨的手机从网吧通宵下来电影,然后在教室里,把手机用书挡着,偷偷摸摸的看笑的傻不拉唧;也会想起读大学时,和同寝室的二逼哥们,三年来每每无聊就开始一遍遍的刷着周星驰的电影,《大话西游》少说也看了不下二十遍。然而,我最经常想起的还是读初二的那年秋天里,一次,课间无聊和一哥们爬到了整个学校最高的天台上,在边沿的墙壁上竟然发现了一行行的粉笔字,写的是大话西游里那句最为之经典的台词,“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却没有珍惜,等到失去了以后,我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也不知是谁写的,看那笔迹,倒像是个女孩子,也许写的时间很久了,有些字迹隐没而不易辨认,有些字迹不易擦掉嵌入了墙壁之中。“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一定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我们一齐为已经看不清了的句子续上完整的样子。

        那哥们是我读初中时最要好的哥们,我们对很多事情都有着同样的见解,尽管是些很傻逼的见解,重点是,咱是能傻逼到一个境界去的。对于爱情这个东西,大致也是能傻到同一个频率上去的。哥们当时喜欢一个女孩子,整天嘻嘻闹闹好不热乎。倒也没什么轰轰烈烈的故事,只是想起他们俩一见面就各种厮闹追打,想起也曾一起搬一条凳子安静地坐在教室门前的走廊上,似乎觉得也挺好的。

        《大话西游》真的不是我最爱的电影,比起《喜剧之王》,它甚至不是我最爱的一部周星驰电影,但《大话》却是我看过最多遍数也是我的观影史中时间跨度最大的电影。对于电影本身,剧情倒背如流,台词如数家珍,这几乎是每一个大话迷的最基本的素质和修养,也没什么可说的。对于《大话》本来上映时默默无闻直到世纪末随着网络的发展而迅速成为一代人心中的经典甚至改写了青年流行文化的现象,我也不想也没必要说些什么,他早已被无数次的解读,周星驰本人甚至也被解构成后现代主义大师。我想说的是,随着时间流逝,也许一部电影可能会不再仅仅是一部电影,而是承载了一个时代的记忆,而是变成个体生命里的一道道深刻的轨迹,而《大话西游》就是我心目中这样的电影。

        《西游降魔篇》上映时,许多人提起周星驰和朱茵的陈年旧情,不知这是有心人的营销推动;还是影迷们心中爱与痛的集体发作。从爱你一万年到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他们都说这是至尊宝给紫霞仙子迟到的承诺。只是那时候,朱茵早已成为了黄太太,电影上映时,才当上妈妈没几个月,世间事总是这般凑巧的,让有心人让多情人都为此红了眼睛。也不问真假,也不问巨细。

        正如我那初中的哥们爱了好多年的女孩一样,成为了别人的新娘,当上了妈妈。说起时,问他是否忘了,答曰忘了,是真的随着时间慢慢的淡忘了还是自己知道再也不可能而不得不逼迫自己去忘掉呢?答曰分不清。似乎是注定结局了,但故事到这里又怎么能这样子画上句号呢?然后我再杜撰了一个问题,为他也杜撰了一个回答。

        ——假若给你一个重来的机会呢?

       ——我会说我爱你,希望是一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