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传已久的大海

假如,这可以写成一个故事的话,那应该是发生在许久许久以前,或许不是许久许久以前,但在我的脑海里,在我心中深处的某个地方,由于某种作用,总是会产生那必是许久以前的旧事的感觉。久到我始终也触摸不到,就像伸手去摘星辰。在视觉上,那应该是要隔着一层浓厚的冬日里的白雾;在听觉上,那就是一种蒙上了千万种嘈杂声音的飘渺的低吟浅唱。

然而,这飘忽不定不清晰的某种意念,我始终描绘不了的某种感受,却教我迷恋不已。如同一片失传已久的大海,越是着力思索其轮廓,越是教人向往不已。失传已久的大海,这听起来是有多美好,苦苦追寻上下求索的精神圣地,大抵也不过如此吧。

那一片大海,是不是海子的那片海洋。他满面胡须,却压根也不让人觉得有丝毫沧桑,反倒越发彰显其孩子气。他卷起裤腿,拾贝壳累了,便躺在岸边与浪花的交界处休憩。就那么躺着,一动也不动,远远看来如同死了一般,走近就能看到,浪花的尾巴在他身上卷起无穷尽的勃勃生机。四面毫无人烟但并不荒芜,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

 每每寂静的时候,耳边萦绕着纯静的声音吋,这一片失传以久的大海,连同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那一场瀑布;连同离天空最近的那座纯静的西藏的雪山;连同那些杳无人迹得天独厚的被遗忘的风景。像初生的孩子呱呱堑地一样,饱含生命感的撞进我的胸怀。仆树他未曾唱出的那片失传已久的大海,是不是这样的海洋?

我累了,我要睡了,就要睡去,睡在失传已久的那片大海的海面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