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了没

其实我并不愿意来写些这样的东西,回首前路总是令人难受的,抑或让人对来日的未知际遇更加的畏惧,又或者对过去的某段历程而感到更加的羞愧。可是,有些思绪和一些一直以来无疾而终的念头,如同藤蔓一样缠绕在心头,在“毕业”这个字眼的面前,时常跳出来搅乱我的情绪,既然如今再也无法选择逃避的态度或是抱着等一等的侥幸心理,也就只能一鼓作气,去直面这些看似无实则烦乱的问题,或许真的能像古人“以史为镜,可以知兴亡”一样,以昨天为镜,而能找到一条通向明天的康庄大道。

有时候,我总是想起那年初次来到这个城市,就读这所所谓的大学时的情景,我记得那时我异常的平静,提着行李,挤着火车,一路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在日记里也只是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火车飞奔,窗外的风景转瞬即逝;第一次一个人去一个陌生的城市,似乎忘记了自己。”我想起这些,恍若隔世一样,如今的我甚至无法从这一句让我嗤之以鼻的句子里体会到当时的自己是一番怎样的心境。我已然忘了太多的东西,忘了自己在指定的站牌下车后,许久之后才找到这个并不心仪的学校的大门时,是怎样的落寞?事实上我非常明白,自己是没有落寞的权利的,这境况无非是自己高中三年生活咎由自取的必然结果。我时常说,无论怎样,对于任何过去的事物,我是不会后悔的,至于是贪念说不后悔时的那种决绝的洒脱,还是深知自己没有重新来过的勇气和历史无法重演的事实而不得不这样推脱,我自己其实也是不得而知的。

因为在往后的某些日子里,在我独自走在属于别人的真正的校园里时,看到路旁一排排异常高大飘着落叶的树木时,心中会臆想着摘朵小花写首小诗弹个吉他追个女孩的大学生活;尽管我知道这些已是那些影响着我们这一代的上一代的人们的历史故事,但假若还有着些许回光返照的遗迹的话,那应该也是存在于那些真正的校园,而非我们这个狭小拥挤的“盲肠”里。特别是当我随大流的整日过着早晨从中午开始的糜烂生活时,心中与日俱增的失落感就可想而知了。

但毕竟这样剖开自己的大脑,面对这些最心底的所欲所求的时候并不太多,平日里倒是相安无事,吃着有上顿没下顿的饭,上着有上午没下午的课,绝大部分的自由时间懵里懵懂不知所终。每天听着不是你说就是他说总之出现频率异常高的“无聊”这个字眼,却总也没有谁去果断的改变现状。细细想来,这样的日子也算是一种“人生得意须尽欢”的酣畅吧,没有压力,没有责任,也许是大家在通往社会这个鬼门关之前,在进行了十来年封闭式的教育管制后,像一只脱缰的野马一样,在这个没有太多禁忌的象牙塔的最后一层里,恣意的挥洒着自己的青春。

我想大多数人都是抱着这样矛盾的状态进行着这样似是而非的大学日子,一切都显得没那么重要,而让人满不在乎,可是到了这样一个毕业的重要关头时,所有的人才开始大梦初醒,那天在关于毕业的某某集合会议上,当我对一个同学窃耳说,我想百分之八十的人大概对毕业的去向是没有自己确切的意向的,他只是默不作声,想是他和我一样大概也是这其中之一吧。许是应了我的那句话吧,时间真是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往往不到一段历程的尽头时,便不叫人看穿,而毕业,便是大学的尽头。

我想起“梦想”这个词语,我从来不敢于宣称自己的梦想是什么,也特别佩服那些在年少时便毫不避讳这个词语到成家后到江河日下时仍旧为之拼搏的人,我却总是觉得它像是一个巨大的包袱一样驮在自己的腰背上,我背负不起它,也不忍也摆脱不了它,它另我渐渐的佝下头颅,卑微到尘埃里。有时候,我怀疑自己并不曾真正的有过梦想,我只是将实现它视为一种出人头地受人刮目相看的手段而已,而并不是纯粹的想实现梦想,想成为怎样的自己。

那天,我们在填写毕业鉴定表,里面有一个栏目是写自己三年来的总结,我大致说了下面这些。真真假假,我也分不清,长久以来,我已经习惯于在书面上的东西里骗自己了,从小学时“一件有意义的事”开始,到现如今的大学毕业自我总结,虽然有了从百分之百的虚假到如今接近“真相”的递进,但仍旧会有虚假的成分在其中。我希望,在以后,至少在书面上,在自己的笔下,我可以也能够成为一个纯粹的人,这也便可以称之为是我的一个梦想吧。

在我未进入大学之前,我便在思考,在这个世上里我该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该怎样去实现?我想这正是每一个学子所要面临的问题,而大学,正是提供这样一个更灵活的思维环境和更广阔的思维空间的场所,他只打开一扇窗,让我们看到世界而又不至于在我们人格尚未完全健全的条件下毫无保留的将我们至于社会之中,我们自由地游移在“出世”与“入世”的边界点,以三年的时间来思索自身的麟角与这个世界的关系,从而更好地去适应社会而免于过多的摸爬滚打。

而这些年,我到底在政治、学习、和工作、道德方向究竟思考和实践了些什么呢?不敢说建树,而得到了些怎样的启迪和果实呢?

我在政治方面其实并没有积极的去参与入党的事宜,没有呈递入党的申请书,当然也没能成为预备的或是正式的党员,我总觉得政治是一个极大的课题,他的形成是人类历史发展中一个质的飞跃,从而使人类从半群居半独居的半社会状态成长为一个更强大的群体。而我们伟大的共产党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政党,尤其是他以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作为党章,更是人类的福音,虽然我现如今还不是党内的一员,但对党的正确认识和支持的态度必将一如既往的坚持下去。(为什么要写政治上的认识呢?我也不知道,因为别人的格式也是这样。)

在大学里,有一个永恒的辩论赛,便是,社会实践也就是工作和处理好学习哪一个更利于学生自己的成长,我想作为一个大学生,社会实践固然重要,但也不能一味想着丰富社会经验以及赚钱而看轻“本职工作”,但单一的沉浸于象牙塔之中,认为只要弄好学业等到毕业时便高枕无忧未免也太过于乐观主义。这两种顾此失彼的做法都不可取,社会经验好比是一个人的“外”,而自身的专业知识以及思维模式则是一个人的“内”,一个完整而全面的大学生须做到内外兼修,方能成就自我。言归正传,我在大学期间虽然没有过多的开展一些社会实践,但好在也并不是一张白纸。而我的学习成绩也始终名列中等,也许我还不太出彩,但50%的内外兼修总是好过100%的虚有其表和100%的深不可测。(不得不说,这段里面的道理还是有的,不过我没做到这么好。)

我一直没有停止,也未曾懈怠,一直致力于完善并升华自己的人格,并且一天天的更多认识到,一个人的品行修养是多么的重要,就好比鱼之于水,鸟之于林。在平日闲暇的时光里,我总是博览群书,遍观各类影片,从听到的或是看到的一个个不同人生际遇的故事中,联系自身的性情和周边的环境,丰富自己思想和感悟。我全面的吸收来自文艺作品中的养分,除了这是一种习惯外,更想借此丰富自己的知识,强化自己的精神世界,以致使自己在以后人生道路上,面临难题时,决定自己做出选择的会是知识,而不是欲望和简单的情感。(这才是我想说的话,不过有点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