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老王

       很早就想写一写隔壁老王的事情了,但老王其人比较卑微,我时常觉得写他似乎没有那些大众价值观上的意义,毕竟世界是大多数人的嘛,总是该写些大家都喜闻乐见的东西比较好。于是便一直拖拖拉拉,没当成正经事。但老王的事情还是要写的,现在必须要写了,不写我于心不忍。
        老王是谁?叫什么名字?大家都忘却了,只是很多年来,我也只是听旁人的口中,把他唤做老王。他们有时大喊,“老王,你晾的衣服被风吹走啦,赶紧去收吧!”,“老王,今儿个咋没去河边溜溜啊?”说是老王有点耳背,非大声不能听到,也有调皮的小孩时常顽皮的蹦达到老王的跟前,问说“老王……八,你家儿子呢?”老王抬起头笑笑,也不作声。老王不只是一个人,他可能是你家隔壁的老王,兴许是他隔壁家的老王。也不管这个了,天下的老王,还不都是一个老王样。

        老王孤身好多年了,也从没见什么像样的亲戚往来,当然是要除去几个时常找他一起下下象棋打打牌的邻家老汉老太什么的。不过近一两年来也越发的稀少了,说是死了的死了,动不了的也都动不了了。但老王身子骨却一直还算是硬朗,能活到八十岁呢恐怕,左邻右舍谈起老王,总是如是说。但当真老王有没有活到八十岁,又有谁知晓呢?恐怕他现在不止八十岁了也不一定。对于谈论老王的年龄,我一般都要这么回复一句,但大家仿佛都不大感兴趣,闷闷声的说两句也就散了。
        但显然大家对老王的身世很感兴趣,时常在一起扯闲话的时候,说着说着就说到了老王,说是老王曾经年轻时蹲了十几年的监狱,亲朋好友什么的就都好似食尽鸟投林全都散了,出来后就一直独身;又说是老王身世凄惨,独生子因为各种什么原因死在了前头,老伴后来也服毒自杀,至此老王渐渐成了独居老人;说是老王年轻时风流倜傥种下太多孽债,老来如此实属报应;又说是老王曾是国民党分子,大逃亡时掉了队,孤零零一个人不得不隐居在此,说是老王这样,说是老王那样,说的一个比一个传奇,一个比一个说的起劲,就连我的远房三舅妈每每来做客也喜欢凑这份热闹。但我听了好些年,究竟老王是怎么变成老王的,还真他妈没人能说明白。
        其实也没什么所谓,不论原来怎样怎样,老王还不就是那个老王,身形瘦弱但却硬朗,戴一副老花镜,不大说话也不爱探闲事。以捡破烂为生,早年,无事时,就和几个老头老太耍一耍。这两年,也就换成在河边独自散散步打发时间了。说是有些凄凉,反过来一想,倒也乐的逍遥自在。
但最近,老王死了,是的,被人发现尸体飘在河岸边,说是发现时有个好几天了,尸身有点发臭。
        老王死了后,大家都蛮热情的讨论其死因,说是自杀,“没理由啊,这段时间难得看他总是喜笑颜开的,最艰难的日子都过去了,自杀不大可能”,这个说法太牵强,我远房的三舅妈都极力驳斥。我只是觉得有点好笑,我三舅妈这段时间来我家虽然也比较勤快,那总得来说,也见不了老王几次。那不是自杀,又是怎么死的呢?这可能性就太多了,亲戚朋友左邻右舍的就都积极的发挥着劳动人民的智慧,有说是被抢劫杀的;有说不小心跌河里淹死的;有说被雷打死的;有说是上天的报应;有说是终于被查了水表……说着说着,大家也便都各自忙各自的去了,终于没能讨论出个结果,但我知道他们说的都不对,因为,我知道,老王是怎么死的。
        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写隔壁老王的原因所在,我有个朋友与警察有点关系,给我透露说他们正在调查此事,说是有人在最后看到老王在河边时,我正和老王纠缠些什么。所以我必须写出来,其实,我也根本不关心隔壁老王的什么“古往今来”,但就老王的死,我必须要写出来,不写出来,我又怎么能心安?
        老王死之前的那段时间,我确实也经常在河边,那几日我心情不大好,被女朋友甩了之后就常到河边聊以度日,这小河其实没啥风景可看的,只是在这镇子里算个清净地,平日大多时候都没人,除了老王。那日,我躺在河岸边的草地上无所事事,就看到老王慢吞吞的过来了,我忽地的想来个恶作剧,我发誓,这绝对只是百般聊赖之下,我突然萌生出来的念头。我躲起来,老王经过时,我伸出一脚,就绊了个老王狗吃屎。老王在地上躺了小会儿,之后就开始大笑了起来, 拍拍身上的泥土站起来,我看到他眼睛里闪有泪花。老王的行为着实让我感到狐疑,我连忙说对不起,说我犯浑了,老王说不不不,刚才这一刻是他这些年来最幸福的一瞬间,我全身打了个冷战,我虽然刚分手,倒也不想就此走向和老王的搞基之路啊。幸福这词实在是顿时听的我莫名的紧张,心想人离群索居久了,果然心理都不大健康。我正想走,老王拽着我的手,开始说话,这让我感到后怕,我从来没有听到过老王,说过那么多话。
        老王说自己独居这么多年,一直以来,虽然有时觉得孤独,平日里倒也没什么念想,只是早年离家出走的儿子让老王一直放心不下,老王说刚才我绊他一脚时,他正思念着自己那此生再也见不着的儿子,说是年轻时,儿子时常恶作剧,也常常来伸脚绊他。老王说到这里,又是落泪,又是笑,好不悲凉。老王央求我能不能时常来伸脚绊他,就像他的儿子一样。老王这卑微又不合常理的请求实在让我感到心痛,我也是有父母的人啊。
        往后的几天,我确实和老王经常玩着这样的游戏,一来我自己也确实百无聊赖,二来能够给老王带来一种我无法理解的安慰倒也令我高兴。老王自己也越发的精神抖擞,笑容也多了,一天,我们又准备重复这样的动作,但那次可能老王跑过来的速度稍微快点,又或者我下脚的力道稍微重点,老王倒地之后就没再起来,死了。
        这就是老王怎么死的,人是我丢下水的,为的是造成老王自己不慎失足跌水而死的假象,你若问我为什么不早早的报案,早早的说出来,我只想反问一句,这样的故事,你们信吗?
        其实,老王究竟是怎么死的又有什么重要,谁他妈关心隔壁老王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