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是一种病

       2009年的夏天,一个叫做谷岳的年轻人从北京出发,历经三个多月,一路上仅靠陌生人的帮助,搭车近90次,穿越中国,中亚,欧洲,到达柏林去看他的女朋友,随行还有一个纪录片的导演,谷岳的故事被拍成纪录片《搭车去柏林》之后,在旅游卫视播出,感动了许多的女青年,当然摇醒了更多成千上万的被生活“囚禁”“压榨”的年轻人。让他们分分钟决定抛下所有物质的捆绑,走在路上去找寻生命的意义。而纪录片《搭车去柏林》在豆瓣电影的评分竟然高达9.3分,电影《霸王别姬》也不过才多了0.1。

       石田裕辅,日本人,一个普通的上班族,1995年的时候,做了一个此生最大的决定,他辞去自己的工作,此后6年的时候,他转辗在世界的各个角落,“看过恒河的纯白日出,萨宾娜天真无邪的笑脸,土耳其那尔汀美丽的笑脸……”,石田在自己后来的自传性质的游记《不去会死》中如此写道,《不去会死》在日本出版之后,立刻成为畅销书籍,然后被译制出韩文本,中文本等等。听这名字,完全一副不感动死你不震惊死你我就去死的模样。

      这世上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时时刻刻在发生,《史崔特的故事》里,那个开着一辆剪草机去看多年不见的旧友的白发苍苍的老人;《摩托日记》里,那两个开着一辆摩托车穿越了整个南美洲的年轻人;《朝圣之路》里那个一步一步重走意外丧生的儿子的朝圣之路的成功企业家。

       他们似乎都在劝告你,哥们,快上路吧,再不疯狂我们就老啦,快踏出你的第一步吧,踏出你的第一步你就知道你的路在哪里了。可我真不知道我的路在哪里?没事,旅游业的人总会告诉你,你的路在哪里。你的路在神龙架,你的路在西藏,你的路在香格里拉,你的路在中国人自己的乌托邦,在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我操,我说这世上真有天堂,我直接一刀捅了自己,直奔天堂而去,还去个毛的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每天,总有人催促你上路,他们说,在你挤着人流坐公交车时,在你苦逼的坐在格子间加班时,在你穿越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处跑业务时,西藏的大昭寺门口正传来一阵一阵的诵经声,香格里拉的袅袅炊烟正在冉冉地升腾;丽江古城都开始收门票了。他们说,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必须有其一在路上,于是,你开始读书,一本一本,书都读穿了,却发现,他们压根不读书,他们一个个都在旅行。

       于是你再也坐不住了,去他妈的公交车,去他妈的无休无止的加班,去他妈的苦逼的日复一日的重复,我要走在路上,我要看新鲜的风景,我要去找寻生命的真正意义,我他妈活着不是为了给资本家当螺丝钉的,我他妈是一个自由的灵魂,我也有梦想。

       你上路了,你走啊走,找啊找,走过了千山又万水,找遍了一村又一庙。可你又真正找寻到了什么,你不过是刺激了GDP的增长,刺激了旅游经济的旺盛,你发现西藏的大昭寺门口也有人放着“是谁在唱歌,温暖了寂寞”;你发现香格里拉的草地里,也有人偷偷摸摸躲着鬼鬼祟祟;你发现丽江的充满文艺色彩的流浪歌手在你所在城市的地下通道也比比皆是。

       你发现那些牛逼轰轰的实地景况完全比不上你在网上浏览的那些滤镜下美妙绝伦的照片下的风景,你或者选择无视各种旅游景点的人山人海,选择无视堆积如山漫山遍野的矿泉水瓶和包装袋纸,你选择一个好的角度,用你辛辛苦苦工作大半年买来的单反相机,不那么熟练的拍一大堆焦点和曝光都不成熟的相片,一股脑儿上传到社交网站,与大伙儿来分享你的“在路上”之旅,你觉得美妙,觉得神奇,觉得有存在感。你或者只是抱怨旅途的辛苦,走来走去大把大把的金钱到头来只是换来一个累字,但分享这一个步骤一定是少不了的,假若不说出来,不和朋友同学分享一下,这其中的幸福感恐怕要大打折扣。你想啊,就连《荒野生存》中理想主义如克里斯多福这厮,丢掉所有身份独自在阿拉斯加山生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曾说过的,“只有分享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你到底在追寻什么纯粹的理想胜地?你究竟在向往什么完美的精神际遇?我想你也说不清。

       在网上,我搜索“要么旅行,要么读书,身体或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这句话的原出处,搜索了十几分钟,仍然是无果。有说来自这里,有说来自那里,却始终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可见这句话被用滥的程度,所有人都在用,竟然忘了最初的来源,就好像我们追随一种在路上的感受,却忘了最初出发的目的。在路上,这三个简单的字,可以说是这些年,最他妈文艺的一个词了,比起什么小清新,什么lomo,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简直弱爆了。重要的是“在路上”背后的文化又是源远流长,什么杰克凯鲁亚克的小说,什么许巍的专辑,什么内地的民谣什么摇滚,什么公路片,什么旅游营销的文案,在路上所衍生出来的文化以及狗屁故事,写出来,恐怕没个三年五载都写不完,又臭又长。可这些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那年看电影《革命之路》,我的印象是非常深刻的,男女主角都厌恶了自己当下的生活,厌倦自己是毫不起眼的一个,是日复一日重复的那一个,他们计划去巴黎,他们幻想,他们在梦想里编织各种各样新奇美妙的生活,最终却仅仅因为男主角的意外升职而搁浅,说到底,他们不过是想要给波澜不惊的生活打一针兴奋剂,无关于旅行,无关于所谓的需找乌托邦,无关于所谓的巴黎梦。说到底,不过是一种逃避。

       你总是以为爬过那座山,就有一片新的天地,你总以为爱情和理想都在别处,你总是寄希望于在另一片天地开始别样的生活,你总觉得,迈出在路上的第一步的勇气最重要,往后的路就将铺展在眼前,却忘了一条路走到黑却需要更多勇气。你总是走啊走,到处走,除了社交网站你的相片更新了一番又一番,你又究竟获得了什么。

       别说你爱上了旅行,你那点工资也就够你自己塞牙缝,那些旅行的成本与你的那些脑海里不可言说只可意味的自欺欺人的精神上的自恃真的能成正比吗?快别被旅游营销的虚妄情怀所侵袭,快从迷恋远方的情结中抽身出来,我们也不是什么狗屁的富二代官二代,不愁吃来也不愁穿,天天的正事就是到处旅行谈恋爱。

       哥们,醒醒吧,你可曾真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在路上真是一种病,得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