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东西是本该用来怀念的


       早两天我22岁生日,一个两年没见了的朋友在网上给我说,她想着要把我们的故事写出来然后给我做生日礼物,当然,最后搁浅了,这是我所意料之中的,以我对她的了解。我说,假如你真的写了出来,终有一天你会想着把它删掉,她说她不会,我说你会的。她是我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一直在同一间学校的朋友,我的读书生涯里再找不出第二个如此同样轨迹的人。

       我骗她说我会接着把这搁浅的故事写下去,其实我哪里会去写,我由来便是个如此不愿回头有时又是那般怀旧的人。那些清晰的模糊的记忆让他们随风而去不是更好,他在我摇摆不定的思绪和故作镇定的笔调下唯能变得面目全非支离破碎,无他。

       《致青春》是一部好电影,虽然很多缺点或者瑕疵我也能一眼识破,比如电影后半段用力过猛,稍欠控制,每一个青春时期的人物的最终结局的轮番上演有明显只是为了展现物是人非的时间残酷感,显得不自然,人物与人物之间的衔接也有些生硬,稍显人为痕迹。再比如佟丽娅与韩庚之间的线索甚至是韩庚扮演的这整个人物都游离在整个电影之外,毫无存在感。再比如人物关系变化太快,人物心理变化缺乏有效活动的堆积。整部电影有着明显的套路痕迹。但它终归算是部好电影,它比内地之前两年上映的同样以青春怀旧爱情逝去残酷等等这些介质为内核的《80后》、《岁月无声》好太多。因为它们整部电影都在意淫,透露出一股子人为做作的不适感和假装有情怀的虚假感。《致青春》与它们不同,尽管他在电影的后小半段时失去了些许控制,但它在处理怀旧以及青春这种直击人心怀的事物面前,没有显得那么慌手慌脚,也不曾感到太多地矫揉造作。就像是与一个美女上床,《致青春》算是做了很多前戏,一步一步来都很走心,但那些个没节操的,总是想着一股脑儿直捣黄龙,恨不能每一下都来个高潮,嗯,作为第一次,赵薇很有经验的样子。

       其实这种商业青春片,之所以我叫它商业青春片,是因为这类型电影首先是为了照顾大众情绪而获得商业上的认可的。它与同样是讲这些人儿这些情感儿的娄烨的《颐和园》有着本质的区别,同样我也认为它和台湾早期的那些不曾背负着商业责任的青春片《蓝色大门》《九降风》等区别很大。在我看来,这种类型片只是一种“简单粗暴”的片种,能够提供给观众一种消费欢笑青春和残酷青春的酣畅即可。内地最为成功的当属筷子兄弟的《老男孩》,韩国的有《阳光姐妹淘》。台湾自然也能算上《那些年》,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这些人物在年轻时,要极尽可能的二;无比疯狂的爱;要有荒诞古怪的行径;清新美好的故事,长大后,他们要无可附加的残酷;天翻地覆的改变;要有精神与现实的摩擦;朝九晚五的堕落。而这些故事被压缩在两个左右的小时之内,强烈的对比起来,让观众们如同坐了一次过山车,在欢笑与泪水里幸福的挣扎,躲到自我内心深处满足的自我疗伤,然后第二天拉上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花个百八十再一起疗个伤。

        《致青春》比起韩国的《阳光》,台湾的《那些年》,稍逊一筹,虽然女主角郑微以及那些男配角张开等等在年轻时二的可以,爱的也淋漓尽致的疯狂。以致于喜剧效果做的还算不错,此为欢笑青春。但成熟后,改变、残酷以及困顿虽都有所表现,但不够自然,显得突兀和别扭,比如前面八九十分钟几乎没有戏份的韩庚扮演的林静突然跑出来述说衷肠,比如阮莞的转身突然过世,她虽给了人感官上的强烈刺激,但经不住细想。当然有些人物的改变描写的还是点到即止恰如其分,比如年轻时桀骜不驯的许开阳成熟后,平静的带着孩子去参加好记性什么的推广会(哥一看就觉得是坑爹的推销,是不是有点悲观主义了?),而其推销经理居然是年轻时纯真自然自尊强烈而今已然改名的朱小北。

         电影《致青春》讲诉故事的手法是非常简单的,虽然它在许多地方埋有伏笔,并在电影尾部一一解释,但很多却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一种恍然大悟的感受,反倒是觉着有些方枘圆凿并觉着多余。假若电影的整体是一席旗袍,一些手法或者一些细节便是其上的点缀,有些会成为亮点,有些会沦落为鸡肋。《致青春》这件旗袍上的亮点更多来自于道具以及大环境的还原,九十年代大学生活的还原的很好,我对那些年头莫名的充满好感。但一些细节也很动人,比如女生宿舍宿管房间的电视里播放着的《新白娘子传奇》,比如宿舍柜子上贴着的导演关锦鹏同时也是《致青春》监制的代表作《阮玲玉》的海报,《阮玲玉》是我很喜欢的一部电影,电影中这个一闪而过的镜头让我小小的欣喜了一把。

         虽然在观看电影时,我没能条件反射般的想起一些往事,在散场之后,我也未曾刻意的去回想类似电影里自己过往的故事(当然我也认为这是很傻逼的事情),但我也想来说说青春这个东西,我说青春是一个神奇的东西,青春就仿佛是一瓶好看的染色剂,是一尾清澈的请泉水,无论啥jb龌蹉、颓废、残酷、狗屎的事情或者东西,只要是粘上这青春二字,就立马被青春染上了好看的颜色,浸染了清澈的气息。也就似乎变得美妙了起来。试想离开了青春,比如三十岁左右的男男女女去做十七八岁少男少女干的事情,那得多可怕多傻逼啊。隔壁老王偷偷摸摸暗恋他公司某女孩子一年了,天天夜里对着她的照片打飞机,我说什么?这货不是变态吧?对门家赵姑娘三十好几了,天天还幻想着真命天子突然就从天而降砸她头上,我说我草!没病吧;邻居刘大哥最近听说了有种颓废美,于是整天趿拉着拖鞋,留着一头长发也不洗,嘴里有事没事吐烟圈,我说what the fuck ,负分滚粗。假若他们只有十几岁,正当青春,我就只有这么说了,嗯,老王真是世间痴情荷尔蒙爆发奇男子,爱的既深沉又深刻;嗯,赵姑娘真是一朵天真自然萌好妹纸;嗯,刘大哥真有气质。你看,时间真真是残酷的,残酷的往往细水长流,让人忘记。

         其实对于我的青春,我总是写不出一个字儿,不是因为她确实缺少内容,而是我总是向前走两步,回头看一眼,走三步,我看两眼。我不是在练习失去和告别,而是这样一种矛盾的姿态不由自主的伴随着,我称之为成长。等到一天,青春终于飘散的无影无踪,我也终于长开了强壮的双肩,我想我不会笑,也不会哭。历史轮转,时间本就是这样走来的,也将走去,《致青春》说,青春就是用来怀念的,我说没有什么东西是本该用来怀念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