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的交流

在很久以前,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文章里提倡一种纯粹的交流。所谓纯粹的交流,便是交流的双方和多方互相不需要清楚彼此的性别姓名籍贯年龄文化程度等等其他的社会属性,这样以免于在交流时自然而然的用自己的社会经验挟持自己发言。比如面对漂亮的女孩时,话语会显得柔软;面对小孩时,内容会加进教育的影子;面对权威时,声音便会露怯;面对权贵时,不自觉的低声下气。除却这些附加的东西,人仿佛便褪去了束缚,变成了真正的灵魂,所谈所聊的也便是骨子里最真实的自己。

    我对这种纯粹的交流深有好感,这也便是我游荡在网络的一个重要原因。在网络这个虚幻的世界里,其实谁也不会否认,这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心灵世界,人们所表达的观点,讲诉的故事在很大的程度上都是真正想要说的话。正因为人们褪去了社会属性,他不需要讨好老板以求升职,不需要打击对手以获利益,不需要讨另一半开心,不需要伪装情绪。已经完全没有了所规定的某些必须或是禁止,言行自由较之现实,可以说是百无禁忌,当然个别的跨省案除外。在这样的条件下,人们的诉说欲望便是得到了空前的释放,所以有人发出“网络是一个泄“私粪”的地方,当“私粪”达到一定量的时候,就会变成‘公粪’,那么,网络也就是实际意义上的公共厕所”的言论,撇开词语本身的脏味不顾,观点其实也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在发泄现实生活中的苦闷以及愤怒的层面上,网络的确形成了这样的一种趋势。但言过其实的是,网络不仅仅是发泄愤怒的避风港,至少对我来说,也是纯粹的交流的温床。

    电影《关于莉莉周的一切》中的由一群孩子共同维护的关于莉莉周的网站便是一个这样性质的温床,尽管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因为种种缘故互相伤害与不理解,但在那个网站里,因为共同信奉着莉莉周音乐中的能媒而聚集到一起,互相交流与安抚。相比电影中所描述的青春生活中时刻不在的灰暗,莉莉周网站所给予他们的安慰显得尤为可贵。

    对我来说,邻居的耳朵该是一个这样性质的群体吧,我想我之所以不愿肯定的表述,一定是因为我的理性告诉我不能抛弃现实,不然我会承认的。在一年来的日子里,在邻居的耳朵里所处这些时光里,所熟识的那些可爱的人,所说的或重要或调侃或愤青的话语,粘合到一起,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感动。其实有时候说起来未免显得有些矫揉造作,我们不过是在茶余饭后,闲暇无聊里,扯着那一些没头没脑的话语,试图消磨时光。当然我们要打着共同喜爱音乐的幌子,就好像我们需要拉扯着牵强附会的各种理由,以致使新人主动发真相,显得那么合情合理一样。但就是这样一种自由的状态,一种放松的氛围,这样一种难能可贵的纯粹的交流,轻易的便俘虏了我们。

    在谈话的内容上,是有事实层面和看法层面的区别的,对于看法层面上的东西,人们是很难交流的,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娱乐至死的年头,人们已经对很多事物已经失去了看法。这更使我不由得想起曾经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人都是无法交流的动物”这句话,我知道在不同的文化背景教育程度年龄积淀下,会造成多困难的交流障碍,也记得在《通天塔》里由于交流障碍所引发的悲剧故事。即便在邻居的耳朵里,对于某件事物,我们也有着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大相径庭的看法,比如有人迷恋摇滚,有人却不屑一顾,但至少,我们是有看法的。我们抱着求同存异的态度,抱着不吐不快的心情,只为着表达着自己某个观点,因为在某个角落里,一定有着倾听的耳朵,如果有认同的声音的附和,那便是额外的奖励了。

    我想,这便是我们有些人一直呆在邻居的耳朵里的原因所在,也是邻居的耳朵所想要成立的初衷。

    不为别的,只为纯粹的交流。



0