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说九把刀与那些年


大概,也许,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在07年的时候,在一本武侠杂志上,我第一次读到九把刀的名字,那是九把刀的武侠小说《功夫》连载的时候,我仿佛读过几章,但也忘却了,只记得当时的介绍里曾大致有过这样的一段话,“青春闪现在这些事情中,看周星驰的电影,听周杰伦的歌,读九把刀的小说。”我当时便纳闷不已,这九把刀何方神圣也,居然能够打着青春的幌子,暗渡陈仓的与周星驰,周杰伦这样的怪才相提并论?而后一想,便以小人之心度了一把君子之腹,单方面的认定,这不过是某位哗众取宠的跳梁小丑,不自量力的夸夸之谈而已。再随后便将此事忘之脑后,未曾想起。

直到后来,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采取某种途径,在某本杂志上,我再次读到关于九把刀的专题报道,如是说,”当你以为九把刀只是武侠小说作者的话,那么你错了,他还能写侦探小说;当你认为他是侦探小说的写手,那么你也错了,他还能写青春小说。“这使得我对这个笔名怪异却顺口又很使人浮想联翩的人物好奇不已。并且在那一次,我第一次知道《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后来,我并没有更多的了解到九把刀其人其文,只是知道他是宝岛台湾的一个畅销书作家。哪怕后来,并不心仪偶像剧的我,随手打开电视,兴许是某种巧合的关系,正巧看到《转角遇到爱》中有个角色叫做”九把刀“,并且在那一集中,他正好出版了一本书籍,那本书便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现在想来,估计是九把刀与这部电视剧的制作人或是导演有着某种关系,又或者他本人有参与过编剧,才会在电视剧中融入现实中的自己,如此自恋式的宣传了一把自己。我对此事感到无比的新奇,对九把刀这三个字也越发的好奇,可仍是没能自发性的去读过他,仍是不了了之的结局。

如今,我觉着自己可以试着去读一读九把刀的书了,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横空出世,已使我无法回避这个怪异却顺口又很使人浮想联翩的九把刀了。该以什么方式开始呢?就从电影原著开始,从这本有着自传性质的青春小说开始,从柯景腾与沈佳宜的故事开始吧。

对于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我觉得自己,其实已经没有什么需要说的了,对于这样一部如今已然被贴上了青春与初恋的标签,在两岸三地甚至东南亚日本等地区都引起剧烈反响的现象级的电影,说再多的话,唱再多的赞歌也是绵薄无力的。只是作为一个“伪文艺青年”,一向靠着心系于一些小众化的东西来标榜着自己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和不同寻常的审美情趣的我,原本总是本能性的远离一切人多的地方,与大众性的文化和事物划清界限。可如今这部喜爱的电影迅速的升窜成一种现象时,几乎所有的人都津津乐道于斯时,着实让我很是郁闷了一把,这就好比是自己发现了一顿美味佳肴,自己品尝后正欲与人砸吧一下嘴巴的时候,忽地凑过来成千上万的一张张嘴巴,嘴边残留着美味的残渣,一边喋喋不休于美味的独特口味,一边伸长舌头舔弄着嘴唇。于是,我只能保持沉默,接受着我与一大把一大把普通的二逼的青年一同心仪着这部本专属于文艺青年的电影,带着仿佛自家里的东西被人盗了去还要听他炫耀其美好的落寞,独自神伤。

后来想起电影中,一同与后来成长为文艺青年的柯景腾追沈佳宜的男孩中,也不乏普通和二逼青年,比如随时随地都在勃起的“勃起君”;无时无刻不在耍帅臭美的“曹J8”,至于阿和胖子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普通青年,这是我始料未及的,本来伴随着“每个故事中都有一个胖子”的画外音,郝邵文扮演的胖子咬着汉堡神情茫然的出现在镜头前时,我几乎条件反射似的认为,他将负责电影中最大程度上的二逼和搞笑,谁料想他却是他们中最为上进的四好普通青年。作为文艺青年的柯景腾或是九把刀非但没有为此恼怒,最终还时常怀念这段时光。想起这些,我便也释怀了。

有时候,也许是精神洁癖犯浑,或是强迫症完美主义什么的玩意发作的时候,特别反感于电影中大量的重口味场景轮番上演的太过频繁。这样的段子并没有什么特别,在欧美电影中更是家常便饭。文学作品中,也有一种类似于痞子文学的东西,王朔,以及曾经以《第一次亲密接触》风靡一时连笔名都与其写作风格一脉相承的痞子蔡,甚至于近来被推上风口浪尖的韩寒笔下,都不厌其烦的在行文中自然或不自然的加入一些轻浮的描写。诗歌中曾经也出现过“下半身诗人”沈浩波这样的人物,更是将这种死不正经的风格发挥到淋漓尽致,当然,还得包括九把刀,在《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中,也许正是由于这种毫不避讳的大胆,另青春彰显的更加畅快淋漓,正是这一面毫不掩饰的真性情,更加衬托其另一面的纯真可爱。

其实,看电影的过程中,以至看完后的一段日子,这部电影被大肆的着上青春的颜色,我却并没有如同被过度渲染的那样,透过电影回顾了一遍自己往日的时光,只是会莫名的感动,我不知道是自己故作姿态的回避这种已然变得大众而显得廉价的集体怀旧情绪,还是因为自己处在这个尴尬的年纪,不愿意也不好意思承认自己还是会在回忆过去中寻找欢愉,因为理性和现实告诉我,路只在前方。而逼迫自己选择活生生地将往回飘的所有念头掐灭,顾左右而言他,妄图否定电影的青春催化剂的作用,而彰显自己的理智,但感动却是不会骗人的,我的感动来自何处?我只能选择沉默,我的慌圆不了我的慌,也许人总是喜欢骗自己的,也习惯于被自己骗。

就这样吧,当我们独自在通往牛逼的道路上跌跌撞撞摸黑前行时,有这样的一部电影,一本书,不管是不是他直接地还是间接地,抑或不是因为它的作用,我们能够想起那些年一起傻逼过的岁月,挺好。

感谢九把刀,这个笔名怪异却顺口又很使人浮想联翩的作者。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