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不曾苟且2》

       终于没能在冬天来临之前读完《不曾苟且2》,这几日阴雨霏霏,大街上再也看不到女人们白花花的大腿了,我知道,冬天来了,我又将瑟缩着苟且着过一段时间了。

       九月底的时候,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不曾苟且》出了续集的时候,当即便决定要将此书收入囊中,发工资的那天下午第一件事也便是在网上拍下了这本书,心想着早日看完,也来写点什么。就像去年的这个时候,买《不曾苟且》,读《不曾苟且》,写《不曾苟且》一样顺其自然,可是直到今天,我开始写点什么的时候,我终究是还没有看完这本书的,能说的和能写的大多也是些题外话吧。

      我不是一个有计划,就算是有也很难执行的一个人,这样的事情也算是一个证明吧。其实,去年读这书的时候,也并非一件多么简单或者说顺利的事情。断断续续也读过一段很长的时间,直到今年春天将书送给一个朋友的时候,估计也曾还有些许篇章遗落在视线之外,未曾读过。老实说,我是可以找出一些借口的,第一,一天天一面扑在网上浏览各种各样的快餐文化,忘掉还有一个自己存在的情况下,回过头来读这样一本需要静下心来烘托出自己思考一些问题的书,确不是一件易事。第二,在一个不读书的集体不思考的氛围里,干一点不合时宜的事情是会得到一些异样的目光的,尽管这些目光不乏赞赏,但着实是异样的。其实,不过仅仅是读一本书而已,及其普通的事儿,何以就成了一种“行为艺术”了呢?而自己的虚荣,自己的浮躁,也更使这件普通的事情蒙上一层复杂的色彩。

     我确乎会对书籍赋予一种私人的情感或者说寄托一种奇特的思绪的,比如在去年的那段时间里,每一次回家,我都会在包里装上这本书,企图在有火车飞奔速度的背景下读一读这本有骨气的书,可每次不过只是带着他走了一些路而已。其实这只是一种很自欺欺人的一种情结,明明知道自己不会去读却还是会带它在身边,明明知道这种行为只能带给自己一种虚无的自慰式的乐趣,但仍然自顾自的乐在其中。就好像许多人喜欢刻意的一个人去旅行,旅行的时候非要带上一部单反一样,不见得他非要拍出某种精致的相片,只单单是这样的一种形式,便能令其产生一种对在路上的代入感,一种对他所崇拜的人或事物的一种缅怀式的附加情感,从而获得一种只能意会的乐趣,其实说到底,他不过只是走了一些路,看了一些新鲜的风景,我不过只是读了一本书而已。而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所衍生出来的乐趣及情怀,不过只是一种该死的文艺感。

      当你在读某本书的时候,看某部电影,听某场现场音乐的时候,这种该死的文艺感总是会偷偷的潜入于你的意识之中。而在另外的一些时刻,这种该死的文艺感便会跑出来,催使你去干一些事情,一种仪式一般的事情,一种在事后连自己可能都会嗤之以鼻觉得酸溜溜的事情。比如你会在抽着一支烟的情况下写点什么;会在下雨靠窗的位置再次看那部电影,会在黑夜的孤灯下听完整张唱片。而当我明白这些,我就很想抽自己一耳光,我他妈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操蛋的事情。

     说回这本叫做《不曾苟且2》的书,说回我对他的某种感情,我仍是会感到振奋的,当然我不知道这种振奋夹杂着多少水分的文艺感的附加价值。但铿锵发声的这些作者们,这些文字里传达出的观点,还是一如上一本一样,引起了我广泛的共鸣。他们一如既往的发出某种叩问的声音,提出一些义正词严的质疑,一如既往甚至更加的成为如今已经步入社会的我的一种愤怒的载体,以及现实的出口。

     其实,像这本书的这些文字,这种对现实、政治、和体制打太极拳和擦边球的文章太多了。这两年来,太多名气冒尖的作家大咖,各路不曾红火的草根写手都不约而同的写过一些这样的东西。或苦大仇深,或嬉笑怒骂,各式各样,不一而足。因为市场在需求这样的文字,人们在渴求这样的声音。他们愿意沉浸在这样的氛围里,寄托自己的精神。就如同我一般,忙累一天后,拖着沉重的身体躺着潮湿的不见光的出租房中,开始进行一种仪式一般的阅读,渐渐无奈与劳累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喷涌向外的愤慨和灵魂升华的自恃。其实那都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不过是特殊时间特殊地点特殊事件下产生的特殊情怀。现实的力量才真叫大,不然又怎会让我如此崇拜不曾苟且的力量,那是因为它曾令我苟且过,令我苟且着、还将令我苟且下去。

     回到最初,仅仅谈论这本书,《不曾苟且》这个系列确乎是两本好书,能让我不由自主的产生一种文艺式的代入感,能让我急切的想要写点什么的书,终归是本好书。但他终归也只是本书,我想我该要丢弃那些情怀和附加情感,回到自我身上,因为我需要拥有属于自己的力量,去战斗。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